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杨,刚接到通知,你明天和巡逻队员一起,登一号界碑。”

  “去哪?一号界碑?!”

  “对,没错,就是你心心念念的共和国一号界碑,快去准备。”

  接到队长的电话已是夜里十点多,我激动地从椅子上跳起来,共和国一号界碑!新中国第一块界碑!那座矗立在尖高山顶上属于戍边人的不灭丰碑!我查阅过它的资料,翻看过它的图集,听说过它的故事,如今我终于有机会一睹它的“真容”。

  天刚蒙蒙亮,平日里聒噪的公鸡还窝在草堆里打盹,我已全副武装等候在营区楼下,催促着战友们加快速度,迫不及待要开始我的一号界碑之旅。

  车队在斗折蛇行的盘山公路上缓慢行驶着,山墙上滚下的落石,不时阻挡着去路,搬石头、垫路基、推车尾,成了旅程中的段段插曲,路旁的陡峭山崖更是看得人胆战心惊,我蜷缩在车后座,双手死死抓着扶手,可糟糕的路况还是让我像一块面团,在车厢里被反复“搓揉”。就这样颠簸了一路,车最终来到了尖高山下。

  抬头望向眼前的尖高山,密林之下,灌木丛生,“敢问路在何方?”只见队长轻车熟路地抽出镰刀说道:“这路不太好找,我在前面开道,大家跟紧了。”深一脚,浅一脚我艰难地循着队友的脚印努力不让自己掉队,腐朽的枯叶混合着还未融尽的积雪为攀登增加了难度,倒伏的横木、蔓延的荆棘、凸起的石棱都让我自顾不暇,可无论旅途再怎么艰险,巡逻的队员却依旧斗志昂扬,这在我看来险象环生的巡逻路,对他们而言只是月复一月,年复一年的寻常工作,在队友的加油鼓劲下,历经2个小时的艰难跋涉,我顺利登顶。

  林海茫茫、群山叠嶂,看着近在眼前的共和国一号碑,新中国成立后第一块界碑,它是那么小,茫茫天地间,只有它经年伫立在这一尺见方的山尖上;而它又是那么大,一方石碑承载着十四亿人乘风破浪驶向伟大的时代曙光。“登高望远天地阔,纵横捭阖自从容。”山顶上,碧空如洗,好似伸手就能触碰到天边,我感受着祖国山河的磅礴之气,胸中喷涌出无上的光荣感、使命感。

  “小杨你是第一次来吧,交给你个艰巨的任务——给界碑描红。”在这个无比神圣的时刻,也许是紧张,又或许是激动,我悬在空中的笔竟有些颤抖,笔尖落下,周身的时空仿佛凝结在那个瞬间,所有目光都汇聚在我指尖,我们感受着同一份使命,感受着同一份荣光,感受着来自移民管理警察这份职业最强大的精神力量。站在共和国一号界碑旁,偶然间抬头,雄鹰在头顶盘旋着,一人,一鹰,一碑,那一刻所有的念头只化成一句话——“我站立的地方是中国!”

  夕阳西下,飘扬的旗帜被夕阳镀上金光,嘹亮的警歌声中,我们结束了一天的旅程。回想巡逻路上的点滴,无论是路途中曲折颠簸的插曲,枯叶中深深浅浅的脚印,还是泥沼中举步维艰的背影,亦或是界碑描红时内心的澎湃激昂,都将化成我从警路上弥足珍贵的精神财富,指引我在忠诚履职、卫国戍边的道路上书写无悔青春。(杨琛)

  (来源:腾冲出入境边防检查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