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午后的大观篆新农贸市场里,尽管已过了午餐时间,但熙熙攘攘的人流仍在持续,似乎一切都保持着原来的模样。殊不知,经营户们刚经历了一次房租涨价的洗礼,少数商户选择急流勇退,大部分商户选择再坚持看看。还未正式接到涨价通知的小摊点,则还在煎熬中等待……然而,一个特殊群体更是坐不住了,隐藏在这个市场里16年的一个老年滇剧团,恐怕承受不了这次涨价,或将消失。

  意外 租金猝不及防翻倍

  篆新农贸市场,对于老昆明来说,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名气之大,主要原因是存在了20年之久,且市场面积大菜品齐全。大多数商户已在这里经营了十几年,此次房租成倍涨震惊所有商户,他们担心难以维持,市民则担心菜价上涨。

  “之前一年54000元,现在涨到12万元一年,一个月1万块的租金,涨幅太大,生意难做喽!”康师傅是四川人,17年前来到该市场,租了一间8.9平方米的商铺卖卤菜,当时每月房租1000元左右,这些年逐渐增长,到去年每月4500元。康师傅租的铺面是位于1道的卤菜区,人流量大算是黄金地段了,当然生意也不错,同时经营这么多年积累了不少老主顾,这也是他不愿意放弃铺面的原因。上周五,康师傅已经交了今年一季度的租金30325元。

  “新的市场管理方通知必须在3月31日前交齐租金,不然就走人。”康师傅说,3月28日,市场管理方突然通知要交租了,并公布了新的租金方案,这让所有商户都大吃了一惊。租金不像从前每次涨几百元,而是一次性成倍翻,这让他们难以接受。

  无奈 有转租户打退堂鼓

  张奶奶是转租户,原租户将一个铺面一分为二,租给了她和另外的一个商户,她使用面积较小,所以房租由原来的5000元涨到了6500元,和她一起转租的商户则涨到了8500元。张奶奶卖咸菜,虽然客流不错,但这涨幅让她吃不消。

  “吃进肚子里的,咬着牙也要付清,但我准备走了,这样的涨幅我接受不了。”张奶奶年纪大了,房租贵利润薄,家里都说她这是为房东挣房租,都叫她赶紧撤。

  因为换了新的市场管理方后,今年一二三月份的房租又都没来收,这一次涨幅这么大,所以张奶奶打算付清这几个月房租后,再把手里的存货处理完,就准备打道回府了。

  “租金本来就贵,再加上原租户从中赚一道,我们转租户是难以维持了。”李女士做的是蔬菜生意,这次房租涨价对她冲击很大,和她一起合租的另外两个商户,也表示准备找新的去处。

  商户 房租涨菜价不敢涨

  张女士也是做蔬菜生意的,她从这个市场建立之初就来了,如今在这里经营20年了,从以前1米宽的小摊点,搬到了现在6平方米的铺面。因铺面较偏,此前租金是每月1500元,涨租后一下子就翻了近3倍,变成了每月4300元。前3个月的租金她交了12900元,蔬菜利润薄,这个涨幅让她难以维持,却又不敢随意涨价,怕吓跑了老主顾。

  记者采访了10多个已经交了房租的商户,商户们均表示,虽然房租涨了,但他们目前还不敢涨菜价。

  和张女士一样在该市场经营了20年的刘阿姨,目前还在1.8米宽的摊点卖蔬菜,此次涨租还未具体落实到她们头上。当得知铺面的涨幅以后,她们每天都战战兢兢地等待着“噩耗”传来。此前,她们的摊点月租是400元左右,虽然涨租的价格还没下来,但她们听说可能会涨到上千元,这无疑难以承受。

  市民 菜价涨只是时间问题

  “涨租啦?那菜价肯定也要涨了!”听到涨租的消息,除了商户,前来买菜的市民也十分担忧。

  “我们没涨价!”对于商户们的“安慰”,岑大爷表示,房租一涨菜价上涨只是时间问题。

  岑大爷说,大观篆新农贸市场虽然菜品齐全,各种蔬果应有尽有,这也是大伙儿不嫌远赶来的原因,但就菜价来说这里本就不算便宜。

  回应 租金涨幅和市场持平

  据了解,1997年,西坝街道办事处和云南建投第三建设有限公司一起开发了这个市场,原始商户和西坝街道办签了20年的租赁合同,拥有20年的商铺使用权。

  2017年12月31日,合同到期,云南建投第三建设有限公司收回市场的经营管理权。

  昨天记者来到市场管理方办公室,据一名未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介绍,涨租是经过周边市场调研后决定的,涨幅也和市场持平。目前租户大部分都已经交租,只有5户还未交租,租户可以根据实际情况选择续租或不续租。由于是周末,负责人不在,所以具体情况,还要通过公司才能答复。

  追 问

  老年滇剧团该何去何从?

  外面的世界再喧嚣,可大观篆新农贸市场里有个“神秘”的地方,从来都是如常。这个名为夕阳红活动室的地方,每天都有一个老年滇剧团在这里上演着戏里的悲欢离合。不时,还有一个京剧团来这里排练……

  这个名为昆明市滇剧花灯团的剧团,从演员到琴师,都是上了年纪的老人,已经在这个菜市场里演出了12年之久,每天会有30多名老人来听戏,说是来听戏,其实是老人们一个难得的消遣娱乐的地方。

  一头银发的花奶奶已经90岁了,跟着这个老年滇剧团已经几十年了,从原来少年宫、小菜园、凤凰村,跟到了大观篆新农贸市场,是个铁杆的滇剧迷。“儿孙们都要上班,没有时间陪我,到这听听戏,和老朋友们聊聊天是我唯一的乐趣。”花奶奶说,这里消费低,6元一张戏票,一呆一个下午,没有比这里更好的去处了。听说要涨租后,她担心剧团和活动室都无法再经营下去,那么和她一样的老人们将没有去处。

  记者看到,这个100多平方米的夕阳红活动室十分简陋,基本维持着建房时的装修。夕阳红活动室的经营者朱珠介绍,这个活动室是她父亲16年前租下的,专门给老年人提供活动的地方。10多年前,作为票友的父亲低价引进了这个老年滇剧团,几年前父亲去世,她就女承父业。目前,她依然以90元一天的低价租场地给滇剧团,其中还包含了电费和茶水费。此前,活动室每年的房租是24000元,基本持平没有盈利,坚守不过是给老年人一个活动的地方。

  “涨租是肯定的,但具体涨多少还不知道,现在市场方让我们先搬走,等整体改造后,可根据房租选择回不回来。”朱珠介绍,涨租后她和老年滇剧团恐将无法维持。整体改造后,他们是否还能回来,老年滇剧团该何去何从,大伙儿都不得而知……(记者 何瑾 文 翟剑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