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多样性公约》缔约方大会第十五次会议(COP15)选择在中国云南昆明举办,这与云南丰富的生物多样性资源密不可分。在云南,群山与河谷纵横交错,生态系统复杂多样,各类珍稀动物、植物、微生物在这里繁衍生息,人与自然和谐相依,造就云南成为全球著名的“植物王国”“动物王国”和“世界花园”。神秘的高原秘境中,孕育了哪些神奇动植物?人们在保护它们时,又发生了哪些有趣故事?相约COP15,聆听生物多样性之美,让我们一起在自然之声里探索《七彩云南:万物共生的奥秘》。

  今年夏天,最为知名的动物界明星是谁?非“北移象群”莫属。在它们北移的一百多天里,吸引了全世界网友在线“追剧”追剧。今个儿去庄稼地里吃个免费大餐,明个儿组团到城里压个马路,后天到泥潭里舒舒服服地洗个泥浆浴,玩累了再找块空地集体温馨入睡……反正无论干啥,都是动物界新闻妥妥的“C位”。其实,15头亚洲象能够如此“大摇大摆”的“出游”,再成功回到栖息地,背后离不开众多护象人的一路追踪、一路呵护,在它们北移的这一百多天里,有哪些令人难忘的护象故事呢?让我们跟随曼妙的声音一起聆听《全民护象的中国故事》。

  相约COP15,聆听生物多样性之美。

  欢迎和我们一起走进《七彩云南:万物共生的奥秘》。

  如果要投票选动物界的明星,你会选谁?

  我想如果是我选的话,我会选云南亚洲象群“短鼻家族”中,那15头北移的亚洲象。

  2021年4月,这15头野生亚洲象离开它们传统的栖息地,一路向北走了一百三十多天,路程加起来超过了1400公里,途经了玉溪、红河、昆明3个州(市)8个县(市、区),最终又安全返回栖息地。这波操作,稳稳地占据着今年动物界的C位镜头,不仅在国内赚足了话题和关注度,还牵动全世界网友为它们“操心”。

北移象群。云南省森林消防总队供图北移象群。云南省森林消防总队供图

  这趟“旅行”,大象们倒是悠闲的“逛吃”,洒脱自在,却让背后的无数“护象人”难以入眠。云南省森林消防总队先后投入32名监测队员,开启了“大象不睡我不睡”的不间断监测模式。为守护象群的回家路,确保“人象平安”,沿途累计还有近两万多人次的警力和工作人员参与其中,有十多万群众疏散转移,投放近180吨象食引导亚洲象南归。

  在这一百多天里,诸多全民护象的画面也令人难忘:在玉溪,对于被象群吃掉的庄稼,村民表示:“大象贪吃点儿没事儿,它想吃就吃,我们庄稼吃掉了明年可以再长,大象如果出意外那就没有了。”在红河,为了不惊扰象群,庆祝传统节日时,当地群众不搞庆典,不点火祈福,转而通过粘贴“吉象”标语、为人象和谐送祝福、画出心中吉象、载歌载舞送“吉象”等方式表达对亚洲象的关爱。为了确保亚洲象顺利回家,沿途企业在亚洲象经过时,纷纷关灯停产,保持静默……

北移象群。云南省森林消防总队供图北移象群。云南省森林消防总队供图

  在这些护象行动实践中,现场指挥部的工作人员还总结出了“熄灯、关门、管狗、上楼”的工作口诀。

  这一幕幕感人的情景,不仅体现了全民爱象护象的文明善举,还成为中国促进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生动范例,也为我们上了一堂别开生面的生态文明教育课。

  作为国家I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目前亚洲象在中国境内,仅分布于云南省西双版纳州、普洱市和临沧市。经过多年保护,云南境内活动的亚洲象种群已从四十多年前的150头左右增加到现在的三百多头。

  眼下,15头亚洲象已经先后安全返回了适宜的栖息地,但关于它们的保护工作还远远没有结束。

北移象群。李星宇摄北移象群。李星宇摄

  在历史上,亚洲象曾经遍布黄河流域至云贵高原的大片区域,对它们而言,迁移是一种正常的行为。迁移有助于野象寻找新的栖息地和开展种群间的基因交流。并且大象的智力水平很高,具有一定的思维能力,对于迁移的路线能够形成记忆地图。它们对生存环境的适应能力也比较强,每次成功翻越高山、跨越桥梁或者利用人工设施的经验都可能得到积累。

  为了保护它们,国家林草局和云南省政府已经在着手推进“亚洲象国家公园”建设。同时,为避免再次出现亚洲象大规模迁移离开适宜的栖息地事件的发生,云南野生亚洲象的监测防控体系也正在构建完善当中。

  我们做了这么多,其实都只为了一个目的,那就是——人象和谐。因为地球不仅是人类的,也是它们的。

  关注“生态文明 共建地球生命共同体”,这里是COP15特别节目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期再见!

  (来源:COP15云南省筹备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