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洱市看守所招聘的文职张桂祥,他在看守所工作期间,利用巡视监区职务便利,主动与在押人员亲属联系,并以在押人员需要购买烟、生活费以及本人借款的名义,先后多次向在押人员亲属收钱,然后装进个人腰包。

  他不仅收现金,还会要求对方把钱转到指定银行卡里,甚至要求送钱人通过微信转账给他。甚至因为有了张桂祥的“帮助”,发生在押人员预谋后冲监(冲监未能成功),打伤看管民警的事件,他还为一审被判死刑的毒贩传纸条给家属……

  检察机关指控张桂祥涉嫌受贿罪和滥用职权罪,9月5日,普洱市思茅区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

  收受贿送8.9万余元

  1991年出生的张桂祥,2015年5月通过加普洱市公安局招聘文职人员考试,被安排到普洱市看守所工作。刚到普洱市看守所,主要是做财务方面的辅助工作。工作2年后,普洱市看守所与张桂祥续签了劳动合同。

  2016年6月,经普洱市看守所研究决定,将张桂祥调动到巡视监控岗位工作,对在押人员进行巡视监控。据了解,工作人员在巡视监控的时候,要进入巡视道,在这里可以看到在押人员情况。

  经查,2016年6月至2018年1月,张桂祥利用协助看守所监区巡视监控工作的职务之便,以在押人员需要买烟、生活费以及本人借款为名,收受在押人员亲友贿送的人民币共计8.9万余元。

  借款为名多次受贿

  起诉书显示:张桂祥以借钱为名,向在押人员王某亲属收了3万元。这些钱,张桂祥并没有还,从他借钱那天起,压根就没打算还给王某的亲属。

  第一次以借款名义“收钱”后,张桂祥觉得这样来钱容易,他又主动联系其他在押人员家属。张桂祥多次以借钱为名向在押人员亲属收受贿,部分受贿款项,他还要求在押人员亲属把款存到指定银行卡(后经查实,有张桂祥的妻子和堂哥的银行卡)。

  从公诉人出示的证据来看,张桂祥还将在押人员肖某的家属约到其父母开的饭店里,在饭店里吃完饭后,肖某的亲属送给张桂祥5000元好处费。

  以买烟、生活费为名收钱

  公诉机关指控:在张桂祥这些受贿中,除了收取现金,要求对方转款到指定银行卡账户里外,有些收钱行为,他要求在押人员亲属通过微信转账到自己的微信里。

  2016年12月,张桂祥要在押人员亲属微信转账,第一笔通过微信转账收到了500元。后来张桂祥的胆子越来越大,主动联系在押人员亲属,并以在押人员需要买烟为名,直接向这些在押人员亲属要钱,通过微信转账。

  根据公诉机关的指控,2年时间,张桂祥先后以8名在押人员买烟、转交生活费以及借款为名,收受了8名在押人员亲属的贿赂共计8.9万余元。同时,还为被普洱中院一审判死刑的在押人员传递信息。

  法庭上,张桂祥说,他知道看守所的相关规定,巡视人员不能给在押人员买香烟、传递信件、提供手机和外界联系,因为自己一时贪恋。当他的手机提供给在押人员后(也就是把手机丢进了监区),哪些在押人员打了电话,要打多久的电话,他也无法控制。当在押人员冲监后,他知道自己出事了,就向看守所领导供述自己的罪行。

  公诉人否认张桂祥主动向办案机关供述自己的罪行。公诉机关出示的证据证实:张桂祥每次向在押人员收钱后,根据收钱多少,他有时也会买烟送给在押人员抽。

  案发后,张桂祥已经全部退赃。

  为死刑犯传递信息

  2016年至2018年1月期间,张桂祥违反相关规定,多次私自为在押人员张某、蔡某等人及其亲属之间传递纸条、信件等物品,并于2018年1月4日凌晨,利用值班之机,将自己的手机通过巡视监控窗口提供给在押人员蔡某、李某与外界的亲属通电话联系。

  2018年1月5日起,在押人员李某、朱某、周某开始策划冲监。2018年1月7日,在押人员李某、朱某、周某冲监逃跑(冲监并未成功),并打伤看守所民警。最终,看守所根据线索查出了张桂祥违法行为。

  公诉人出示的证据证实:在押人员蔡某被普洱中院一审判处死刑,家属为了给蔡某保命,通过张桂祥传递信息给蔡某,张桂祥先通过微信传话给家属,又帮蔡某传递纸条……

  此外,公诉人出示的证据还证实,张桂祥把手机递给在押人员李某后,李某打电话给在缅甸的小老婆说:“我的案子没有希望了,不要乱花钱请律师,等到法院开庭时,带几把手枪和手榴弹到法院来,再准备几辆摩托车……”

  检察机关认为,张桂祥身为看守所监管人员,利用职务之便,收受他人贿赂,多次违规为在押人员及其亲属之间传递纸条、信件等物品,并提供手机给在押人员与外界取得联系,其行为构成受贿罪和滥用职权罪。

  本案将择日宣判。(记者 柏立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