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芹英坐在一张破电脑椅上,翻着电话本不停的打电话,她身后的大通间里堆着拆卸下的舞台木板和成堆的桌椅,往日的剧场已是一片狼藉。这是2018年的4月春日的早上,她要搬家了。

  去年12月,位于昆明市新闻路的篆新农贸市场要进行重升级改造,而高芹英所在的花灯滇剧团也要先搬离唱了13年戏的舞台。虽然可能再次搬回来,但是她依旧有点惆怅。 

  高芹英是篆新农贸市场昆明花灯滇剧团的经营者,今年78岁。她这天有些忙碌,也有点无奈,离搬迁的日子越来越近,她还没有找到合适的搬家公司,电话里的要价比她理想的高出了三分之一。“现在乱糟糟的,心里也乱麻麻的,不知道咋个好了。”

  高芹英既是这个存在于熙攘菜市里的滇剧团的经营者,也是滇剧团的演员之一。“我从小就喜欢,我妈让我去上学,我上不进去,就只想学戏,后面就学成了。”高芹英出生梨园世家,父母都是滇剧演员,从小耳闻目染。高芹英说,她年轻时在滇剧圈内就小有名气了,改革开放后她开始在昆明组建起这个商业小剧团,几经搬迁,因为租金便宜,最后落脚篆新农贸市场。

  这一在就是13年。在这个热闹的角落,滇剧团是冷清的,甚至曾经风雨飘摇。直到被媒体发现,频繁曝光,滇剧团才被大众所发现,在这个昆明人流量最大的菜市场里开始小有名气。

  曾经辉煌,也曾落寞,但坚守却一直成为这个平均年龄已有60岁的剧团成员的信念。

  剧团的入口藏在菜市场菜摊和杂货店中间,绕过成堆的白菜,是一条黑乎乎的小楼梯,地上的污水和烂菜叶散发着异味。 顺楼梯上到三楼,是一个天台棚屋,墙上的墙皮已经变色脱落,屋顶挂着遮阳的黑布,刚过四月就闷热难耐,吊顶风扇不能运转,因为电已经断了。

  据了解,2017年12月31日,因合同到期,云南建投第三建设有限公司收回篆新农贸市场的经营管理权。此次剧团搬迁,是因为建投三公司要将二楼、三楼重新装修出租。直到最近,剧团才找到新地点,在春城小学旁的停车场找到了合适的场地,“那是毛坯房,什么都没有,要我们现去重新搭舞台,选那主要也是因为便宜。”高芹英叹了口气。

  来这里看一场两小时的滇剧,门票收费6元,每天平均有30个观众,演员的工钱是5元到20元不等,加上90元一天的场地费,高芹英一直入不敷出。高芹英记得,十多年前来看剧的人多,剧团还能盈利,非典时期剧团被迫停演,三个月后就再也没赚过钱。高芹英为了维持剧团运转,把自己的工资拿出来补贴剧团。“我还叫徒弟在楼底下捡过烂菜叶呢,我不敢和家里说实话,就告诉老伴是买的便宜菜。”高芹英曾经几次撑不下去,所幸媒体的报道得到了爱心人士响应,靠着捐钱捐物,高芹英的剧团就这样走到了今天。

  去年剧团还收到了政府3.5万元的民间“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资助,“以前没有钱我都在坚持,现在国家那么重视我,我更是要把剧团办下去,”这笔资助给足了高芹英信心。但这次搬家的钱高芹英拿不出来,她估计这一次搬家和地场地的租金一共要花3万元,自己没积蓄只能向朋友借,这些天钱刚刚凑齐。

  说起篆新农贸市场,高芹英有些不舍,“破是破了点,但演员和观众都来习惯了,大家看看戏就能下去买买菜再回家。”如果新市场改建好后租金能给剧团优惠,价格能比新地方便宜,她还是愿意回到这里,毕竟这里见证了高芹英和篆新农贸市场滇剧团13个冬夏。

  (来源:昆明花灯滇剧团  编辑:石磊  雷龙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