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按纯住宅的方式来统计,昆明现有的楼宇开发量大约可容纳700万人;但依照《昆明市城市总体规划》,未来昆明最多可容纳650万人,老旧楼宇共存将成为大势。而如何楼宇存量过剩的问题,近日,“城市迭代——老旧楼宇活力新生”主题沙龙在优创空间举行。现场,昆滇楼宇专家就“老旧楼宇的关系”、“老旧楼宇的发展机遇”等话题展开讨论。

  昆明理工大学建筑与城乡规划学院院长助理郑溪认为,城市迭代是一个新老交替的过程,现阶段的城市发展中,城市增长边界有限,大部分城市已经没有更大的扩张量。“新老楼并存问题的实质是如何优化空间,是昆明城市发展战略规划的问题,需要站在昆明宏观战略发展的角度来看楼宇经济和新老楼之间的关系。下一步,楼宇经济将逐渐步入具体化、专业化、互联互通的时代。”

  昆明市建筑设计研究院股份有限公司建筑七院院长史登峰认为,楼宇的老与旧、新生与活力都是相对的概念。“城市空间固定,脱离不了拆、建的循环。通过城市更新、旧城改造、城中村改造、棚户区改造等方式,能充分利用城市有限的空间。为了更好地把城市活力和商业结合到一起,应该从产业的性质出发,使楼宇办公的价值与周边配套相结合。”

  如何打破楼宇存量过剩的瓶颈?在座专家一致认为,实施共享办公是一条路径。对此,也有专家建议昆明以量化数据为标准,出台针对性政策支持老旧楼宇的改造;同时,依靠市场支持,提倡更多社会力量参与到楼宇改造中;实施共享办公模式,引进更多企业或商家入驻;此外,结合昆明区域性特征,布局连锁楼宇,实现聚集化、专业化、特色化、链条化的楼宇集群。

  老旧楼宇的入驻率一定很低吗?优创空间CEO纪磊认为,服务生态才是核心竞争力。如果服务过硬,老旧楼宇的入驻率也可能超过95%。优创空间董事长石远告诉记者,租金水平是一个城市繁荣程度的晴雨表,老旧楼宇的内在价值是不可忽视的,它拥有比新建楼宇更成熟的周边配套。当前的联合办公重新定义了企业的办公模式,老旧楼宇要从内部去破局,实现资产价值最大化。他建议,昆明应该抓住建设面向南亚东南亚的区域性国际中心城市这一机遇,发展好楼宇经济。(实习记者周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