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1月9日,云南省施甸县老麦乡茨桶村将村民禁止参与网络赌博、防偷渡、防范电信网络诈骗行为写进《村规民约》,基层治安难点问题治理编入村民自治内容成为了老麦派出所“枫桥经验”本土化的一次有效尝试。在这个仅有698户的小村庄,贫困发生率曾达48.58%,由于村寨距离乡政府所在地有6.6公里,进村道路蜿蜒曲折,支路尤比主路宽,仅岔道就有10余条,极易迷路。“卫生环境差、治安盲点多”这一度曾给老麦派出所接处警快速反应、基层社会治安管控带来阻力,被村民戏称为“苍蝇村”。2021年该村迎来了“蝶变”,现在走进茨桶村可以看到村容整洁、村风文明。到处是监控摄像头,村内3名吸毒人员戒断毒瘾3年以上无一人复吸,村内50多公里山村公路危险地段全部安装防护栏、防撞桩,12个月未发生一起交通安全事故,矛盾纠纷从年均5起下降到3起,调处率达100%,老麦派出所“枫桥之治”结出了硕果。

  主动协商让警务模式从“被动”走向“牵引”

  “接触不到群众的民警解决不了群众的问题,公安派出所的枫桥经验本土化首先就要最广泛的增加民警与群众的触点。”这是施甸县公安局老麦派出所民辅警形成的一种共识。早在2017年脱贫攻坚开始的时候,该县人大常委会就向老麦乡茨桶村派驻了3名驻村工作队员驻村,一项项群众最关心的难题摆到了工作队员的面前。除了扶贫攻坚中的经济社会发展问题,摆在派出所所长面前的就有道路交通安全隐患多、留守老人儿童风险大、治安防范能力弱三大治安管理类难题需要解决。然而由于共建部门各出方案,难以形成合力,共建、共治、共享成为了“一人一把号,各吹各的调”,实际治理效果并不好。

  “协商在基层、解难在基层,将发展和治理的主动权交还给群众,行动力留给自己。”在县人大驻村工作队员的极力推动下,各共建部门合成发力,老麦派出所把握住了这次增加“触点”的契机,主动将自身融入群众,最大限度沉到村组,逢协商必收集社情民意、必开展防范宣传、必担当共治职责。同时,派出所将“百万警进千万家”走访中发现的各种治理问题、隐患,在协商中提出来共同解决。

  针对2019年以前茨桶村曾发生过多起侧翻事故,派出所建议将村民自觉遵守交通文明行为写入村规民约,并排查出极易引发侧翻事故的20余处危险路段纳入协商会议予以解决。2019年县人大与老麦乡党委政府极力协调2218万元的国开行项目,两年硬化村内道路56.36千米,并在20余处派出所提出的隐患点安装了防撞栏、防撞桩,2020年至今全村再也没有发生过农用车辆和摩托车侧翻事故。

  像这样的问题,老麦派出所在与共建单位和群众的协商中解决了10余件,搬旧寨村民小组露天水塘也被加装了防护围栏,村民的活动风险区变成了风景秀丽的荷花池观景区。派出所所长杨德寿介绍,很多需要改善基础设施的问题如果只由公安一家解决肯定解决不了,通过派出所主动融入群众中、融入当地经济社会发展中发现问题,牵引各个部门合成发力,才能实现“派出所想办、群众愿办、各部门合办”,最终彻底解决问题。

  治中求致让社会治理从“治标”转入“治本”

  “走进茨桶村,社会面看不到村民有字花、打麻将等这些赌博行为,现在大家都在忙着发展产业提高自家的收入。”茨桶村第一书记、驻村工作队队长赵应武说,这一方面得益于群众产业发展的积极性很好,另一方面则是许多青壮年劳动力外出务工。

