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住姚关镇陡坡村的残疾人杨龙是村里的养殖大户,他身残志坚的创业故事上了地方热搜,一度在群众中流传开来,一个人走出了一条创业道路,一个人支撑起了一个家庭的幸福,成为了村里产业发展的带头人,是方圆几里群众心目中的励志英雄。老百姓一说到他,都纷纷竖起大拇指:不容易!不简单!了不起!真不愧是杨善洲老书记家门口的人,“铁麻树开花,骨子里头有一股硬气”!

  怀着好奇心,记者来到陡坡大寨,采访了杨龙,走进他的致富窝——牛圈,他正在撮面铲料给牛添食,圈舍过道两侧一头头膘肥体壮、毛色油光水滑的大黄牛透过栅栏引项探头等待着主人的投喂。杨龙一瘸一拐捧着料箩,把草料逐一倒入料槽,大黄牛们俯首低头,翻卷着舌头一阵“刷刷”嚼食,忙碌欢快的节奏仿佛一曲乡村幸福谣。

  “目前存栏10头牛,都是上好的品种,市场保守价格在20万元以上,上个月出栏了两头,卖了四万多元。搞养殖,就是要把握市场的前瞻性,探索规律,投入才会有效益。今年6月份,生猪便宜的时候,我以6元一斤的价格买进来20头半大猪,喂养了几个月,每头猪长到了300斤左右,前几天以9.5元一斤的价格出栏,也赚了几万元。”杨龙一边和牛互动,一边向我介绍着今年的养殖情况。在交谈中,我们走进了他的世界,了解到了他一路走来的酸甜苦辣。

  谁的青春不精彩,谁的年少不轻狂。生于善洲故里陡坡大山里的杨龙,和众多同龄人一样,有过青春不安的骚动,有过今朝有酒今朝醉的不羁与豪放,曾经有过健全的四肢,曾经拥有雄壮的臂膀。而这一切的资本,他更多的只拿来用于游手好闲。山路十八弯的陡坡村寨,能让自己放飞青春梦想,与外面精彩世界快速接壤的就是摩托车,山里人骑摩托车如猴子爬树一般娴熟,年轻人对摩托车的热衷就如对恋人的痴迷,没有摩托就看不到外面的世界,也就得不到恋人的青睐,杨龙亦是如此。十八岁这年,他初中毕业,父母拿出仅有的积蓄给他买了一辆豪爵大摩托,在劳作之余,他呼朋唤友,骑上了自己心爱的豪爵。“飞车党”们一起畅游山路十八弯,享受着摩托车风驰电擎的快感。俗话说:“天狂有雨,人狂有祸!”2012年3月10日是杨龙一生铭记的日子,在如彩带飘逸的山路上豪爵摩托“飞”了出去……醒来的时候他已经躺在医院里,庆幸自己还活着,从父母老泪纵横的脸上得知,自己的双腿已经摔成重度粉碎性骨折,即使医好也要落下终身残疾,劫后余生过后的晴天霹雳,他再次闭上眼睛,眼泪夺眶而出。

  这次意外给家庭带来了沉重的经济负担,欠下了五万多元的债务。那年他才22岁,从一个风华少年变成了颤颤巍巍的残疾人,他做梦也没有想到,会用这种方式来给自己的青春买单,他心痛如绞,今后生活怎么办?永远不可能像正常人一样了,谁家的姑娘会嫁给一个残疾人……想到这些,杨龙嚎啕大哭,悔不当初。父母在他面前强装笑脸的关照以及背后年迈蹒跚无声的叹息,耳朵里一度充满了寨邻之间拿他来说事,企图起到教育警示其他人的声音……他变得怕与人接触,不想看到别人同情的眼光,认为那是对他仅有的一点自尊心的扼杀,他开始在自闭中孤独,在孤独中自闭。

  2013年,他家因病、因残被村里纳入了建档立卡户,县、镇、村、组各级开始对他家的贫困情况作出了层层分析,找出了最大的贫情就是杨龙本人的“病情”,一方面是源于他肢体的残疾,另外更重要的一方面就是他思想上的“病”,只要医好他思想上的“病”,问题也就好解决了。找到了根源后,各级开始“按单子开药”,对接相关部门,安排相关人员,开始为杨龙“治病”。

