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长期栖息在西双版纳州、名为“短鼻家族”的亚洲象群不断向北迁移,让全世界的目光都投到了云南——“象”往的地方。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在“加强生态环境保护治理”方面提到,深入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全面开展生态系统保护修复、推进经济社会发展全面绿色转型。其中,“争创高黎贡山、亚洲象等国家公园,加强自然保护地监管,争取建设生物多样性和生态安全国家实验室”的内容,引发了代表委员的关注。亚洲象国家公园创建进展如何?如何处理好保护与发展的关系?代表委员们积极建言献策。

  场外连线

  亚洲象国家公园创建有进展

  2020年,一群野生亚洲象从西双版纳出发,一路经过普洱、墨江、元江、石屏、玉溪,最远到达昆明市的晋宁区和安宁市。它们一路吃喝玩耍,惊艳了云南人乃至全国人民。“短鼻家族”野象群在树丛中熟睡的画面,触动了亿万网友的心。这次大象北上南归之旅,在各级政府、林草部门、森林消防人员的精心照护下,实现了人象平安,成为我国促进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生动范例。随着人们对亚洲象的关注度越来越高,“如何保护亚洲象”的话题还冲上了热搜。记者1月21日联系省林草局了解到,目前林草部门已经制订了亚洲象国家公园创建的前期方案。

  据了解,建立亚洲象国家公园的声音早已有之。云南省林草局官网于2016年5月12日发布的《西双版纳州“十二五”林业发展显著》中称:“配合建设亚洲象国家公园相关工作,积极申请建立中国西双版纳亚洲象国家公园并纳入国家‘十三五’规划。”

  2021年7月9日,西双版纳热带雨林(亚洲象)国家公园前期工作成果专家咨询会在昆明召开,国家林草局、云南省人民政府将构建局省共建协作机制,高质量推动亚洲象国家公园创建,加快推进亚洲象国家公园创建前期各项基础性工作。会议指出,要推动实现以亚洲象种群和栖息地系统保护、完整保护为核心,以创新生态保护管理体制机制为突破口,科学实施亚洲象跨区域保护和栖息地自然生态保护修复,促进当地社区的安全稳定发展,实现重要自然资源国家所有、全民共享、世代传承的目标,筑牢国家边境生态安全屏障,缓解人象冲突,促进人与自然和谐共生。

  在去年召开的COP15第一阶段会议上,云南大学生态与环境学院教授陈明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国家林草局和云南省政府正在为申报亚洲象保护国家公园作准备。

  今年1月2日,据央视网消息,目前林草部门已经制订了亚洲象国家公园创建的前期方案,资源调查、范围论证、社区访谈和意见征询也已经展开。

  会场声音

  生态治理

  探索生态美、百姓富的路子

  省人大代表、怒江州环境保护局泸水分局副局长董永泉介绍,怒江州2020年成功创建了国家生态文明建设示范州,目前正在积极创建高黎贡山国家公园。怒江地处“三江并流“世界自然遗产地,境内有高黎贡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和云岭省级自然保护区,是西南边境重要的生态屏障。近年来,通过实施生态修复以及加强生物多样性监测和技能培训,巩固了生物多样性保护成果,不断发现新分布珍稀野生动植物。聚焦重点生态功能区,大力实施天然林保护退耕还林还草、陡坡地的生态治理等工程,不断强化生态保护、发展生态产业、实施生态补偿,探索出一条生态美、百姓富的新路子。结合政府工作报告,围绕全面开展生态系统保护修复,未来将进一步加强自然保护地的监管工作,争取建设生物多样性和生态安全国家实验室。

  生态环境

  深入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

  2021年,全省16个州市政府所在地环境空气质量优良率达98.65%,在全国名列前茅;水生态环境呈现稳中向好的局面。

  省政协委员、省生态环境厅副厅长兰骏表示,目前,全省生态环境保护结构性、根源性、趋势性的压力还没有得到根本缓解,重点区域、重点行业污染问题仍然突出。所以,深入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推动工作向更广的领域拓展、触及更深层次的问题、实现更高水平的提升,是云南省持续改善生态环境质量,促进经济社会全面绿色转型的必然选择。

