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18日,昆明中院公布5起“执行不能”典型案例。在通报会上,昆明中院执行局副局长刀文兵说,法院执行的案件大致可以分为两大类:一是被执行人有财产可供执行的案件;二是被执行人无财产可供执行,经执行法院穷尽手段仍不能执行的案件,也就是通常所说的“执行不能”案件。

  厘清“执行难”与“执行不能”的区别

  刀文兵说,“执行难”是指人民法院判决书、裁定书、调解书或仲裁机构的仲裁裁决书等执行依据生效后,被执行人本身具有履行义务的能力,但由于各种原因无法执行到位的情形。其原因包括:被执行人故意转移、隐匿财产,导致法院查控困难;法院执行手段匮乏、执行措施不力或出现消极执行;有关部门不配合,导致执行工作难以顺利开展等。“执行不能”是指因被执行人丧失履行能力、无财产可供执行或者不具备执行条件,虽然法院穷尽所有执行手段,仍然无法执行到位的情形。

  “执行难”和“执行不能”在结果上都是法律文书没有得到及时、全部执行,但本质不同,形成原因不同。两者最大的区别在于,“执行难”是有财产可供执行,但一时无法执行到位;“执行不能”是由于客观原因案件根本无法按照执行依据执行到位,属于客观上无法执行。本质上这类案件属于申请执行人应当自行承担的商业风险、交易风险和法律风险。因此,“执行不能”案件不应纳入“执行难”的范畴。

  对于“执行不能”,当事人如何做好防范?

  刀文兵说,对于“执行不能”,当事人应当提前做好以下防范措施,一是当事人在诉前、诉中可以及时向法院申请对另一方当事人的财产进行保全,可以大大降低“执行不能”的风险。二是当事人可以提供法院无法查控到的被执行人可供执行的财产线索,如到期债权、承包经营权等。三是当事人可以提供被执行人下落,法院将对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未向法院申报财产状况的被执行人采取罚款、拘留等处罚措施,直至追究刑事责任。四是当事人也应增强自身法律意识,通过抵押担保等方式降低自身的民事风险,减少“执行不能”出现的可能性。

  案例一

  被执行人确实没有财产

  2017年1月15日23时许,五华区沙河路与王筇路交叉口,杨某驾驶着马某的重型货车超重运输,在闯红灯行驶过程中,将关某碾压致死。关某妻子陶某等将马某诉至法院。

  五华法院审理后作出判决:由保险公司在交强险医疗费限额内支付原告陶某等808.9元,在伤残赔偿限额内支付陶某等110000元;由马某在限期内支付陶某等204465.4元。

  执行过程中,五华法院依法对被执行人进行财产查控。经财产查控未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供执行的财产或者财产线索。法院依法对被执行人肇事车辆进行司法拍卖后流拍,后又对该车辆进行变卖,至今无人报名购买,且该车辆停放地点停车费每天80元。而被执行人马某购买肇事车辆的费用是向户籍地农信社贷款购买,至今分文未还。案件陷入了执行不能状态,五华法院依法将马某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并限制其高消费。

  典型意义

  本案是典型的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件。经执行人员走访调查,申请执行人陶某丈夫关某不幸车祸死亡后,其为了治疗高血压、糖尿病,花光了家中所有积蓄,这个五口之家再次雪上加霜。该案件属于典型的因被执行人无履行能力而导致的“执行不能”。

  在案件处于执行不能的状况下,五华法院为在一定程度上缓解申请执行人的经济困境,拟按照相关规定向五华区区委政法委和昆明中院提出司法救助申请。

  案例二

  被执行人长期下落不明

  毛某与段某是夫妻关系。2016年12月开始,段某来到陈某与汪某家从事保姆工作。2016年12月到2017年1月25日期间,分次向陈某、汪某借款合计56800元,并用其丈夫毛某持有的坐落于宜良县马街镇洋喜村委会苏海村5号的土地使用权证作为抵押。2017年3月21日,段某偿还了6800元。剩余50000元迟迟未还。陈某、汪某遂将二人诉至法院。经盘龙法院审理判定,毛某与段某在期限内偿还剩余借款。

  2017年10月12日,盘龙法院立案执行后,多次电话联系被执行人毛某与段某,但均无法联系上。随后依法向被执行人段某、毛某邮寄送达了执行通知书等法律文书。申请人也无法提供两被执行人下落,只向法院提供了被执行人借款时向他们提供的土地证,但经法院向宜良县国土资源局查询后得知,段某、毛某提供用于抵押的土地证是虚假土地证。法院多次到两被执行人户籍所在地宜良县查找被执行人下落及财产线索。查找过程中,法官了解到,被执行人同样骗取了亲人及村里邻居的款项,且被执行人已两年左右未回家,在此前被执行人已被追究过刑事责任。因被执行人下落不明、且无任何可供执行的财产,法院依法终结本案执行程序。

