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过5日,新型指挥艇将要列装,无人机、无人艇、高压水炮等先进设备将会在新船艇上亮相,在四国巡航艇中,咱们的巡逻执法艇最先进也最帅”。12月4日,在西双版纳景哈码头,一艘艘印有“中国警察”四个大字的执法巡逻艇停泊在湄公河平静的水面上,而水上巡逻总队53106艇艇长赵松杰正在对一周后即将出航的船艇,认真的做着检查和巡视。

  提到将要在12月9日交接的新型执法艇53107艇时,赵松杰十分兴奋。他没有想到,一天后,他将指挥53107艇开始第112次中老缅泰湄公河联合巡航执法任务。

  虽然只是“临时艇长”,赵松杰依然对新的巡航征程充满期待,中老缅泰湄公河联合巡航执法十年来,他见证了湄公河航道转危为安。

  一道特殊命令 四方军警驰援

  今年33岁的赵松杰是一名精神干练的河南小伙,一口标准的普通话、一张乐呵呵的笑脸,是他的“标志性”符号,他曾是一名“海警”。

  “可以说,是2011年湄公河航道上的枪声将我们集结”。赵松杰回忆,在“10·5”惨案发生后的第18天,中国呼吁建立中老缅泰四国维护澜沧江—湄公河国际航运安全的执法合作机制;第25天,中老缅泰在北京召开湄公河流域执法安全合作会议,发表《中老缅泰关于湄公河流域执法安全合作的联合声明》。第50天,他从一名“海警”,成为了原云南省公安边防总队水上支队的一员。2018年,原水上支队面临体制转改时,赵松杰本有机会可以调回沿海发达城市陪伴家人,可他依然选择了留在西双版纳,继续守护湄公河……

  “见惯了汹涌海浪,初次见到湄公河航道,心里是惊讶的”。从机场赶到西双版纳橄榄坝从不曾“望洋兴叹”过的赵松杰,而此时却在“望江兴叹”,他甚至不相信,湄公河航道能行船。

  “感觉水深不够,礁石林立,水流又很湍急,我当时难以想象,在这条航道上,巡逻执法艇如何‘展开手脚’。”刚集结的队伍进行了一个月的前期训练,训练很枯燥,因为湄公河上的巡逻执法船艇尚未出世。

  起初,巡逻执法船艇仅有5艘,还是由民船改造的,马力不足是弊端,条件也十分艰苦,尤其是在湄公河上航行,需要记住每一个险滩,更需要掌握每一次航行时的行船技术要点,这很不容易。

  “与海上航行不同,在这条航道上,航行全靠经验积累。”赵松杰说。

  当时的训练并未成体系,虽然有来自全国各地航行经验十分丰富的“海警”,但对于新航道的认知,依然生疏。

  “战时指挥员、平时教练员,要成为合格的指挥员、教练员,就必须得坚持不懈地勤学苦练”。为了能够真正做好示范表率作用,作为执法艇负责人的赵松杰,主动与队员交流,摸索训练体系,为了让队伍在船艇业务知识和专业技能上的学习上永远走在前面,他将50多本复杂多样的各类设备说明书反复“啃”了10多遍,对船艇的任何一个小部件都做到了熟稔于心。每次在设备发生故障时,赵松杰都要亲自动手研究,不厌其烦地联系厂家查找故障原因,耐心细致地向专业人士请教解决方法。

  90余次巡航任务 锻造全能艇长

  为了让船艇日常管理流程更加优化,赵松杰凭借着一股子不断追求精益求精的执拗劲,走遍了船艇每一个角落,摸遍了船艇每一条管路。他征求并记录了巡逻执法艇上每个岗位的建议意见,对船艇9类日常部署和10类执勤部署进行了修订完善,极大提升了船艇日常管理工作效率。

  随着对船艇航行、管理知识的不断积累,赵松杰成了名副其实的船艇“专家”,对所属船艇的各类装备了如指掌,对船艇各类部署烂熟于心,对船艇各类应急处置得心应手,连船艇的专业维护人员都不得不给他翘起“大拇指”。

  凭借着扎实过硬的船艇业务能力,原水上支队相关业务部门主动向他抛出了“橄榄枝”,邀请他共同参与了《船艇指挥流程规范》、《船艇管理工作规范》、《船艇文书填写规范》等规章制度的修订完善工作。

