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们生存的大自然里,似乎没有什么不可成林的。除了树林,还有石林、沙林、土林等等。如果在城市钢筋水泥的丛林里,觉得闷了、烦了,可以到这些自然之林里,去呼吸呼吸新鲜空气,在与大自然的亲密接触里释放自己。

  生活在绿水青山、田园如画的昌宁,虽然不用担心会有那种烦闷的感觉,却也会有想到处走走看看换换心情的想法。森林去腻了、果林摘烦了,那就去土林看看,在泥土的气息里,感受大自然不一样的魅力。

  土林,是第四系湖相、河流相的粘土、砂、砾石的松散堆积物,在干燥气候环境中,受季节性雨水的淋蚀、冲刷而成。这些堆积物,是在地表流水的侵蚀下,被切割得千沟万壑的。

  在某些层位中,由于铁质胶结物富集,风化后形成质地坚硬的铁帽,使其下部的粘土及砂砾层得到保护,雨水的淋蚀力减弱,从而形成如塔如柱的土林,尤如古城堡的遗迹,拟人拟物的形象,千姿百态,栩栩如生。最有名的,要数云南元谋土林。

  昌宁的土林,没有元谋的那么有名,但在鸡飞、湾甸、珠街等很多干热的河谷地带附近都有分布,虽规模不大,但点缀在绿色的世界里,却是一种别样的风景。

  曾经好多次在远处看过鸡飞“槽子”土林,也偶尔在珠街黑惠江峡谷拍到过土林,但真正钻进土林深处与土林对话,却是在湾甸坝的下甸村坝边,在一片看似很小的土林深处,用一个多小时的穿行,感受了一次不一样的“地下”之旅。

  湾甸的土林和其他的土林一样,站在旁边看去,土状堆积物塑造出成群的柱状地形,不用任何人介绍,也能让人想到“林”字。一棵棵柱状的土“树”,造型各异,有的像人有的似物,栩栩如生,形态逼真,可任由人自由联想,在大脑里拼出一幅幅精致细腻、别具神韵图画,甚至引入到一个个神话世界里。

  湾甸的土林又和其他的土林不太一样,那些土“树”不是一个个光秃秃的塔,而是与许多树和草相互交织在一起。有的树直接立于土“树”之顶,而有的树则是从底部与土一起成长,并超过土成为土“树”的伞,给了土林以绿荫。一岁一枯荣的草,往往长在土“树”的顶上,犹如人的头发的各种不同发型,在风中轻轻摇曳。

  随58岁的当地村民谢芝印钻进土林深处,一股原始、荒凉、粗犷的气息扑面而来,婉若走进一个由沙沟、荒山、幽谷构成一个蛮荒远古的世界,可以尽情地享受原始的、粗犷的、自然的美。

  谢芝印说,这里藏着他儿时的记忆。小时候,他和小伙伴们经常跑到这里捉迷藏,玩“打仗”游戏,有时候不想读书不想干活也会跑到土林里藏上半天,直到肚子饿了才溜回去。

  “这么多年了,这个土林随时都在变却又一直没变。” 谢芝印说,土林的土“树”一直都在变化着,有的变细了,甚至有的倒了,但新的又“长”了出来。还有一些土“树”上面长出了树长满了草,每一次来都有不同的感觉。

  “这土林里是冬暖夏凉。”如谢芝印所说,在秋老虎正猛的时节钻进土林深处,确实能感到一种特别的凉爽,这大约就是大自然的气息了。找个稍微开阔的地方抬头看,一洞蓝天上,白云轻轻掠过土“树”上的树梢或草尖,让人在另一种形式的自然之美里,静下心来,感受大自然无穷的魅力。

  湾甸土林在不同的季节不同的时间有不同的感觉。阳光下的土林,是一个个硬朗挺拔的汉子;冬天晨雾中,土林若隐若现,婉如柔纱缠绕的少女。冬季的土林温暖如春,夏天的土木清爽舒适,这种变幻让土林充满了神秘感。走进土林深处,在变幻里寻找消亡,盼望新生,就能自然而然地把自己融入到无生命的土“树”林间,自由呼吸泥土的气息。

  土林,是一种流水侵蚀地貌,是水土流失的艺术结晶。湾甸土林面积虽然不大,但类型姿态多样,色彩丰富,构成了较为完整、系统土林发展史。如果再加上鸡飞、珠街等河谷里的土林,在昌宁就能对土林这种特殊地貌的演化、发展、消亡以及防止水土流失,进行较为系统地研究,保护好土林具有特别的意义。

  湾甸的土林,看似孤独实际并不寂寞,因为周边就是农田、是村庄,是人们赖以生存的家园,还有许多小鸟、昆虫在歌唱。这些土长成的“树”,用一种特别的方式,静静地守望着、见证着这片土地的昨天、今天和明天,等待着人们钻进大地深处,心怀崇敬,与大自然融为一体。(吴再忠)

  (来源:保山市委宣传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