  据村委会统计,在茨桶村实有人口3157人就有400余人在外地务工,这就意味着村里有着200余户留守老人、儿童家庭,这类家庭成为了村两委和派出所关注的家庭,每月必访至少一次“关注家庭”成为了一项社会治理共建、共治、共享的机制。“派出所不仅只建立家、警、校联动机制确保孩子的安全环境,对于有留守老人和儿童的家庭,派出所还要联动村委会、学校、工作队员每月进行入户走访关注其生产、生活、学习等情况,今年我们在全乡就帮教了20余名学生。”社区民警王富林说,抱着对这些家庭和下一代孩子负责任的态度,对留守青少年的走访矫正工作成为了一种常态。

  除了服务的深度有所提升,在服务的广度上派出所也下足了功夫。施甸县在全县范围内推广“雪亮工程”,动员群众在村寨主要路口和庭院广场安装监控摄像头。老麦派出所极力宣传推广的同时,与村级治保会考察了相关视频监控摄像头的位置,提出了有利于防范和侦查破案的“最佳安装点”,推动茨桶村300余个监控摄像头安装使用。现在,在茨桶村视频监控室可以看到,治保会人员正在对视频探头进行巡查,而民警根据巡查时间、范围等问题进行指导。2021年期间,茨桶村未发生过一起盗窃案件。

  从被动等接处警的“治标”到延伸服务深度和广度的“治本”,民警带动的服务群体成为了共治单位和部门,社会治理的主体人员成为了村民协商和广大群众。据统计,2021年老麦乡全乡接处警数为158起,茨桶村仅占3起,其中2起救助1起纠纷,全村全年仅发生1起网络赌博行政案件。

  防患未然让服务管理从“单管”变为“群管”

  进入2021年,老麦派出所民警针对近年打击网络赌博、防偷渡、防电信诈骗这三大热点难点治理,在村民协商会上通报了这起网络赌博行政案件。这起因1名村民利用手机参与网络赌博的案件,引起了村两委的警觉和驻村工作队员的重视和关注,立即通过协商对村规民约进行了修订和补充。

  村委会、治保会能够发现和制止社会面上的村民违规、违法行为,却难以发现网上违法行为。将禁止村民参与网络赌博写入村规民约加大了村民自治的自主性,把灌输式宣传转化为村民自治中的自觉遵守,把“一人谈”变为“多人讲”,“一所管”变成了“群众管”,监督治理变得更广泛入微。

  今年6月,村民王某主动上交火药枪1支,消除了社会不安全因素,缉枪治爆宣传深入民心。11月10日,派出所、卫生院、县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大队等部门联动,宣传相关出入境管理政策,确保了38名缅籍通婚妇女注射疫苗不漏一人。在驻村工作队、村两委、司法所、治保会、调解委员会等多部门联动下,老麦派出所接处警的两家王姓村民建房土地争议被顺利调处,有可能发生的矛盾升级隐患被有效消除。

  这种“各炒一盘菜,共办一桌席”的合力,促成了茨桶村真正实现了基层社会治理由差到优的“蝶变”。在茨桶村“两委”的党员承诺栏上可以看到,从党总支书记到党员都亮出了乡村振兴的党员承诺,含括产业发展、社会治理等多项计划目标和完成时限。党总支书记王永贵说:“经济发展的路宽了,农村滋生违法犯罪的土壤就少了,治理的方法也就更好了。这是一个双向互补的良性循环。”

  老麦派出所这一只“蝴蝶”已经和驻村工作队员一起,牵动了整个茨桶村社会共建、共治、共享的“同频共振”, 2021年茨桶村被农业农村部评为2021年第二批全国乡村治理示范村,而这一殊荣在云南保山市仅有三个村委会获得。老麦派出所所长杨德寿说:“创建枫桥式公安派出所,发挥好我们民警的杠杆撬动作用,将民意当警情、以真心赢信心,形成社会治理合力,在乡村振兴的路上我们还有更多的空间把服务做得更好。

  (来源:施甸县公安局新闻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