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庆期间,登高望远,曲靖寥廓山,风光无限好。

  寥廓山原名妙高山,因其主峰高于周围其他山峰,史谓“群山之长”。

  登其巅,曲靖山川河流、城市楼廓尽收眼底,所以又称寥廓山。

  寥廓山与翠峰、真峰合称“三峰耸翠”,为旧时曲靖八景之一。寥廓山左有翠峰、太和诸山为守,右有青峰、观音诸峰为护,潇湘江环流其下,故有“诸仙朝大佛,金山系玉带”之美称。

  盛夏雨季,温度提升,湿度适宜时,青头菌、牛肝菌等山珍悄悄拱破“地衣”,在灌木林、青草丛中隐现,供那些细心的登山者采摘,成为桌上佳肴。也有林间出没的小动物前来分食,它们四处跳荡,追逐嬉戏……

  拂晓,晨练的曲靖市民鱼贯而入,把寥廓山道踩踏得嘭嘭作响。上上下下熙来攘往的人群打破了山野的宁静。山雀与寥廓山一道醒来,欢迎着一批批爱好运动的男女老少,接纳着一队队充满活力的父老乡亲。

  呼吸着清新的空气,喷吐着股股热雾,聆听着鸟雀啁啾,人流像血液一样在上山的干道与支流蔓延,分布到茂密林间,在这个天然氧吧中跑步、练剑、跳舞、打拳、做操,他们或踢腿,或下腰、或撑卧,或倒悬……努力把休眠的细胞唤醒,把僵直的身板揉软,凝聚起一天的精气神。

  曲靖老城区的市民只消跨过“靖和”天桥就能踏上寥廓山的脊背,一路向上攀行,触到她的肌肤,嗅到她的芳香,在她的托举中张望晨曦中的曲靖市区麒麟城。

  在曲靖坝子中,平缓的丘陵平坡随处可见,唯独缺乏有个性、有气质,甚至高出一点点的山。而寥廓山一峰突起,令人眼前一亮,虽然高出平地不多,最高海拔也仅有2147.6米,但它已经被曲靖人民默认为近前的高山圣山了。整座寥廓山呈东西走向,东高西低,临城耸立,东南方隆起的山梁形成一道天然屏障,山南就是逶迤萦绕的潇湘河。

  有山有水的城市也就有了灵气。有山有水,也是古人筑城的首选之地。从今天依稀可见的古城墙遗址,南城门巍然耸立,可推断出当时在此修建曲靖古城的用意所在。

  山中新寺沟的泉水清冽凉爽。早晨,常有附近的居民背上水桶、空瓶,有序排队接水,运回家中饮用或炊煮。箐沟里站满了橡树。橡树挥发的馨香,诱来嗡嗡翻飞的蜜蜂和虫蝇,这里成了小动物们喜爱的集结地。它们到底是来采花蜜还是饮水,不得而知。

  正因为这股出自山体的天然“矿泉水”清凉可口,早在明清时就是曲靖酿酒的主要水源之一。当时曲靖名酒就有“靖州杜松”“老窖梅子”“重升桂花”“河云冷月”“草灵芝”“八仙醇”等。

  明代状元杨升庵曾对曲靖的美酒赞不绝口。

  寥廓山有两个入口。东边的入口是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开通的老路。另一个入口指向曲靖城主城区。一条由北向南的城区干道,把游人引到北部入口处。

  为了预防火灾,保护山林,寥廓山实行禁山制,将前山和后山分隔开来,前山全天开放,任由游客登临览胜。后山林密山深,仅限清晨八点前可以进山,八点后游客只出不进。即使到山顶登靖宁宝塔,也要经过特许或者乘坐游览车直达山顶塔下。

  前山聚集了寥廓山的主要景点。慕名而来曲靖的他乡客,必定要去寥廓山标志性景点转一圈。公园内有樱花园、梅园、儿童乐园和动物园等,山上亭阁雅致,随山势而建。游客可以到翠绿的竹林中享受清风拂面的惬意,到猴园看一眼活泼机灵的猴儿戏耍,到海棠树下的长凳上坐下歇歇脚,到新建的鹿园给悠闲自得的梅花鹿喂一把青草。顺着凉风习习的林荫小道,来到公园游玩的中心,可看看五彩美丽的孔雀、憨态可掬的狗熊、聪明狡猾的狐狸。还有电瓶车、绷蹦床和滑梯等儿童游乐设施供小孩们玩耍。

  出寥廓山公园后门,沿小路而上,走过苍松翠柏环护之中的革命烈士纪念塔,登上山顶,别有一番天地。新建的靖宁宝塔高耸入云。白天,登塔鸟瞰曲靖坝子,远看万里云天碧蓝如洗,近瞧茂林覆峰苍然如黛。南盘江、白石江、潇湘江三江波光粼粼,如玉带轻飘,万顷良田阡陌纵横,村庄厂房星罗棋布,城市高楼层层叠叠,秀美壮阔。夜幕降临,华灯初上,登临靖宁宝塔,观全市夜景,霓虹闪烁,车流如蚁,整座曲靖城金碧辉煌,蔚为壮观。

  时至今日,逐渐被曲靖城包围起来的寥廓山,从兵家必争的战略高地退守为仅供人们登高游览的胜地,其价值仍不可估量。寥廓山以其苍翠葱茏,成为城市之肺,为市民输送着洁净的空气,成了一个天然氧库,一个市民心灵的高地,一个城市高高的瞭望塔。

  正因为此,曲靖市民像保护自己的头目一样保护着这座离我们最亲最近的圣山。(记者 蒋琼波 通讯员 朱绍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