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通绥江南岸发现清代石室结构墓葬11座,出土器物20余件,考古人员推测南岸墓地的存在可能与明代“马湖府”有很大关系。

揭盖板后揭盖板后

  南岸墓地位于昭通市绥江县南岸镇南岸村真武山上,东临金沙江右岸仅百余米,东南距绥江县城16公里。墓葬零散分布在东西长500米、宽约150米的缓坡地带,现存地表可辨认墓葬数十座。

清理墓地清理墓地

  当地人叫这些石室墓为“生基”,又为“深基”。“生基”者,人健在时就修筑的墓地;“深基”者,掩入地下较深的墓地。无论是“生”还是“深”,都说得过去。因为,整个金沙江昭通段的巧家、永善、绥江、水富等县,都有提前筑坟的习惯。

石构上的花卉图案石构上的花卉图案

  8月13日,春城晚报记者从云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获悉,今年4月至5月,为配合拟建的昭乐高速(串丝至新市段)珍珠坝大桥建设,云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联合昭通市文物管理所、绥江县文物管理所,对施工影响区域的墓葬进行抢救性发掘,发掘面积1000平方米,清理墓葬11座。

头龛头龛

  整个墓地的堆积由于遭到自然和人为破坏,堆积一般在30~50厘米之间,文化层已被扰乱严重。大部分墓葬开口于地表土下。发掘清理的11座墓葬,都是各种类型的石室结构墓葬。

  这些墓葬几乎都是单室墓、双室墓、三室墓、五室墓,甚至最多者达八室墓,也就是一间墓室、两间墓室、三间墓室或者五间墓室甚至八间墓室连在一起建造的,墓室与墓室之间有空间相通。

  换句话说,一个大土坑之中,修建有多个墓室,最多的达八个,室与室之间相通,每室又有独立的石墓门。很多墓葬的墓室内有雕刻,有人物、花卉等图案,雕工精致,图案精美,部分还有头龛。

宝塔状酱釉罐宝塔状酱釉罐

  此外,结合墓葬形制和出土器物,发现位于墓地东北区的墓葬普遍规格要高不少,结构精致,石雕也更为考究;位于墓地西南区的墓葬,相比于东北区,显得寒酸了许多,很多墓室甚至没有石雕,墓葬结构制作也较为简单,似乎存在人为的位置区分。

  出土器物根据质地分为陶(瓷)器和金属物,陶(瓷)器为墓地出土的大宗,都为各类酱釉罐等,金属物为金耳环。

带盖酱釉罐带盖酱釉罐

  考古人员发现,南岸墓地与金沙江昭通段从巧家至水富县发现的各类石室结构墓葬都是一致相同的,其年代当时判定为明清时期。同时,结合墓葬出土的各类器物,特别是酱釉罐,其风格与四川乐山西坝窑烧制的同类器物几乎一致,而西坝窑的鼎盛期即为明代。

  再者,结合墓地较大的规模以及历史上在南岸镇设置的“马湖府”等,考古人员认为南岸墓地的鼎盛时期就是在明代,甚至可以说南岸墓地部分墓葬的墓主人就是当时“马湖府”有官身的人。

  由此可以推论,南岸墓地极有可能就是“马湖府”在南岸镇留下的具有极高考古价值的历史文化古迹。(记者 杨质高 实习生 郭金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