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8日20时8分

  云南14头北移亚洲象

  安全渡过元江“回家”了

民警用无人机拍下的大象睡觉画面民警用无人机拍下的大象睡觉画面

  5月25日,北移亚洲象群进入玉溪峨山,玉溪警方抽调巡特警支队4名精干力量组成无人机监测组,跟随指挥部执行象群监测任务。截至7月9日,象群离开玉溪市进入红河州石屏县,特警组完成了持续40余天的监测任务,途中经过4县(区)11个乡(镇、街道),行程达7000余公里。

民警使用无人机追踪象群的身影民警使用无人机追踪象群的身影

  任务艰巨 勇担重担

  监测组组长罗家全说:“我们平常用无人机追踪犯罪嫌疑人,侦查取证,从来没有想过用无人机追踪大象……”

  接到监测象群的命令后,大家的第一感觉就是“极具挑战、难度不小”。但队员们没有丝毫犹豫,以最快的速度进入角色。一边执行监测任务,一边还要通过“实战实训”的方式历练精兵,帮助属地公安机关带训7名警用无人机“飞手”,提升实操技能和实战经验。持续40余天的无人机监测任务,监测组仅在6月3日象群离开红塔区进入昆明境内后短暂休整3天,6月7日象群进入玉溪境内的易门县,监测组再次前往一线,直至7月9日象群离开玉溪境内进入红河州石屏县,40余天的监测任务,监测组累计起降1125架次,飞行近348航时,采集回传GPS坐标2026次。

无人机拍下的象群离开树林画面无人机拍下的象群离开树林画面

  直面挑战 攻坚克难

  监测队员李仁培说:“为了传坐标我一只手开着车,一只手举着手机找信号。天气炎热潮湿,背上长了湿疹奇痒无比。山里的蚊子太毒了,隔着衣服还能咬……”

监测组在村舍屋顶上监测象群监测组在村舍屋顶上监测象群

  持续40余天的监测任务,让监测队员深切地体会到无处不在的挑战和困难。象群行踪捉摸不透,监测组每天工作时间都在12至24小时,没有轮换人员。大象先后途经峨山、红塔区、易门后再次进入峨山,经新平进入红河州石屏县,监测组行程7000余公里,象群每移动1公里监测组就要移动10到15公里。6月17日至21日,象群反复在易门、峨山之间来回移动,经常中午还在山上睡觉,天黑已经到山脚觅食,到半夜又回到山上休息,监测组顺着盘山公路紧紧跟随。4名党员民警自觉地形成一个战斗堡垒,在实战中历练精兵。为了确保象群不消失在视线内,监测组需要实施24小时不间断飞行。

  队员们不仅要面山林中的困难,还要克服无人机电池续航、通信信号弱、食宿条件艰苦等问题。有时候象群钻进大山和深箐里,手机信号全无,监测组经常与指挥部失去联系,为了传一个坐标信息和图片,要开着车或者步行爬到地势高的山上找信号发坐标信息。队员的手机长时间使用发烫,大家只能几个手机交替使用,并用湿毛巾给手机物理降温。

民警正在为无人机更换电池、做航前检查民警正在为无人机更换电池、做航前检查

  随机应变 守护平安

  监测队员李靖宇说:“无人机经常挑战极限,飞着飞着就没有信号,遥控、图传全无,只能开着车去追无人机,好几次险些坠机……”

  民警在实战中逐渐摸索出一套适应复杂环境跟踪监测的战法。7月7日21时许,象群在短暂出现几分钟后突然消失在监测员红外成像镜头里。民警持续无人机飞行近3个小时40余架次,都未能找到象群踪迹。大家重新分析坐标轨迹图,在确定象群会趁着夜色下山觅食,只要守住西、北、东3侧与村庄接壤的区域,一定能找到象群后,3架无人机同时起飞,盯住了3个区域。功夫不负有心人,7月8日1时10分,在一块田地里发现了失联近4个小时的象群,大家紧绷的神经终于又松了下来。

  1时30分,就在一组民警开车朝着象群停留的村子开去时,象群朝着村外移动,山上的监测队员在屏幕上看到象群与车辆距离越来越近,打电话提醒已经来不及。车上的民警与象群撞了个正着,最近距离不足10米,民警一个急停趁象群未反应过来缓慢退后,一直退了100多米才掉头离开。此刻,山上盯着无人机监测屏幕的队员替车里的同事捏了一把汗。

  (来源:云南省公安厅新闻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