  典型意义

  案件中的被执行人无固定居所、无固定收入,已经有利用虚假事实骗取款项占为己有的故意,两被执行人的行为已涉嫌刑事犯罪,民事执行无法让两被执行人承担应当的法律制裁。该案件属于典型的法院穷尽一切手段后,被执行人下落不明及无可供执行的财产造成的“执行不能”。

  柏立诚:昆明中院公布5起“执行不能”典型案例

  案例三

  交通肇事无能力赔偿

  2015年4月20日23时15分许,董某未戴安全头盔驾驶摩托车行驶至呈贡区兴呈路与沿河路交叉口,违反信号灯通过路口时,摩托车头部与田某所驾车辆车头右前部相撞,造成董某受伤住院治疗106天。董某出院后,进行了伤残等级鉴定,为四级伤残,需要后期治疗费用50000元,完全丧失劳动能力。董某将田某以及保险公司诉至法院。呈贡法院判定:由保险公司赔偿董某110000元;由被告田某赔偿387410.91元等。

  案件立案执行后,呈贡法院穷尽财产调查措施,未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供执行的财产。后委托被执行人所在地法院协助查询房屋信息,调查结果为无可供执行财产,且被执行人下落不明。由于案件暂不具备执行条件,据此,法院依法终结本次执行程序。

  典型意义

  本案中被执行人下落不明,在法院穷尽所有财产调查措施后,未发现被执行人有财产可供执行,申请人也明确表示无法提供被执行人财产或财产线索,属于典型的因被执行人无财产可供执行而导致的“执行不能”。

  案例四

  82岁老人伤人没赔偿能力

  东川区乌龙镇店房村村民保某儿子向李某儿子借款购车,但一直未还。2016年8月5日,保某(1955年生)与李某(1936年生)两位老人为此事发生纠纷。纠纷过程中,李某将保某打伤。保某将李某诉至法院,经东川法院判决,由李某在期限内赔偿保某医疗费等各项损失52602.10元。

  判决生效后,被执行人李某未履行义务,2017年9月1日,保某向东川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执行过程中,东川法院对李某的银行存款、房产、车辆、工商登记等进行查询,查明李某无财产可供执行。且因李某是82岁老人,已经丧失劳动能力,既没有可供执行财产,又没有其他经济收入,经法院向申请执行人保某说明情况后,法院依法终结该案的本次执行程序。

  典型意义

  该案件经执行法官多次释法说理,让保某理解了“执行不能”的含义,并同意待李某有可供执行财产时再行恢复执行。案件属于典型的因被执行人无履行能力而导致的“执行不能”。同时,该案也提示,欠债还钱是债务人的义务,如果每一个人都本着诚信互谅的原则为人处事,许多纠纷是可以避免的,许多损失也有可能是不会发生的。

  案例五

  刑事附带民事赔偿执行不能

  2016年12月15日20时37分,鲁某醉酒后用摩托车载着王某驾驶,并与高某驾驶的车辆相撞,导致王某颅脑损伤抢救无效后死亡,鲁某受轻伤。经宜良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道路交通事故认定:鲁某承担事故的主要责任,高某承担事故的次要责任,王某不承担事故的责任。事故发生后,高某、保险公司与死者家属唐某、王某达成调解赔偿协议。宜良法院作出判决:鲁某犯交通肇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由鲁某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唐某、王某各项经济损失共计110634.7元。

  判决生效后,鲁某未按期履行民事赔偿责任,2017年7月27日,唐某、王某向宜良法院申请执行。经查,鲁某房子、车辆、存款、土地均不具有执行价值。房屋属危房,现已由政府补助建盖,但属于农村集体宅基地性质,不能自由流转,且为其唯一住房;肇事车辆已经损毁灭失;存款冻结,但属于国家扶贫专项资金,不能执行;土地仅有其名下分配的自留地。且本案被执行人属于建档立卡贫困户,可以证明其不具备赔偿的经济能力。法院组织双方当事人协商还款事宜也不能达成一致协议。依法终结本次执行程序。

  典型意义

  该案具备刑事附带民事赔偿案件的基本情形,被执行人因犯罪服刑,经查控无财产,因案件导致家庭丧失经济来源而积贫。同时该案的特殊在于,在执行过程中冻结到被执行人银行存款,因为款项系扶贫用途的农村危房改造资金,导致该款不能被执行。属于典型的无财产可供执行导致的“执行不能”。

  (记者 柏立诚 摄影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