  兰骏表示,深入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的重点,将围绕一些重点指标目标,包括二氧化碳排放强度、城市细颗粒物、城市黑臭水体治理等指标,以更高的标准来打好蓝天、碧水、净土三大保卫战。大气方面将重点加强柴油货车和施工工地污染防治;土壤方面,重点保障好农产品质量和人居环境安全;水生态环境治理将是深入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的主战场,主要聚焦九大高原湖泊保护治理、长江生态环境保护、珠江污染治理、赤水河流域生态环境保护修复、“增好水、治差水”。“深入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将进一步延伸攻坚范围、优化攻坚手段,把生态环境治理从城市向乡镇和广大农村延伸,提高服务能力和处理水平。”兰骏说道。

  生态保护

  需要复合型生态环境类人才

  省政协委员、云南大学生态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段昌群说,野生生物的保护分为3个不同层面:保护野生生物种群的数量,质量层次上的保护即增强物种的遗传多样性,保护物种及其种群所在的生态环境。如何把3个方面有机统一在一起?段昌群认为,需要建立起适合保护生物生存发展的大环境。他建议,对于野生亚洲象,云南要推进野生亚洲象国家公园建设,持续科学研究深入了解野生亚洲象生物学特点、生态习性、空间需要,才能维护和保留它的栖息环境;在保护好云南野生亚洲象栖息环境同时,动员周边国家参与到保护中来;同时,把老百姓的生存发展和野生亚洲象保护有机结合起来。

  段昌群说,国家对云南提出了保护的高要求,而云南自身保护能力有限,需要国家和全社会的关注和支持。在生物多样性保护方面,核心是要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问题,要把野生动物保护和边疆少数民族群众的发展有机结合起来。他建议,通过产业升级、产业结构优化、空间布局重塑等来突破过去在保护和发展当中存在的难题,同时,动员国家和可能的资源,共同保护云南生物多样性。尽快培养一大批懂自然、知社会、有情怀、能力强的复合型生态与环境类人才,才能把保护事业推向高质量发展的新境界。

  生态屏障

  加快哀牢山国家公园建设

  省政协委员、普洱市孟连县人大副主任、县工商联主席宋艳萍的提案关注生态文明建设,建议加快哀牢山-无量山国家公园建设。她在提案里指出,哀牢山和无量山在云南主体生态功能区规划中区划为“西南生态安全屏障”,是生物多样性荟萃之地,是我国亚热带常绿阔叶林保存面积最大的地区之一,是亚洲大陆热带向温带过渡、物种迁徙和基因交流的重要廊道。两山保存着全球面积最大、最为完整的亚热带中山湿性常绿阔叶林森林生态系统,具备了自然状况的天然性和原始性、景观资源的珍稀性和独特性两大建设国家公园特征。

  宋艳萍认为,如果哀牢山-无量山区域获国家批准正式设立国家公园,将是弥补云南省乃至全国自然生态保护短板的重要行动。

  生态补偿

  推进绿水青山转化为经济价值

  省政协委员、云南省生态环境科学研究院院长陈异晖介绍,在云南,生态保护红线面积11.84万平方千米,占国土面积的30.90%,主要包含生物多样性维护、水源涵养、水土保持三大红线类型,共涉及11个分区。在三线划定和自然环境保护区划定上,都会有相应的配套措施来解决保证农户、村民利益和保护动植物之间存在的矛盾,比如在考虑长江防护林建设的时候,就把农户转化为保护林防护员,收入从砍树、打猎转化为防护员的工资。

  目前,云南省正在积极推进生态补偿、生态生产总值核算工作,使得绿水青山转化为老百姓可感可受的经济价值。

  本报记者 杨茜 杨质高 朱婉琪 颜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