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呲呲呲——呲呲呲——”红彤彤的火星在空中飞舞并四溅开来;“铛铛铛——铛铛铛——”铁锤敲打锑器的响声不绝于耳;一扇锑瓢要打1个多小时,一对锑桶要打5个多小时……一大早,云南省保山市龙陵县龙江乡清塘畔的“锑艺”人家就忙碌开来。

  在龙陵县龙江乡,锑艺加工代代相传,已经有上百年的历史。但发展到如今,坚守下来的“锑艺”人家已经不多了,张秀菊一家便是其中之一。

  这天一大早,张秀菊打理好家务后,就和儿子邵维甲来到离家不远的打锑房“打”锑。前几天,有客户预定了几对锑桶和几扇锑瓢,他们得在预订时间之前加工好并发货过去。

  问及锑艺是从哪儿学来的,张秀菊告诉记者,她的丈夫邵家根16岁时跟随他的父亲学习锑艺,他的父亲也是从老一辈人那儿学来。她的丈夫20岁时,从加工到销售就已经能够独立完成,是“打”锑的一把好手。张秀菊嫁入邵家后,在栽种田地、照管家庭之余,就经常给“打”锑的丈夫打打下手,做些钻孔、打磨、抛光的活。

  那些年,经济社会发展水平不高,锑艺加工的原材料主要是搜集老锑家具和废锑,集中溶化后再进行加工,多数是对坏的用具进行修补,使得锑加工处于小打小闹、忽打忽停的尴尬境地。

  “以前,我和丈夫包车去芒市、腾冲及镇安等周边地区收购废锑,挨家挨户地去问,2元钱一市斤,有时收得多些,有时就少得可怜。”张秀菊回忆道,“有一次去腾冲,在半路上手扶拖拉机的刹车失灵了,我怀里还抱着孩子,后面还有当天收得的废锑,冲过一段路程后,司机最终冲向了路边的一个大土堆,车子停下来了,万幸没有人受伤。现在想想都还后怕着呢!”

  “打”锑是一门纯手工的技术活,要使用到大锤、小锤、木锤、大钳子、小钳子、钢丝刷、锉子、砂纸等工具,全部用手工完成。“那些年,孩子他爸打出的锑具,我拿到集市上卖,大家都喜欢。”张秀菊接着回忆道,“当时7天赶集一次,我每个街天卖自家加工的锑产品能有50~60元的毛收入,是整个家庭的主要收入来源。”

  后来,收废锑不再是主要的锑材来源,从供销社购进的新锑成了主要原料。用崭新原料加工出来的锑艺产品主要有大小水桶、锣锅、炒菜锅,以及饭勺、甑子、水瓢、锅铲、烧酒转缸等,大到直径可达100多厘米的大锑锅、大炖锅等。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农村的一系列改革,极大地激发了广大农民的生产积极性,龙江乡的锑艺加工行业也注入了新的活力。空气锤加上鼓风机,使锑艺加工进入了半机械化。张秀菊家也不例外,在那个年代,东拼西凑筹集了5000多元钱,买了一台空气锤,这使得加工耗时大大减少。再后来,又陆续买进磨光机、电刷、炉盘、砧子等工具辅助加工。但是,“千锤万击”的手工仍然是主要的加工环节。

  前两年,张秀菊的丈夫因为生病,已经无法再“打”锑,从18岁就开始学习“打”锑的儿子邵维甲接过了父亲的“接力棒”。

  从饭勺到锅铲、再到锑盆锑锅等用具,邵维甲的“打”锑之路一走就是14年。如今,邵维甲打“锑”大多数属于订购加工,从大理祥云进购崭新的锑条,每年加工近2吨锑,他制作出来的锑制品远销四川和重庆、昆明、德宏、保山以及周边各乡镇,每年毛收入有7万多元。

  有一位从镇安来的顾客专门跑到张秀菊家的打锑房买锑锅。买锑锅的李女士表示:“用锑做成的产品质量轻、经久耐用、耐磨、抗酸、抗压,一件锑具往往可以使用几十年。那些年,讨亲嫁女都要买上一样锑具作纪念,非常有情怀记忆!”

  “这门锑手艺已经传承了几代人,我家一直靠这门手艺的收入来维持生活。”张秀菊感叹道,“如今我家的生活水平提高了、家境变好了,这些都是从锑开始的,我认为这门手艺很不错,要传承下去。”

  回想起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现年32岁的邵维甲表示“打”锑很枯燥,每天一大早起床后就赶往打锑房“打”锑。说到锑加工的工序,邵维甲说得头头是道:第一步是熔化锑,将废锑和余料在铁锅内加热、熔化、除渣,便可得到纯锑,现在直接用锑条加工,很少使用熔化这道工序;第二步是制初制品,根据客户需要的产品,称重、切锑条、加热,用汽锤敲打成初制品;第三步是擦锑,用木炭或有碱性的东西擦锑制品,使之光亮;第四步是制成品,耐心地坐下来,用小锤轻轻地、均匀地敲打产品的每一个部位,让产品留下锤印,这是纯手工产品的标志;第五步是抛光,用钢丝刷再擦制成品,均匀用力,便成产品。

  邵维甲还表示,这些年“打”锑也吃过不少“苦”和经历过不少“难”。锤子砸伤脚、闸阀起火花、火星烫伤手臂、碎屑飞溅进眼睛都发生过。初学时,由于把握不好,把快要成型的锅或桶“打”漏了是常有的事;后来不漏了,但造型不好看、敲打不均匀又成了难题……邵维甲只好静下心来,反反复复地练习,挺过了那些“苦”和“难”。邵维甲坚定地表示:“学会一门手艺不容易,守住守好更难,我会一直好好地做下去。”

  一心在一艺,匠心铸锑器。发展到如今,龙江锑艺已经被列入县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名录。据《龙陵县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记载,兴盛时期,仅仅龙江乡弄玲村从事锑艺加工、销售的人家达到15户,共30多人。锑加工的主要生产工具汽锤也发展到10台。锑产品除销售到附近农村外,在芒市、瑞丽、盈江、腾冲、保山均有销售。原材料已经极少使用废锑及旧家具,而是使用产自祥云、盈江锡马的崭新锑条。随着产量增加,有的产品还远销缅甸、泰国和新加坡。

  【记者手记】如今,随着时代的发展,虽然在锑艺加工过程中,融入了一些现代工具,但守“艺”人们仍然牢牢把住“手工”这一关键,用心用情去做,在千锤万击的敲打中,守住的不仅仅是“锑艺人”无法“锑”代的情怀,更是消费者喜欢的“锑艺”中所含的“生活味道”和“时光情怀”。(徐静 张蓉)

  (来源:龙陵县融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