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新冠疫情爆发以来,保山一直面临着境外疫情输入的巨大挑战。边境地区乡镇的各族群众抱定“镇守边关、视死如归”的决心,以炙热的家国情怀,手相牵,团结一心,共同筑起了边境疫情防控的“铜墙铁壁”,民族团结的旗帜高高飘扬在近170千米的边境线上。

  一

  猴桥镇原名古永傈僳族乡,地处腾冲市区西北部,与缅甸接壤。2020年末,全镇总户数7138户,总人口29162人。其中,傈僳族5271人,占总人口的18.1%。

  长塘村,一个只有174户人家的抵边村。境外疫情爆发以来,全村就有20多名党员主动报名参与到边境疫情防控工作中。

  为了参加边境值守,今年47岁的蔡敬发停了家里正在建设的新房,自带行李前往海拔2300米的密赛树卡点。蔡敬发说:“作为一名少数民族党员,自己就是一面旗帜。为了边境一线的百姓安全,在大疫面前,我们要冲在前面,守护好边境线,不让疫情越境。我会在这个卡点一直守下去,一直到疫情结束,我不后悔。”

  驻守在猴桥镇三岔河水库西侧旧街小组的蔡新艳,是一名党员和两个孩子的母亲。今年2月以来,作为社区的包组干部,蔡新艳、蔡新丽、郭娟巧3位傈僳族妇女和另外一名男同志就一直驻守在这里,对来往人员逐一询问,测量体温,造册登记,一条流程各个环节一样不落。

  蔡新艳的丈夫蔡能华是巡逻员,蔡新丽的丈夫窦文周是边境守卡员。两对夫妻,都在各自的岗位上坚守着。因为工作的原因,两个家庭聚少离多,有时1个多月也没能见上一面。蔡能华和窦文周在的地方没有手机信号,要打电话,就得跑很远的地方去找信号。

  “你们两家都是各忙各的,埋怨过丈夫吗?打电话的时候都说些什么呀?”

  “不会,只是长时间不见么,发发牢骚。”蔡新丽眼睛里含着眼泪说:“就说,你守边关,我守家园。”

  郭娟巧,也是一名党员,孩子才3岁。由于孩子长时间见不到妈妈,就会经常打电话来,没事找话讲。每当这个时候,她都是躲到一边去接电话。

  “我经常看见小巧边打电话边抹眼泪。”蔡新艳说。说到孩子,3个女人都把头偏向一边,泪水掉了下来。

  蔡新艳的两个孩子放假了,只能待在家里,出不了村,也见不到妈妈,还要自己做饭吃。而蔡新丽的大儿子也参加了防疫工作,在七八千米外的地方守卡。母子见不了面,只能在手机里视频,相互鼓励和安慰。

  今年7月17日,野牛坡卡点发现有缅甸人掩护两名中国公民偷渡入境。在现场处置的猴桥社区村民蔡大勇等3人毫不畏惧,坚持步行10多公里,把偷渡人员押送到指定地点交给前来接应的人员。

  今年7月20日,猴桥社区疫情防控巡逻队正式上岗,并开始第一轮沿边护边巡逻。猴桥社区疫情防控巡逻队第一批次队员10人,全是傈僳族。他们由共产党员带头,进步群众参与,一直活跃在猴桥社区16.5公里的边境线范围内,将村寨、卡点连接起来,形成坚固防线,填塞疫情防控漏洞,协助打击走私偷渡等涉边违法犯罪活动。

  在沿边疫情防控工作中,各族群众扛起工具是农民,扛起旗帜是卫士,一旦发现可疑线索,立即上报镇村疫情防控指挥部,形成联动,快速处置。

  “虽然流汗走在国境线上,但真的不希望有疫情人员走过来。”不善言辞的长塘麻力坝巡逻分队队长熊利海说。

  二

  滇滩镇位于腾冲市北部,与缅甸克钦邦第一经济特区板瓦接壤,国境线24.7公里,有1条省级协议通道通往缅甸,有北3、4、5、和北4附1号界桩。全镇有7291户29418人,其中,少数民族4056人,占全镇总人口的13.79%。

  辖区内驻有西营部队、边境检查站、边境派出所、交警中队等军警部队和云南陆军预备役步兵师第一团三营炮兵连。概括来说,滇滩是集边境、少数民族、工农旅、军警民等特点为一体的区域,镇情具有“小而全”的特点。

  镇长赵兴志说,滇滩镇深入实施“旗帜红边”工程,以红色引领聚心、红色文化育民、红色产业富边、红色治理美边、红色共建固边。大力推进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创建,传承发扬民族优秀传统文化。尤其在强边固防过程中,各族群众团结一心,充分发扬了爱国主义精神,真正体现出了各民族同胞永远听党话、跟党走、感党恩。

  明光镇西北部与缅甸克钦邦第一特区接壤,国境线长52.5公里,有6号、7号、8号、9号四个界碑及五条简易通道通往缅甸,从7号出境30多公里即是缅北重镇板瓦。辖区内有傈僳、白、阿昌、景颇等11种少数民族。2020年末全镇总人口为10366户40900人,其中少数民族3812人。

