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是一座桥,跨越岁月的羁绊;故乡是一道虹,连接起新旧世界的交替;故乡是一根线,牵引着不管多远的归人;故乡,是一份沉甸甸的爱,是我们心头永远的温暖与眷恋。

  有时候故乡与工作总是无法兼得,他乡容纳不下灵魂,故乡安置不了肉身,从此便有了漂泊,有了远方 。可故乡是每一个人必走的来路 ,因为有了他乡,所以才有了故乡。那个保留了我们人生最初记忆的地方,总是在我们离开之后,才变得面目清晰起来。

  还记得否,每到中考时节,建水街头凤凰花开。

  还记得否,每日放学午后,我们一起抱着语文课本,在文庙学海里默诵。

  还记得否,我们在建水一中的状元桥上踏过,相约金榜题名。

  古老的东门城楼依然屹立在那,南归的燕子围绕着呢喃,城门下的老人拉着二胡,诉说着朝阳楼的过往。

  点一碗临安路上木瓜老店里的木瓜水,看着熙熙攘攘来往的人群,不变的是建水的老味道。这种味道是人生最初的记忆,是从童年开始,然后随着月岁的流转,慢慢沉淀,日渐丰满。

  古城的青石板路已被时光打磨光滑,达达的马蹄是过往马车书写的故事。从北正街穿过人民商城,沿着步行街,一路见证建水的过往,见证紫陶的兴盛,见证朱家花园的芳华,沿街的烧烤,老板娘碗里的玉米粒,西门的大阪井,都是建水最美的回忆。

  当驻足在临安府这片充满书香底蕴的土地上,心就静下来。飘过学海里的荷塘,掠过街上小贩的吆喝,喝一口西门水,品尝一碗草芽米线,尝一口燕窝酥,狮子糕,水泡梨,都感觉把建水拥抱在怀里,把建水的风拽在手里, 把建水的回忆藏在心里。

  建水虽沾上了岁月的风尘,却依然是最美的样子,重温这儿的景,重温这儿的物,便觉得自己不再孤独。

  在我们的生活中,很多事犹如天气,慢慢热或是渐渐冷,等到惊悟,已过了一季,可当时光重叠在了这座小城时,不管冬日是否临近,也不管你身在何处,建水一直在那里,坐成等待,坐成永远,只为……等你转身,等你……回家吃饭!

  我们总是说,每个人都有一个回不去的故乡,这既有时间之河的阻隔,又暗含空间演变造成的遥远,因而每个人都会拥有对乡土、乡情的常态回眸。我也一样,只是后来才渐渐地明白:小孩眺望远方,是梦想,成人怀念故乡,是成长,我们从挣扎着松绑到思念的投降,都只是因为那美丽的故乡。

  (来源:建水县委宣传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