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被持枪匪徒用AK47步枪顶住脑袋,曾亲眼目睹同学在湄公河案件中丧生,所以我愈加珍惜湄公河两岸这来之不易的宁静。”或许是由于这惊险无比的经历,让“船老板”谭建华选择走上了云南省公安厅水上巡逻总队53102艇,做了一名公安舵手。

  中老缅泰湄公河联合巡逻执法十年,湄公河的波光水影上写满了谭建华的故事。在53102艇这艘肩负重任的巡逻艇上,有谭建华在,巡逻艇不迷路,湄公河无险滩。

  遭遇抢劫 他成为警队“舵手”

  十年前,在湄公河上“讨生活”,不容易。

  1976年,谭建华出生于重庆市万州区,出生在长江边的他,从小吹着长江风长大,便立志做船长。初中毕业后的谭建华如愿进入了重庆河运学校驾驶专业,学习如何在山区河道驾船,毕业后,他便成了长江一带商船上的一名水手,当时,他每月的工资仅有400多元。

  之后,谭建华便从同行的口中得知了湄公河开通航运的消息,并且,工资很高。于是,谭建华离开了家乡,来到云南西双版纳,从一名水手做起,慢慢成长为大副、船长,最后与人合伙,还当上了船老板。

  相比长江航道,湄公河航道滩多流急、礁石林立,但这些并不能难到谭建华,几个月下来,湄公河沿岸的村落、大树、大石头以及暗礁全都被他装进了心里,在湄公河开船过程中,谭建华亲眼目睹了几百场事故,他把这些事故的内外因素进行总结,并结合自己的专业知识,把航道情况和操作规程记下来。

  4年后,谭建华终于完成《湄公河航线参考图》,书中图文并茂地对中国景洪至泰国清盛码头之间348公里的航道水文、航道走向以及礁石分布进行介绍。从此,谭建华成为了船友眼中公认的湄公河“一流船长”。

  每每站在船头,谭建华看着湍急的湄公河水,总有着同样的憧憬:他想靠着自己的航运技术赚钱,照顾好船员、照顾好自己的一家老小。

  谭建华做上船老板后,本想着有了自己的船只后,能赚得多一点。无奈,2010年的一天,谭建华的“渝州3号”船行驶到金三角附近水域时,遭到了蒙面暴徒的武装抢劫。

  “一群背着枪、驾驶着快艇的人把我们的船围住,要求上船检查。他们将AK47步枪枪口瞄准我们,让我们抱头蹲下。然后,他们就开始在船上搜东西,看到什么拿什么……”。如今,想起这段经历,谭建华都心有余悸。

  那几年,遭遇同样厄运的不单单是谭建华,当时在湄公河上跑货运的船老板们几乎无一例外都被抢过。

  实际上,从2007年起,湄公河就开始不太平了,那时的民船经常被不法武装非法拦截。持枪匪徒常常以检查违禁品为借口逼停民船,趁机抢劫财物。

  湄公河惨案发生后,谭建华和其他船老板都绝望了,更让他悲痛的是,遇难船只上的13名船员,他全都认识,遇难船员里还有他的同学。

  湄公河惨案,让谭建华断了生计,那段时间,同行们都不敢在湄公河上航行。尽管如此,谭建华仍然默默等待形势的好转,他没有离开,依旧坚守在那。

  对于谭建华来说,湄公河与他,有知遇之恩。随着案件告破,谭建华发现自己盼望的,不再是继续在湄公河上依托航运赚钱。他心里期盼着,有一个部门或者是一支队伍,能让湄公河恢复往日的宁静。

  谭建华等到了。2011年12月9日,湄公河联合执法队伍建立,收到巡逻执法艇操舵兵的招聘信息后,谭建华急忙找到相关部门报名。

  “为国家开船”是谭建华报名的初心。正是那一年,经过层层筛选,35岁的谭建华被特招入伍,53102执法艇迎来“新舵手”。

  巡航艰难 他渡过道道险滩

  “看水走船,招手拉舵,花三梗四泡八尺,竖大拇指稳舵,竖食指右舵……”。怎样看水,怎样记录水文,怎样看手势,都是当年师傅教给谭建华的,这是在湄公河开船必须掌握的经验。

  然而,在云南省公安厅水上巡逻总队组建初期,执法艇上的民警一时难以适应湄公河恶劣环境,对湄公河航道及船艇驾驶无从着手。在这种情况下,谭建华勇挑重担。一方面,他带领战友们针对湄公河水域特点,开展专业训练,让他们在最短的时间内胜任岗位;另一方面,他多次与地方船商企业沟通协调,对船体设备提出合理优化建议,确保船艇在湄公河上的适航性。

  在53102巡逻执法艇上,谭建华是“老师傅”、是“活地图”。平时的理论授课里,谭建华图文并茂地对山区河流的航道术语、水文术语、操舵术语、各种类型河段航道与引航技巧进行详细讲解,直到大家听懂为止。在实际操作教学中,手把手进行“传帮带”,先在一般航道学操舵,再到复杂航道操作,先上水,再下水……经过他的调教,谭建华开始让他的徒弟进行下水航行“壮胆”,大胆地“口手并用”进行指挥,看着操舵民警的快速成长,谭建华严在脸上,喜在心头。

  “我开船再牛,也只能开一条船,联合巡逻执法艇现在这么多,不快点带出‘徒弟’行吗?作为一名特招船长,不仅是要自己会开船,更肩负着传帮带的重任,不然拿什么去面对国家赋予我的责任?”。谭建华说。

