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多岁的严大姐一家是陕西人,定居在昆明。据严大姐的家人介绍,2017年2月13日,严大姐因为胆结石,到昆明一家三甲医院就诊,医生对患者进行全身检查,除了胆结石,各项检查指标都是正常的。医生给严大姐开了药,让她服用了排结石的药一周后复查。

  手术台上休克最终没救回来

  服药后,结石并没有排出来。随后,医院决定帮严大姐做胆总管结石微创术。家属在手术室外等了1个小时,医生告诉家属:微创手术失败了。

  手术失败第二天,医院再次为严大姐做手术,这一次是摘胆取石手术。手术后进行两小时,严大姐在手术台上休克了,被送进了重症监护室里抢救。在重症监护室抢救了20天,严大姐抢救无效死亡。

  严大姐去世后,家属认定医院存在严重过错,家属和医院委托医学会对严大姐死亡原因进行了鉴定,鉴定结论为本病例属于一级甲等医疗事故,医院负主要责任。

  家属状告医院索赔130万余元

  鉴定结论出来后,家属找医院协商赔偿事宜,家属认为医院至少要负9成的责任,要求医院赔偿130多万元。

  而医院则认为,家属要求赔偿过高,遭到医院拒绝,并建议家属走司法途径。

  于是,家属将医院告上法庭,要求赔偿各种经济损失130多万元。

  医院辩称没有过错不应担责

  法庭上,医院的代理人认为,医院对病人的诊断明确,手术方式的选择也是合理的,方法得当,手术后出现十二指肠穿孔,腹腔感染,这是手术无法避免的并发症,严大姐出现症状后,医院很重视,并给予了积极的抢救治疗。所以,医院对医疗事故鉴定书有一定的异议。

  医院还认为,医生在整个治疗过程中,是符合临床医师的诊断思路的,也符合医疗原则,作为医务人员,只能尽其所能救治患者,而无法保证最终的治疗效果,这是医学科学的局限性。严大姐的死和医院没有因果关系,所以,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法院认定医院承担90%责任

  五华法院审理认为:根据法院查明的事实及鉴定结论,医院在对严大姐提供的诊疗服务过程中存在过错,与严大姐的死亡存在因果关系,对她的死亡负主要责任。综合本案查明的事实,法院确认医院对严大姐死亡所导致的后果承担90%的责任。

  关于严大姐家人主张的金额,依据法律,法院支持了医疗费5.1万余元,误工费6000多元,死亡赔偿金57万多元,3.9万余元的丧葬费、2万元的精神抚慰金等共计64万余元的费用。

  于是,五华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医院赔偿严大姐的家人64万余元。 (记者  柏立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