  今年57岁的周成刚是自治社区新寨子的傈僳族,也是一个地道的牧羊人。6年前,他来到黄柏园,建了山房,搞起了养殖。目前,他放养着36只山羊、50多头猪、100多只鸡。

  “十户联防好呢,就是防那些坏人把病毒带进来了。抓坏人么,我们积极了。”周成刚说,“这段时间,大家都很警惕呢。我们一边放羊,也一边瞧着有没有陌生人过路,或者进了寨子。如果有我们就立马报告政府了。”

  去年,一起放羊的麻永国打电话给小组长说,有两个陌生人来山房要晌午吃。麻永国发现他们行迹可疑,就偷偷跑到菜园子打电话给小组长,报告了这件事。小组长骑着摩托车,一面往山房赶,一面打电话向社区汇报。社区在家的几个人也立马赶去山房。最后,两个从那边过来的人被交给了派出所。

  2020年,社区的7名巡逻队员在路上蹲点守卡一晚上,抓住了17个从那边跑过来的人和这边来接应的人。

  在腾冲市明光镇自治社区,近200名放牧的傈僳族群众兼做“情报员”,成为群防群控的哨兵,他们用自己的方式守卫着自己的家园。

  镇党委书记刘建章说,在边境地区,各族群众都抱定了“镇守边关、视死如归”的信心与决心,全力打造“红色国门”,充分发挥党政军警民“五位一体”强边固边工作机制,用好用活“村村是堡垒、户户是哨所、人人是哨兵”的立体化边境管控格局,做到守土有责、守土负责、守土尽责。

  三

  龙陵县坚持党建引领,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为主线,引导全县各族人民牢固树立“休戚与共、荣辱与共、生死与共、命运与共”的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从而推动全县新时代党的民族工作高质量发展。

  木城彝族傈僳族乡位于龙陵县城南部怒江下游北岸,与缅甸果敢隔江相望,有国境线19.71公里,为龙陵县唯一的少数民族边境乡。全乡有常住人口2830户9466人,主要居住着汉、彝、傈僳、傣、满等8个民族,共4011人,其中彝族2828人,占总人口的29.88%,傈僳族有1043人,占总人口的11.04%。

  寨光坡是一个彝族村,这里汉彝杂居,有102户380人,其中彝族215人,占人口总数的56.58%。

  在强边固防的紧要关头,光坡彝族人民充分发挥民族向心力,让同心抗疫的民族团结之花盛开边境一线。

  乌木寨村党总支书记番茂忠说,各族群众不分彼此,都意识到“不让疫情过怒江”的重要性,积极参与到守护好百姓平安、守护好神圣国土的行动中。

  在非洲安哥拉工作却仍然情系家乡的李祖香,捐赠5000元支援一线抗疫,因为她知道,无论身在何方,但生她养她的地方不能忘。各族群众纷纷捐赠,为持续奋战在边境一线的战士们打好后勤保卫战。守望相助的温暖正积流成河、聚沙成塔般汇聚起磅礴力量,民族团结的大爱终将筑起一道道温暖“抗疫防线”。

  “山风呼呼,无情的冠状病毒漫浸全球,风沙雪夜,巡边路上,抗疫突击队,不惧严寒酷热,不惧滚石掉落,不惧蛇蝎剧毒,不惧蚊蝮叮咬,钢铁铸成的血肉,视死如归,守在天险,护在国门,力堵瘟疫,誓死保护边疆人民的生命安全,谱写一首首民族抗疫之歌。”这是光坡人民在慰问信中写到的,当然,这也是木城卡点一线、巡逻路上的真实写照。

  “抗击疫情,也算我们一个。”光坡村各族群众团结一心,握指成拳,党员、居民群众主动请缨,在做好自我防护的情况下,积极参与。疫情最严重的时候在小组路口设置堵卡点,一张桌子、一条凳子、一个登记表、一个简单地帐篷,每天两户人家值守24小时,对外来车辆人员严格劝返、严格登记、严格消毒。充分发挥联防联控作用,用最朴实的方言、香堂话宣传着党委政府最新的防控措施和疫情防控相关知识,党员带着群众,汉族与彝族共同努力,让群防群治成为了阻断疫情蔓延的坚实屏障。

  老满坡村党总支书记郭玉琴,是一位彝族女支书,她说脱贫只是迈向幸福生活的重要一步,她将继续抓好乡村振兴、兴边富民等工作,促进各族群众共同富裕,促进边疆繁荣稳定。作为一名边境地区的总支书记,深感肩上的责任重大,一定按照总书记的要求,做好工作,带领村民发展生产,振兴乡村。引领乡亲们永远听党话、跟党走,建设好自己的美丽家园,维护好民族团结,为守边固边奉献自己的力量。(黄宝洲)

  (来源:保山市委宣传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