  因工作需要,谭建华还分别教授了众多老缅泰国家的执法艇学员。

  “大家很敬佩他,他技术过硬,为人很好,所教授的驾驶技巧相当实用,在他的指导下,我现在能够独立操作执法艇了!”老挝波乔省军区001执法艇艇长宋鹏高兴地说到。

  自水上巡逻总队组建至今,谭建华先后参加驻外执勤任务6次、分段巡航8次、中老联合驻训任务6次。在此期间,他不仅发扬不怕苦、不怕累的优良作风,和队友们一道全力做好驻外联络点的建设,还积极发挥自身优势,为老挝战友开展了153课时的船艇理论教学、80课时的安全行船专题知识授课、296课时实操教学。

  他的教授,不仅大大地提升了老方船艇业务水平,更进一步深化了彼此友谊,为湄公河联合巡逻执法合作大局打下坚实基础。

  真正让谭建华成为一名警察的,是2013年的一次抓捕行动。

  “那是我第一次参加抓捕行动,夏日里,烦躁的知了声、灼热的阳光、沉闷的心跳都让我印象深刻,我们要面对的可能是负隅顽抗的武装毒贩。”谭建华说。当日,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嫌疑船只却不见踪影,疑惑此时战胜了谭建华的紧张和恐惧。

  据谭建华分析,按照航速,船只应该到达预定抓捕水域,可为何现在还未现身?此时,谭建华大胆向指挥员建议,犯罪嫌疑人的船只,应该是由于水位下降的原因,要么搁浅,要么临时靠泊了。”

  抓捕分队立即出发往下游巡察,还对涉及到的危险水域航行风险进行了评估。谭建华更是主动请缨,驾驶摩托艇前往水位复杂、危险频发的孟巴里奥浅滩进行侦查。

  战机稍纵即逝,谭建华驾驶老挝001执法艇负责阻断后路,同时对两岸进行一级警戒,防止武装分子疯狂报复。

  之后,谭建华驾驶执法艇安全通过了道道“鬼门关”,在关键时机驾驶执法船到达事发水域,为抓捕提供了最有利的条件。此次行动共抓获毒贩5人,缴获毒品579.7千克。

  险情当前 他露出“看家本领”

  2012年1月15日,此时的谭建华正在湄公河上执行第二次巡航任务。

  19时30分,当编队抵达金三角水域时,编队指挥所突然接到盛泰11号民船“在湄公河航道会龙河口水域遭遇非法武装枪袭,需要立即救援”的报警。

  在天黑水浅的不利条件下,谭建华只能依托探照灯摸黑前行,快速向事发船只靠近。当晚10点30分,谭建华所驾驶的执法艇到达了事发水域,成功营救出被困船员。

  在护航编队全程护送盛泰11号回国的途中,盛泰11号在经过帕山急流滩时突然发生触礁,船体进水导致航速减缓,正值湄公河枯水期,水位条件根本无法满足盛泰11号自行过滩。谭建华在充分进行风险评估后,利用执法船艇动力优势,在全体执法队员齐心协力下,采取拖带形式帮助盛泰11号安全过滩,圆满地完成护航任务。

  同样,在2021年8月31日,谭建华再次亮出“看家本领”拦截并逼停嫌疑船只。当日,谭建华充分发挥水上行船技艺,与嫌疑船只展开了生死时速的水上博弈,12名偷渡人员被当场抓获。

  谭建华的“看家本领”并不止这些,十年106次的巡航任务,造就了一名货真价实的船艇专家。

  在这十年里,谭建华在每一次巡航过程中,都详细记录着湄公河航道的水文变化。根据106次的巡航任务经验,他编写了总计130万字和340幅手绘航道图的《澜沧江-湄公河航道与引航》,其中《澜沧江-湄公河航行参考图》更是填补了湄公河航运空白,经申报国家知识产权局,目前已经取得了著作权。不仅如此,谭建华还结合湄公河实际,针对执法船艇操纵设备现状大胆发明创新,自创了“滑板式流线型舵叶”用于解决山区河流浅水航行难题。他的多项研究理论成果受到了公安部、云南省公安厅、水上巡逻总队以及各级海事部门和相关航运院校的广泛好评。

  巡航十年,谭建华笔耕不辍。他积极探索船艇操纵技术创新,撰写的《山区河流弯窄浅险航道人字型操纵创新技术》《新时期上湄公河开放水域船舶水上事故联合救援机制探析》等船艇学术论文,总结凝聚了澜沧江—湄公河几代跑船人的智慧结晶,目前已成为航运同行争相借鉴参考的“宝典”;不仅如此,他根据在湄公河上二十多年对水上事故的所见所闻,结合事故教训编写了十几万字的《湄公河航行船舶水上事故警示录》,免费提供给湄公河广大船舶、船员进行安全警示学习,大大提升了湄公河航运船舶安全航行。

  谭建华还利用专业特长协助驻外联络点对沿江流域事故船只积极开展水上救援,成功完成了“617”沉船打捞等救援任务,救助遇险船只7艘,挽回经济损失650余万元,用实际行动践行了初心誓言,赢得了船民们的信赖与好评。可以说,谭建华是中老缅泰联合巡逻执法十年安全无忧的航道“守护神”。

  他先后荣获公安部授予的“中老缅泰湄公河联合巡逻执法先进个人”、中老缅泰四国联合表彰的“中老缅泰湄公河联合巡逻执法个人突出贡献奖”、云南省公安厅授予 “扫黑除恶”三等功等诸多殊荣。

  如今,在云南省公安厅水上巡逻总队的巡逻执法艇上,人人都像谭建华,守得一方安澜不易,锻造一支“水上铁军”更难。有他们在,湄公河依然美丽,航道上风景旖旎。

  (来源:云南省公安厅水上巡逻总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