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死心眼,像是跟钱有仇似的,几百万元她都不肯出手。经商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遇上这种女人!一位园林商对濒危物种广西火桐培育成功者张定香的行为百思不得其解。

  张定香是腾冲市新华乡人,毕业于保山农校林学专业,后到西南林学院林学专业深造。她是新华乡林业服务中心的一名高级工程师,扎根基层32年,学的是林学,干的是林业,一直致力于营林造林护林工作。

  自从今年8月媒体报道了腾冲市新华乡发现有濒危物种广西火桐,在网上蹿红后,不少园林商看到了广西火桐的价值,纷纷来电求购,但都被张定香婉言相拒。甚至有一位园林商电话遭拒后仍自驾前来,愿意出资3000元一株,希望全部收购她培育的现存700多株移栽成活的广西火桐。面对200余万元的诱惑,张定香却不为所动,淡定地对他说:“濒危物种不能进行买卖,您还是请回吧。”

  她与广西火桐“艳遇”后,便一见倾心。19年持续呵护,培育出1400余株幼苗,把它从灭绝边缘“抢救”回来。如今临近退休,张定香却仍在为广西火桐的保护和推广种植而忙碌。

  意外邂逅“中国红”

  说起张定香与广西火桐的情缘,得从一场“艳遇”开始。

  2002年7月的一天,晨雾缭绕、细雨缠绵。张定香冒雨到新华乡几个村查看夏季造林工作。说来也巧,当她来到该乡何家寨村时,持续下了几周的雨总算停了。

  不一会儿,一条彩虹横卧天际,久违的太阳温和地照耀着大地。放眼望去,满山遍野的绿色中,有几株高大挺拔不知名的树木满树红花,开得正热闹,一朵朵、一枝枝、一树树,如同美丽女子穿着一袭红裙,阳光下红颜生香,微风中身姿迷人,犹如精灵,使整座山峦充满生机与活力。

  “这是什么植物?为什么开花时无叶……”如此秀美的花不禁触碰到她的心弦,勾出了一连串的疑问,她快步穿梭于附近农户家中,想刨根问底,遗憾的是村民们都不知此树真名,也说不清它的来历,只是说老辈子的先人不知从哪里搞到的种苗,连续几代人都有种植,最早种下的近百年了,祖祖辈辈都叫它“飞松”,也叫“中国红”。张定香实地踏勘后,其中有两株最大,要两个人才能合抱过来了,判断树龄应该至少有八十多年了。后来的日子里,她又发现该乡还有7株较大的、2株稍微小点的“中国红”。

  林学专业毕业的张定香,参加工作后一直坚持研读林业方面的书籍,积累了大量的专业知识,遇上这来历不明的“中国红”,让她像丢了魂似的,忙完手头工作便匆忙赶回家中,迅速翻开《植物分类学》等书目全神贯注地看起来。

  危机激发“不渝志”

  突然,一段图文资料映入眼帘:“广西火桐仅产于广西西南部,是我国3种火桐属植物中分布最偏北的一种,数量非常稀少,仅存野生植株3株,已濒临野外绝灭,属国家二级保护植物……”

  这让她惊愕不已:“我发现的是广西火桐!”回过神来,她喜上眉梢。“想不到在偏远的新华乡竟生长着11株,还极其幸运地被我发现了‘秘踪’。”可瞬间她又发起愁来:“广西火桐可是濒危植物,亟需拯救,我该怎么办呢?”她又拿起书本继续往下看:“现存物种都是亿万年演化而来的宝贵遗产……在自然界,一种植物灭绝往往会导致10—30种生物的生存危机。”这些敏锐文字如利器般锋利,深深刺痛了她的神经,因此张定香暗自立下誓言:一定要保护好家乡辖区内的火桐群!