  “那段时间,每天都有县里的、镇里的、村里的、挂包干部来到家里,找我谈心,用杨善洲老书记的事迹来引导我。帮我干活,倾尽心力,无微不至,只要家里有任何大小事,他们都第一时间出现。慢慢的,我开始扭转靠父母照顾才能过日子的想法,彻底敞开了心扉,和他们开始畅谈脱贫计划、人生理想。我开始明白,身体的残疾并不能束缚我的生活梦想,灾难不能剥夺我追求幸福的权利。未来人生路还很长,必须重拾生活的信心,站起来。我要养父母,我要娶媳妇,我要脱掉建档立卡户这一层皮,决不能在老书记的家门口为善洲故里丢脸。”杨龙说。

  从此以后,杨龙尝试着参加政府、残联组织的一些关于残疾人电焊、烹饪、养殖等各种技能培训。在培训中,他结识了众多残疾人朋友,大家聚在一起,找到了共同的话题,碰撞出共同的心声。他深深感悟到:像自己的人很多,他们都没有向生活屈服,没有在不幸中苟延残喘。残疾人朋友是他的一面镜子,自己不光要站起来,还要强起来,拥抱生活,拥抱阳光,给关心自己的父母、亲人一个交代,给不曾遗弃自己的政府一个交代。杨龙开始积累起创业的资本,钻研养殖技术,结合着书本所学,主动向有经验的养殖大户投石问路,讨教学习,久而久之掌握了一套成熟的养殖理论。2017年,配合着政府制定的脱贫发展计划,他享受了10万元的政府贴息创业贷款,村里帮助他协调了土地,在父母的帮助下,盖了一百多平的圈舍,走出了人生养殖的第一步。

  养殖也不是一帆风顺,风险极高,一路磕磕碰碰,真正体会到了“家有千财万贯,血财不算”的道理。市场上买来膘肥体壮的猪和牛,一到他手里就生病,由于刚开始接触养殖,没有实战经验,还不到两个月猪就死了五头,面对没有买卖就先有伤害的局面,杨龙心里滴血,想透了办法,伤透了脑筋。他输不起,也不能输!肩上的担子不允许他有任何退缩,这是一条覆水难收的创业路,必须一条路走到黑,否则,自己倾家荡产也赔不起,自己“跳进黄河”也帮扶不回来名誉。从家里到圈舍,从圈舍到家里,成为了杨龙两点一线的生活,剁草、碾面、投食、铲粪、洗圈、消毒……所有的事情都亲力亲为,一个人完成,他咬紧牙关默默励志,不获全胜决不收兵。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历了多次失败,杨龙摸索出一套养殖经验,收获了创业的硕果,事业如滚雪球一般越来越大,成为了圈内小有名气的养殖专家,很多新起点的养殖户纷纷上门来向他取经,他对自己的经验和盘托出,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励志!自强不息!勤劳致富!他如一本教材,为生活中的残疾人树立了榜样;拼搏!奋斗!凤凰涅槃!他如一座灯塔,为曾经像他一样生活迷茫的人指引了方向。2018年,他收获了自己的爱情,在周围众多肢体健全大龄青年的羡慕中和小自己五岁的女孩段小云喜结连理,成为了爱情事业双丰收的建档立卡户。

  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彩虹!每一个励志的故事都各有不同,但是有一点绝对是相通的,就是在遭受到人生挫折的时候从来不曾放弃,他们把每一次的灾难都看成是对自己的历练,最终实现华丽转身,成为了一个不负生活,不负生命的人。他从别人口中的“可怜虫”,到现在的“可敬人”,从世人眼里的“同情者”,到如今的“仰慕者”,一步步励志实现了蜕变。如今杨龙31岁,正值而立之年,岁月的经历在他脸上有了浅显的积淀,越发变得黝黑腼腆,沉着稳重。走路一瘸一拐,步伐掷地有声。在访问结束的时候,他绽放出憨厚朴实的笑容,操着一口乡土味极浓的方言说:“通过这几年在养殖上的钻研,已经小有成就,我顺利脱贫,还清了债务,手头上略有积余,现在我的生活充满阳光,媳妇也怀上了二胎,我将继续养好我的牛,让政府和亲人看到我的小日子已经‘牛’起来了。”(张天理 段晓波)

  (来源:施甸县融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