  实际上,首次巡航任务,赵松杰并没有参加。为了万无一失的完成巡航任务,他总希望自己的技能更加全面一些。所以他做了大量的航行训练,咬着牙练体能,拼着命练水性。

  赵松杰的首次巡航任务是在2012年,他作为执法人员登上了船艇。

  “当时,沿岸能听到枪声,一些不法分子会对商船放‘冷枪’,一听到枪声,巡逻执法艇就立即加足马力赶去支援。”据赵松杰回忆,当时商船在湄公河国际航道孟西岛上游会龙河口遭不明人员枪击,正在湄公河执行联合巡逻执法任务的执法船在联合指挥部统一指挥下,紧急启动联合处置突发情况应急预案,前往处置。

  “夜间行船,巡逻执法船的航行难度很大,当时全体队员全副武装,携带了轻武器、照明弹,紧急驰援”。赵松杰表示,当时事发船上一共有5人,均没有伤亡,当时的情况十分惊险。

  船长在驾驶的过程中,看到“岸边有子弹吐着火舌朝他们飞来”,只能冒着危险将油门拉到底,快速往上游开了2公里,紧急停靠到了一个相对比较安全的地方。

  这样的场景,在海上航行时很少见,这让赵松杰顿时理解了中老缅泰四国联合执法机制的必要性,如今,中老缅泰四国联合巡航十年,湄公河上再无惨案。

  联合执法巡航十周年 航道治安由差变好

  如今,赵松杰作为艇长,加强了船艇装备规范化管理,更加强了执法艇民警的日常管理和训练,在他的探索下,船艇装备故障率大大降低,船艇整体战斗力得到有效提高,为圆满完成中老缅泰湄公河联合巡逻执法勤务工作提供了坚强保障。

  “我已经参加过90次巡航了,亲眼见证了湄公河航道治安由差变好。”赵松杰欣喜的告诉记者,如今,境外的孩子、老人看到巡逻执法艇会招手,会模仿军人向我们敬礼,我们也会鸣笛回应。

  赵松杰表示,这些感人的情景,在十年前,是看不到的。

  “由于新冠疫情,如今,船艇出航再不能像以前一样,定期到驻外联络点进行补给了。”赵松杰表示,如此一来,巡逻执法任务将变得更辛苦。

  所以,在第112次巡航任务的准备工作中,赵松杰十分重视船艇上的物资补给。他认为,减少去驻外联络点的补给次数,一方面维护了国家的担当,另一方面,提升了执法队员境外巡航的整体形象。

  “能自己解决就自己解决,越艰苦,越能锻炼人”。他总是用这句话鼓励即将出航的战友们。好在,即将列装的新型巡逻执法艇有了比“老船艇”更大的储存空间,江水净化系统,能缓解船艇上的用水紧张,他希望这次出航时,伙食保障更全面一些,更好备好药品,这不仅是给中国警察配备的,更为了老挝、缅甸、泰国的执法队员遇到困难时能及时救助。

  问到参与中老缅泰湄公河巡航机制运行十年来的感受,赵松杰感触最深的就是中老缅泰四国巡逻执法队员们通过10年巡航总结出”同舟共济、守望相助、包容并蓄、平等互利”的湄公河精神,这是每次巡航任务的意义和目标。

  赵松杰见识过巡航初期查缉到的毒品,是用麻袋装的,一次查缉就查获500多千克的毒品。“在湄公河上执行缉毒行动,每一次都需要境外军警的帮助,十分不容易。”赵松杰感慨,正是有了中老缅泰四国维护澜沧江—湄公河国际航运安全的执法合作机制,涉毒案件才得以有效遏止。

  新冠疫情暴发以来,四国充分发挥湄公河联合巡逻执法指挥部平台作用,畅通联系渠道,制定预警、防疫、救治等一系列工作措施和预案,通过多边、双边会谈及时通报疫情信息,共商防疫措施,分享防控有益做法,相互援助防疫物资,开创四国执法艇和执法队员“零接触”联合行动模式,确保了四国执法队员“零感染”。

  如今,新型执法艇已经列装,新一轮巡航任务已经开始,鲜艳的五星红旗在湄公河上迎风招展,巡逻执法艇上,笔挺的中国警察手握钢枪、气势非凡.....(李朋飞 郑恒)

  (来源:云南省公安厅水上巡逻总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