图为云南警方抓获的涉黑涉恶犯罪嫌疑人(资料图)。图为云南警方抓获的涉黑涉恶犯罪嫌疑人(资料图)。

  云南省公安厅新闻办公室17日发布数起黑恶势力染指操纵农村基层政权案例,一村霸通过非法手段当上村委会主任,又以维护治安为由成立“护村队”,队员统一配发迷彩服、对讲机、橡胶棒、钢管、大刀等工具。 

  在曲靖市陆良县有这样一个家族黑恶势力团伙,为攫取权力、谋取私利、壮大其个人及家族的势力、彰显其强势地位,利用村委会换届选举的机会,打着要为村民“做点事”的旗号,伙同兄弟依靠家族势力支持,纠集社会闲散人员,采用暴力威胁、软禁、封官许愿等方式拉拢选民,操控村委会选举,这就是以钱某平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 

  钱某平通过非法手段当上村委会主任后,为巩固权力基础,把持村委会基层政权,以村委会为依托逐步发展组织成员,无视党纪国法随意更换村社长,随意安排心腹人员在村委会“工作”,随意“任命”非选举产生的人员履行村委会班子成员职务,排挤不忠于自己的其他村委会班子成员,暴力阻止他人参选。 

  钱某平还以维护嘎古村治安为由成立“护村队”,队员统一配发迷彩服、对讲机、橡胶棒、钢管、大刀等工具。 

  该组织的成员说:“他要求护村队员出门时工具不离身,要打什么人必须向他请示,经他同意的,该干的就干,如果被打伤或者打死,家里面他负责照顾,干出问题来他抵着。” 

  钱某平利用护村队震慑村民,多年来以“打”揽权,以“暴”立威,横行乡里,操控基层选举,把持基层政权,逐步发展壮大,以非法控制非法强行“罚款”的方式敲诈在嘎古村地界非法取土洗矿,倾倒废菜叶子的村民,还打着治理嘎古村脏乱差的旗号,私自制定出收取老百姓卫生费、搭桥开口费、养羊管理费等收费项目,为个人和组织成员谋取私利。 

  他还将所有村社干部的工资卡收由自己保管,按其个人意愿发放工资。该组织欺压百姓,称霸一方,非法谋利,当地村民怨声载道,敢怒不敢言,严重影响了当地群众的正常生产生活秩序。 

  曾经,钱某平自以为可以一手遮天,如今,扫黑除恶让他们沦为阶下囚。(缪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