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喳喳喳喳”……深秋午后,走在昌宁县城北面的田间道路上,突然被一阵吵闹声吸引,循声望去,原来是十来只个头较大的鸟,正在一棵大树上打打闹闹。

  是什么鸟呢?一边“隐蔽”着快速接近大树,一边用相机的长焦镜头“锁定”目标。终于,黑白相间的鸟儿渐渐清晰,仔细看了又看,原来是一群喜鹊,正在那里喋喋不休地“争论”着。

  “这是什么鸟?这么大、这么吵。”九岁的孩子这样问。也难怪孩子不知道这是什么鸟,即使是现在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初一看也未必一下子就能认出它们来。就算是一些上了年纪的人,见到它们也会想起一句“久违了”。

  其实,喜鹊是曾经昌宁城乡最常见的鸟之一,与麻雀、家燕一样,经常在房前屋后、田边地头,与人们的生活相依相伴,并不动听但高亢嘹亮的叫声,伴随着人们春种秋收,早起晚歇。当年人们对它们的熟悉程度,远比被称为“黑头公”的黄臀鹎、画眉鸟等现在常见的鸟要高得很多。

  喜鹊,雀形目鸦科鹊属的一种鸟。体长40-50厘米,雌雄羽色相似,头、颈、背至尾均为黑色,并自前往后分别呈现紫色、绿蓝色、绿色等光泽,双翅黑色而在翼肩有一大形白斑,楔形的尾远较翅长,嘴、腿、脚纯黑,腹面以胸为界,前黑后白。

  喜鹊常出没于人类活动地区,喜欢将巢筑在民宅旁的大树上,全年大多成对生活。记得小时候,屋后的老杞木树上就有一个喜鹊窝,常年都会有喜鹊在那里叫唤。调皮的孩子们喜欢掏鸟窝,但对喜鹊窝却只能干看着不敢动手。一方面,因为喜鹊的巢筑得高,让人望而却步;别一方面,大人常说喜鹊是吉祥鸟,如果掏了它们的窝,会招来厄运。

  喜鹊叫,喜事到。不仅在昌宁这样的小地方,就是在整个中国,喜鹊都是吉祥的象征。有一个传说最为传神:传说唐贞观末期,有个叫黎景逸的人,居在京郊外的村子里,他的家门口有棵大榆树,树上住着一窝喜鹊。平时他经常撒些食物,给这只喜鹊吃,渐渐地,人和鸟之间便有了感情。一天,黎景逸不小心,被冤枉而进了大牢狱,这令他很是苦恼,不知自己何时能重获自由。令他没想到的是,有一天,他喂食的那只喜鹊竟然停在他的狱窗前欢叫不停,好像有什么好事要告诉它。他心想,难道要自由、要出去了?果然,三天之后他不但被无罪释放,还因受冤而得到了一笔赔偿。原来,是这只喜鹊变成人,忙前忙后帮他打通了关系,为他洗清了冤屈。

  民间流传甚广的“牛郎织女鹊桥相会”传说,搭桥的也是喜鹊。有这些故事印证,画鹊兆喜的风俗大为流行,品种也多种多样:如两只喜鹊面对面叫“喜相逢”;两只喜鹊中加一枚古钱叫“喜在眼前”;一只獾和一只喜鹊树上树下对望叫“欢天喜地”。流传最广的,则是鹊登梅枝报喜图,又叫“喜上眉梢”。喜鹊不但能报喜,还能够预报天气的晴雨。古书《禽经》中就记载:“仰鸣则阴,俯鸣则雨,人闻其声则喜。”就连日理万机的乾隆也不忘给它写诗:“喜鹊声唶唶,俗云报喜鸣。我属望雨候,厌听为呼晴。”

  喜鹊是一种杂食性鸟类。据资料介绍,喜鹊一年的食物中,80%以上是危害农作物的昆虫,如蝗虫、蝼蛄、金龟子、夜蛾幼虫或松毛虫等,15%是谷类与植物的种子,偶尔也食小鸟、蜗牛与瓜果类以及杂草的种子。从这可以看出,喜鹊对人类是很有益处的,是实实在在的益鸟。

  资料介绍,喜鹊分布范围广,不接近物种生存的脆弱濒危临界值标准,种群数量趋势稳定,因此被评价为无生存危机的物种。但此前的相当长一段时期,由于大量使用农药和化肥以及环境污染等因素,致使喜鹊的种群数量减少,不少地方已难以见到。近些年,喜鹊在昌宁虽还偶有“消息”,但已很难偶遇,特别是像此次发现的多达10来只的一个群,更是难得一见。

  喜鹊在树梢上,有的开心地吵闹着,有的独自静静地看着,动静有致,别有趣味。一只喜鹊还在树上表演起了“绝技”,只见它从一个树梢起飞下落一段后,在空中急停转向上飞翔,用一个近乎完美的“大回还”,稳稳地落在原来所在的树梢。旁边的喜鹊叫得更欢了,仿佛一群裁判争先恐后地喊出“10分”。玩够了喜鹊争先恐后地“扑”向旁边的一片玉米地,开始了他们的保护庄稼的工作,“谈笑”之间,不知又有多少害虫“灰飞烟灭”。吃够了,又一只追着一只飞上树梢,开始它们的嬉戏打闹。

  “喳喳”,“喳喳”……喜鹊不知疲倦的叫声充满欢乐。听着听着,似乎听明白了。原来,它们在说:这个地方的空气好、环境好、人友好,就在这里呆着不走了!(图/文  吴再忠)

  (来源:保山市委宣传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