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播出了《保护多样性 共建人与自然生命共同体》,作为云南省保山市龙陵县夹竹桃科球兰属家族“新成员”——高黎贡球兰的画面也上了报道。同时该球兰的“身影”还登上《数读<中国的生物多样性保护>白皮书》宣传海报。这也是高黎贡球兰2020年“蹿红”网络后,再度引起社会公众的广泛关注。

高黎贡球兰的花朵(郁云江/摄)高黎贡球兰的花朵(郁云江/摄)

  在高黎贡球兰成为“网红物种”背后,还隐藏着夹竹桃科球兰属家族的其他“成员”。2017年5月至2020年9月期间,国家林业和草原局昆明勘察设计院生物多样性调查团队在龙陵小黑山省级自然保护区在开展野生动植物本底资源调查时,发现了球兰属植物新物种并将其命名为高黎贡球兰。至此,中国球兰属物种增至48种和1变种。“目前对高黎贡球兰的分布范围、生境状况、药用价值等方面的研究尚处于‘空白’。下一步加强对该物种的监测、深入研究等工作显得尤为重要。”该院高级工程师赵明旭说。

缅甸球兰(郁云江/摄)缅甸球兰(郁云江/摄)

  2021年9月,龙陵小黑山自然保护区科技人员在开展野外巡护时,发现了中国新记录物种缅甸球兰。据专家介绍,缅甸球兰原分布于缅甸北部和西部、印度东部。在中国境内仅发现分布于云南的铜壁关省级自然保护区、景东哀牢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和墨江西岐桫椤省级自然保护区。“缅甸球兰在龙陵的新发现,既为龙陵小黑山自然保护区球兰属植物家族再添新成员,也使缅甸球兰在中国境内又添了一个新分布点。”中国科学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研究员谭运洪说。

多脉球兰(赵明旭/摄)多脉球兰(赵明旭/摄)
 伊甸球兰(赵明旭/摄) 伊甸球兰(赵明旭/摄)

  据悉,目前已知龙陵县球兰属植物有高黎贡球兰、缅甸球兰、伊甸球兰、云南球兰、恩格勒球兰、黄花球兰、香花球兰、多脉球兰、薄叶球兰、山球兰、荷秋藤等11种,其中包括1新物种、1个特有物种和3个中国新记录物种。球兰属植物不仅具有较高的观赏价值,还有很高的药用价值和科研价值。“球兰属植物对原生境的温度、湿度等条件要求十分苛刻。随着球兰属植物种类在龙陵的不断发现,也使龙陵小黑山自然保护区越来越受到世人的关注。”赵明旭说。

恩格勒球兰(丁洪波/摄)恩格勒球兰(丁洪波/摄)
香花球兰(赵明旭/摄)香花球兰(赵明旭/摄)

  球兰属植物主要有攀援型和悬垂型两种类型,因其伞状花序常为球状,花清香如兰,故名为球兰。据赵明旭介绍,在热带的亚洲其他国家,球兰属的一些物种与蚂蚁是“共生”的。它们除了生长在蚁巢上外,这些球兰会通过特化叶片附着在树皮上,或叶片与叶片之间形成“小室”吸引蚂蚁前来筑巢,其根侧在蚁巢中生长。蚂蚁筑巢或捕食可为球兰带来额外的养分,并为球兰传播种子和驱赶采食的昆虫。同时球兰还为除为蚂蚁提供“巢室”和分泌蜜物作为蚂蚁的食物。(郁云江 侯云鹏 廖勤昌)

  (来源:保山市委宣传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