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24日,昆明广福路某小区一 住户从高层往窗外扔杂物,在强大的冲击力下,坠物砸伤一人,致其头部受伤缝了六七针,并入院接受治疗。

  行走于高楼之下,危机或也悬于头顶。

  治理高空抛物行为,各地都在积极探索。今年4月,云南省首例高空抛物罪案件在昆审理;6月,昆明市呈贡区在两个小区架设了128台“向 上”的高空抛物监控摄像头,在精准取证环节上发力。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高空抛物治理考验着地方政府社区治理现代化的智慧和手段,在昆明市的探索举措里,已初步形成了“事前-预防、事中取证、事后-追溯”全环节综合治理探索。这样的全链条式治理,能否守护好每个人头顶上的安全,或许还需要观察和等待。

  “事中-取证”“高空抛物监控摄像头”破解取证难

  7月底,记者在呈贡区乌龙街道春融社区惠景园小区监控室看到,日常监控大屏旁,设置了一台屏幕,监控画面是小区所有楼栋的各外立面。这就是呈贡区正在试点的“高空抛物监控摄像头”。

  在呈贡区委政法委副书记陈华看来,呈贡区成为“吃螃蟹的人”具有很多必然性。从2018年始,呈贡区率先在全区217个小区内全面推广实施智慧安防体系建设。随着建设不断深入,区委政法委发现,呈贡区高层建筑密度大,写字楼、住宅小区、学校教学楼加起来超过60栋。更为重要的是, 2000年以前,呈贡区曾发生过4起高空抛物引发的纠纷,4起案件都具有一个共性:取证难,导致权责难以认定。 其中一起让陈华印象深刻:该案件已进入司法程序,但是由于无法查清责任方,最终整栋楼20多层50多户面临被起诉的风险。

  在用科技化、信息化手段创新社会治理的当下,如何找到治理高空抛物的 “突破口”成为摆在呈贡区面前的现实问题。为此,呈贡区委政法委提出,将 “高空抛物治理”纳入智慧安防体系,用 新型手段来防范高空抛物带来的隐患, 也为云南省在高空抛物“取证环节”作 出有效示范。

  “精准追责难,取证是关键。”陈华介绍,今年6月,试点小区装上了128套监控设备,绝大多数监控设备以“地对空”的形式安装,在“地对空”探头覆盖不到的高层区域,增加“空对地”监控, 形成视角互补,实现全覆盖。在试运行期间,高空抛物摄像头发现一业主将生活垃圾从高空丢出,由于“精准锁定”, 公安机关上门对其展示了视频物证,并对住户进行了治安处罚。

  “事后-追溯”全省首案为高空抛物行为上“锁”

  2021年3月2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刑 法修正案(十一)》将高空抛物入罪的第二天 晚上,昆明市西山区居民刘某某从其五楼的 住所将一个啤酒瓶抛出窗外,致使一辆正在 行驶的轿车后挡风玻璃被击碎。

  案件发生后,西山区检察院以涉嫌高 空抛物罪对刘某某作出逮捕决定。4月21 日,昆明市西山区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了该 案,并当庭宣判,以高空抛物罪判处被告人 刘某某拘役二个月,缓刑三个月,并处罚金 2000元。这起案件,是《刑修(十一)》正式 施行后,云南省首例高空抛物犯罪案件。

  审理这起案件已经过去近 4 个月,主 审法官,西山区法院党组书记、院长杨越仍 印象深刻。“这类案件,完善证据链是难 点。但除了取证,对于‘高空抛物’这一行 为到底造成什么样的后果进行的评判,也 就是‘追责认定’环节更是关键。”如何追 责?杨越在庭审中考虑更多的是:何谓“高 空”、何谓“抛物”、行为后果应如何界定 ……对于新类型案件来说,如何能够在明 确了被告人主观、客观、危害结果后,又追 究其刑事责任,这是本案审理的重点。

  通过首案的审理,更要让公众看到“高 空抛物罪”的警示意义。在杨越看来,云南 首案的意义,就在于打破很多人对“违反社 会公共管理秩序不会带来严重后果”这一 认知,给“抛物者”和“潜在抛物者”以警示: 高空抛物导致严重后果,须承担刑事责任。

  为此,杨越特意将常用于未成年人刑 事案件审理程序中的“法庭教育”用在该案 件庭审中。

  “城市里高楼林立,万家灯火里有你也 有我,但没有人愿意生活在一个高空随时 可能落下物品、时刻威胁生命财产安全的 社会……你从五楼往下抛掷啤酒瓶的行为, 严重妨害了社会管理秩序,给行人及车辆带 来很大的危险,我们今天严格依照法律规 定,追究你的刑事责任,希望你能深刻认识 到自己行为的危害性,永不再犯,严格遵守 法律、遵守基本道德准则和行为规范……”

  面对着侵害人和座无虚席的旁听席, 杨越的这番话超越了案件本身。“法官不只 是裁判,还要对侵害人进行教育和感化。作 为首案,我们希望能够通过案件审理达到广 泛宣传的目的。”她表示,追责认定让公众明 白,“头顶上的安全”有法律来守护,而在社 会中遵守价值准则则是公民义务。

  案件审理结束,关于高空抛物罪的宣传才刚刚开始。作为庭审的延伸,西山区法院数次组织干警走进老旧小区,为居民详细解读高空抛物的危害性、需要承担的民事责任和刑事责任等,他们将司法职能延伸、参与到更深层次的基层社会治理中。

  “事前-预防”探索“高空抛物防范”作为配套设施

  不管是呈贡区在“事中-取证”上所作 的尝试,还是西山区法院在“事后-追溯” 上作出的延伸,都在通过自己的方式指向 一个环节“:事前-预防”。

  高空抛物,有了法律的守护,却更需要 每个生活在其中的公民拥有与之相匹配的 道德约束和行为规范。要实现这样的目 标,不能是政府部门的“一厢情愿”,更要搭 建出一个“双向通道”。

  “防范于未然,将‘抛’的行为和‘抛’ 的代价进行宣传,这才是治理高空抛物的根本手段。”陈华表示,不管是“监控摄像 头”取证还是高空抛物罪入刑,都表明“伤 害”已经发生,不可挽回的结果已经造成, 只有从源头上遏制,让高层住户不再抛物、明白抛物要付出的代价,才能达到预防的效果。呈贡区委政法委将在近期开展高空抛物进社区、进校园、进机关知识宣传,并针对不同年龄段的住户做好“菜 单式”宣传,为高层住户打上“预防针”。

  当然,他也清楚,要让“道德”约束成为全民的自律行为,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为 此,呈贡区委政法委想要探索,在条件更为成熟时,将让开发商把“高空抛物防范”作为房屋建设开发的配套设施,甚至是开发商取 得建设许可证等文件的“硬性要求”与前置 条件“。要把‘高空抛物监控摄像头’作为新建小区的一个门槛,需要各级主管部门的配合来形成监管闭环,这是源头治理、系统治理和综合治理的必要手段。反过来说,如果开发商将这些问题考虑到了,那么项目立项审批上也会有更多方便。”陈华说。 不能让高空抛物成为新的“城市文明 阴影”,这将会是社区治理现代化的一个指 标,体现着社区治理的升级,更考验着地方执政者综合治理的智慧和手段。昆明市的这些有益尝试和考量,也让人更加期待。

  本报记者 闵楠 摄影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