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执行人难找、财产难查、财产难变现等问题长期困扰人民法院。人民法院千方百计找到被执行人和其财产后,执行工作仍然面临着涉案财产处置难、财产变现率低、变现周期长、变现费用高等一系列问题,这些问题如何解决?2018年10月9日,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下称云南省高院)召开网络司法拍卖发布会,向社会介绍云南省自2013年启动司法拍卖以来被执行财产处置的情况。

  网络司法拍卖解决执行财产处置瓶颈

  据了解,传统拍卖需要经过评估、选定拍卖机构、发布拍卖公告、竞买人看样、现场拍卖等一系列程序,在拍卖成交后,拍卖机构要向委托人、买受人收取佣金。在传统拍卖模式下,信息传播有较大的局限性。而网络司法拍卖则通过互联网拍卖平台,以网络电子竞价方式公开处置财产,接受社会监督。

云南省高院执行局长刘宗根云南省高院执行局长刘宗根

  云南省高院执行局长刘宗根说:“推进网络司法拍卖既是解决执行难的有效手段,也是促进司法民主的重要途径。”刘宗根表示,网拍模式打破了传统拍卖中参拍人必须到场的规则,通过计算机程序和网络技术,完成竞价、拍卖支付等一系列程序,省去了拍卖场地费用和佣金,大大节约了社会成本。

  据介绍,云南最早进行网络司法拍卖试点工作的是玉溪中院,2013年7月31日,玉溪中院正式入驻淘宝网阿里拍卖平台,成为除浙江法院之外,首家入驻阿里拍卖的法院。随后,云南高院、昆明两级法院、昆明铁路中院、临沧两级法院、普洱两级法院、曲靖两级法院也纷纷上线了网络司法拍卖,2016年全省各级法院已全面上线网络司法拍卖。

  全省法院从2013年启动网络司法拍卖至今,已进行网拍19037次,其中完成拍、变卖全流程的6255件,全国各地共有36959人次交纳保证金参与云南网络司法拍卖,网拍至今累计成交金额76.9456亿元,共为当事人节省佣金2.72亿元(按照每个标的实际成交金额和传统拍卖规定佣金比例计算得出)。

  网络司法拍卖优势明显成绩不断刷新

  刘宗根表示,在各地的试点过程中,网络司法拍卖优势突显,不仅有效杜绝了暗箱操作和权力寻租,更具有高度公开、透明,不受地域限制,变现率高、溢价率高等独特优势,其优越性反复得以验证。

  2017年,全省网络司法拍卖次数4097次,拍卖标的数2824件,成交1386件,成交额17.61亿元,溢价率31.31%,参拍6257人次;2018年1月至9月,全省网络司法拍卖6334次,拍卖标的数4538件,成交1724件,成交额45.98亿元,溢价率30.68%,参拍7578人次。2018年1月至9月的网络拍卖数量、成交量、成交额已远超去年全年的总量。

  云南省网络司法拍卖的几个“最”被不断刷新。成交金额最高:昆明铁路中院处置的昆明市五华区红云街道办事处岗头村片区土地使用权,以5.4亿元成交。溢价率最高:安宁法院处置的诺基亚130(RM-1122)手机一部,溢价率4900%。报名人数最多、参拍人数最多:安宁法院处置的 iphone5s手机一部,共有1194人报名交保证金,其中122人出价参拍。最豪的汽车:曲靖市麒麟区法院处置的云A-458FL法拉利458(进口)轿车,以237万元成交。

昆明中院执行局局长李志昆昆明中院执行局局长李志昆

  近年来,昆明两级法院大力开展网络司法拍卖,积累了一定的经验。昆明中院执行局局长李志昆介绍,为更好的满足人民群众的竞卖需求,进一步提升司法网拍服务质量,昆明两级法院引入了第三方网拍辅助机构,有效缓解了“案多人少”的矛盾;同时,为了提高“短期内一次性全额支付价款”的涉案财产成交率,昆明两级法院在网络司法拍卖中引入银行贷款这一新模式,并引入公证代办服务,充分发挥公证处在不动产领域多年的专业优势,促进了资产处置工作的良性循环。

  扰乱网络司法拍卖秩序 涉案人被拘留

  在网络司法拍卖工作推进过程中,已查封、待拍卖房屋封条被撕毁、门锁被更换的情况时有发生。为此,昆明市西山区法院开始收集线索、开展调查。

昆明市西山区人民法院执行二局局长马驰原昆明市西山区人民法院执行二局局长马驰原

  昆明市西山区人民法院执行二局局长马驰原介绍,2018年8月15日,西山区法院执行干警发现一家名为昆明法拍法律咨询服务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昆明法拍公司)擅自将被法院查封、待拍卖的昆明市夏意雅园的一处房屋的封条撕毁,擅自换锁开门,并入室拍摄看房视频。

  经调查,昆明法拍公司业务员将法院发布在京东网和淘宝网上拍卖的房屋信息予以摘抄,再通过二手房网站予以发布。昆明法拍公司向有意向的购房人声称其是西山区法院委托的负责竞拍事宜的唯一机构,要求有意向的购房人与其签订《司法拍卖专项服务合同》。合同约定昆明法拍公司接受客户委托完成竞拍房屋事宜,购房人在签订合同当日要向昆明法拍公司支付意向金,房屋成交后再向昆明法拍公司支付佣金。在订立合同后,如果客户提出实地看房要求,昆明法拍公司要么以暂时不能看房,只能看同一小区类似房型房屋为由拒绝;要么擅自撕毁法院封条、更换门锁,随时带客户实地看房。

  马驰原说,网络司法拍卖这种模式的突出优势在于公开、透明、便捷地处置涉诉财产,不仅是解决执行难的有效途径之一,同时也省去了佣金、中介费等开支。但是昆明法拍公司恶意误导公众,不仅扰乱了法院司法拍卖工作秩序,摸黑网络司法拍卖,也加重了竞买人的经济负担。

  因此,西山区法院决定对昆明法拍公司罚款50万元;对10名涉案个人处以1万元至3万元不等的罚款;对公司法定代表人1名和工作人员10名,拘留15日。因昆明法拍公司私自更换门锁的房源还涉及盘龙区法院、官渡区法院挂拍的房屋,故西山区法院将另外3名涉案人员移交相关法院处理。

  (来源: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