  试验燃起“星星火”

  如何保护好珍稀火桐群?张定香认为,首先要掌握广西火桐的属性。于是,接下来的日子,每天忙完站上工作以及周末时光,她便带上干粮、骑上自行车就往何家寨村赶,执着与广西火桐频繁“约会”。

  “白天进村观、量、采、记,夜晚查找资料求证”的模式大概持续了一年,寒来暑往,在繁忙有序的奔波中,详细记录了广西火桐在四季更迭中的变化,全面掌握了广西火桐第一手资料。

  2003年10月,因多次到访,热情的火桐树主人给了张定香一捧火桐果,并邀请她品尝,看着灰褐色的果实圆润饱满,的确像果松的果实,只不过没有果松的坚硬外壳,其外壳有薄薄的一层壳,像花生皮一样,轻轻一搓就掉了。她便剥了一颗,果肉是白色的,闻起来有果松般的清香,放进嘴里,欣喜地嚼起来,的确肉酥微甜,清香诱人。仅吃了一颗,便不舍得再吃,把剩下的15颗果子装进了外衣口袋。

  张定香明白,最好的抢救和保护,就是找到种子培育新树苗。于是,她选了一小块乡林业站的试验地,便开始了广西火桐育苗试验。每天上班后、回家前,张定香的第一件事就是看看育种地里有没有变化。一个、两个、三个星期过去了,什么变化也没有,这让她在满怀期待与无限焦虑的矛盾中备受煎熬。但她仍坚持每天给育苗地洒上清澈的泉水,像照顾自己的孩子一样精心呵护。第28天,育种地里冒出13株幼苗,出苗率高达86%。她欣喜若狂,就像自己的孩子出生时一样激动!

  苗育出来了,可幼苗能否顺利成长还是一个未知数,所以接下来的管护工作她一点也不敢马虎。每天不管有多忙,都会挤出时间手拿一根竹片,俯下身去一遍一遍给小苗松土,为幼苗拔草除苔,动作谨慎娴熟,神情专注认真。7个月过去了,幼苗由原来的2厘米高长到了60多厘米高。看着日渐茁壮成长的火桐树苗,她开心地笑了,虽在别人眼里激不起浪花,却在她心里点燃了“星火”!

  一路前行“聚力跑”

  “一种植物一旦形成商品,往往伴随的就是对该植物资源的破坏,不利于保护。”在张定香看来,濒危不能作为珍稀植物的价值,而应该进入房前屋后、山林、园林,承担扮靓乡村、美化环境的功能,进而形成人人参与保护的局面。于是,她把第一批培育出来的13棵种苗全部送给了前来求苗的村民。

  2005年,张定香自费在新华集镇附近租了两亩农田,自掏腰包高价预订、购买了5斤种子,开始了第二次的广西火桐树苗培育。有了前期育种经验,第二批种子播下去后,29天的时间,嫩绿的幼苗出土1400余株。育种研究,繁重劳动无法避免,因此,家人“吃醋”地说:“这段时间,火桐苗更像是你最亲最爱的人,我们白天想见你么难啰!”

  2006以来,她把第二批培育出来的种苗,先后免费送给村民350多株、腾冲市沙坝林场130株,自己栽种了780余株,并记录了被赠苗者的信息,为的是今后好去查看火桐树的长势情况和给予他们技术上的指导。

  在守护和拯救广西火桐的路上,虽然难题不断,但她一路前行,一心坚持。就这样,光阴一年年流失,火桐苗一年年长大,她与群众的友谊也一年年深厚。八个春秋,第一批、第二批幼苗,分别于2011年、2013年成功开花!常去回访的张定香裤脚满是泥,多少艰辛只有她和她的家人更深知。但看着自己亲手培育的广西火桐苗在他人地块移栽成活、开花,她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而她的老公则又心疼又风趣地说:“呵呵,老伴啊,你当初追我都不像这样执着,追个火桐花一追就是十九年,辛苦了辛苦了!”

  把家乡打造成特色火桐之乡

  在她的宣传、感染和指导下,爱好育苗的村民何明元也培育出100余株,赠送村民76株。19年磨一剑,剑刃已初见锋利。截至今年8月31日,新华乡辖区内共有广西火桐1200余株,胸径15厘米以上超过60株,最大植株胸径超过75厘米,株高20余米。

  “相信在党委政府的支持下,在更多干部、群众以及社会各界志愿者的同心协力下,广西火桐的保护、推广之路定会跑出‘加速度’!”谈起广西火桐的未来,临近退休的张定香踌躇满志:“目前,在腾冲市新华等三乡镇相继确认发现国家二级保护植物、濒危物种火桐分布群落4个,最多是在新华乡。特别希望我家乡的11个行政村都种上广西火桐,把新华乡打造成为世界瞩目的特色火桐之乡,为乡村旅游的发展注入新的活力”。(图文/龚祖金 毕春艳 东山书院)

  (来源:保山市委宣传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