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教育部发布的2018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情况统计显示,2018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66.21万人。云南的情况如何?

  现象1 出国留学人数增速放缓 更多家长选择国内完成基础教育

  同比上年,2018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数增加5.37万人,增长8.83%。与2017年11.74%的增长率相比有所放缓。

  “你看,现在牛津大学都把中国高考作为申请该校的一个参考要素,说明国内的高考已经被越来越多国家认可,我也就更倾向于让孩子在国内完成本科学业,再出国深造。”关注出国留学多年的家长周女士觉得,目前看来,国内基础教育不弱,如果能在国内升入一所“双一流”级别高校再考虑出国读研,也会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

  此外,近年来,包括云南在内的全国各地国际学校数量逐渐增多,也提供给家长更多选择。这在某种程度上导致低龄留学增长变缓,整体留学增长速度降低。“对于儿子读高中是出去还是在国内的问题,我们开了不知多少次家庭会议,最后还是觉得这个时期的孩子个人自控能力不足,可能相比更早地获得留学语言优势,我更希望在国内做好十全准备。”目前孩子在昆明一所国际学校就读的刘先生觉得,对于男生来说,这样的选择最为理性。

  现象2 归国人数“逆差”缩小 国内发展机会更多成动因

  统计显示:2017年,我国留学人员回国为48.09万人;2018年度我国留学人员回国总数为51.94万人,增长了8.00%。据统计,从1978年到2018年底,各类出国留学人员累计达585.71万人。其中153.39万人正在国外进行相关阶段的学习和研究;432.32万人已完成学业;365.14万人在完成学业后选择回国发展,占已完成学业群体的84.46%。

  近年来,留学回国与出国留学人数“逆差”逐渐缩小。启德教育昆明分公司负责人朱娟认为,接下来几年留学回国人数还可能继续增加,可能很快会超过出国留学人数。“目前来看,国内发展机会更多、更好,让越来越多的海外学子选择了回国。”朱娟觉得现在的家长和孩子选择出国留学已经比10年前理性很多,而出国留学不再是“镀金”的代名词。很多孩子都从初中就开始规划,出国之后会努力学习知识,并融入当地文化,为今后当地就业或归国打下基础。“但留在国外已经不是第一选择,留学提升了语言、学术、自我管理、跨文化适应、思考辨析等多方面能力,在任何地方都是就业的优势。”

  现象3 高学历出国人群增加 出国留学拓展到中等收入家庭

  在全国出国留学人员中,自费留学人数占总留学人数的90%。“这与出国留学家庭收入占比变化有很大关系。”朱娟介绍,据启德教育发布的《2019中国学生留学意向调查报告》调研数据显示,意向留学生的家庭年收入“11万~20万”(23.45%)、“21万~30万”(16.43%)、“31万~40万”(9.81%)排在前三位。家庭年收入50万及以下占比62.4%。出国留学人群从中高等收入家庭拓展到中等收入家庭的趋势愈加明显。

  “此外,最近几年还出现了研究生以上学历出国深造申请人群数量增长的情况。”朱娟表示,以启德在昆明接受申请的数量来看,比往年增幅达到30%以上。“本科毕业生的就业竞争力在减弱,所以也有更多成绩优秀的孩子选择到国外获得高学历以获得好工作。”

  现象4 估计云南省每年出国留学人数过万 不少云南留学生“归国不归乡”

  而对于云南省留学生人数情况,记者致电省教育厅了解情况,但多个处室的工作人员均表示,由于现在出国留学的方式多种多样,所以没有办法进行完整的统计数据。

  一名从事出国留学中介服务多年的业内人士表示,目前可查的数据是2013年昆明市消费者协会开展“留学中介市场消费者满意度调查”时公布的当年全省约6000人左右的出国留学人数统计数据。“据此估算,云南省目前每年公派和自费出国留学人数应早已过万人大关。”

  同时,云南省留学生归国比例也和全国情况类似,越来越高。且在去年智联招聘与全球化智库(CCG)联手发布的《2018中国海归就业创业调查报告》显示:不少云南留学生“归国不归乡”。

  根据该调查报告显示,对大多数海归来说,北京、上海和广东是他们选择区域发展的重点目标,而东北地区和中西部地区海归人才面临流失的挑战。对他们来说,“经济发展快”“国际化程度高”“具有多元文化,包容性强”“产业基础好”为海归群体最为关注的城市要素。

  “其实选择大城市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所学专业在家乡很难找到发挥空间。”从美国学习精算学毕业回国的云南娃Joe目前已经在深圳一家跨国咨询公司就职,他表示能把所学发挥到极致,是他回国择业考虑的首要因素。(罗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