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处腾冲市龙川江源头的明光镇自治村,依托充足的草地和林地资源,大力发展生猪、肉牛、山羊、绵羊、土鸡等特色养殖。在长期的养殖过程中,有一大批傈僳族群众成为了专业的放牧人。他们往往在距离坝区较远的山谷、河滩等水草丰美的地方建盖山房,专门搞起了养殖业。据统计,2020年底,自治社区共有山房150余处,专门的放牧人,有近200人。

  记者来沿着小塘河前往距离自治街7公里的黄柏园。从国境线附近的深山里流淌出来的清澈河水,在欢快地流淌着。小河两岸的草场上,牛羊成群,在悠闲地啃食着青草。

  在周成刚的山房外停下车,只见山房河边山房附近的草场上,养、猪、鸡遍地跑。一头老母猪带着8头小猪正悠闲地在草地里嬉戏。看到人来,急忙警惕地带着小猪往山房里跑去。

  自治社区村务监督委员会主任麻文旺用傈僳族话和正在放羊的一位傈僳族汉子打过招呼后,告诉我们说,他就是我们要找的周成刚。今年57岁、家住自治社区新寨子的傈僳族老汉周成刚,就是一个地道的牧羊人。6年前,他来到黄柏园,建了山房,搞起了养殖。目前,他放养着山羊36头、50多头猪、100多只鸡。

  以成群的猪养为背景,在开满野花的草地上席地而坐,一次别样的对话在河水的唱和下开始。

  “你知道疫情防控这件事吗?”

  “咋个晓不得!大喇叭天天讲,说要防。村里的人随时到寨子来搞排查,发传单。诺,路上设了好多卡,有些地方好拉了铁丝网呢。”

  “村上搞十户联防,你又给晓得?”

  “么,咋个晓不得!”周成刚笑了起来,从裤兜李掏出手机给我们看,可是摇晃了几下,就是没有信号。

  “昨日打大炸雷,街子的喇叭被打哑了,今天一天放不响。手机信号也打断了。”向导麻文旺冷松冷松地笑着告诉他。

  “哦。背时了,难怪今天一个电话不有。”他把手机小心地放进裤兜,“十户联防好呢,就是防那些坏人把病毒带进来了。”

  “抓坏人么,我们积极了。”周成刚说,“这段时间么,大家都很警惕呢。我就是这股人,可以讲,大家都认识。我们一边放羊,也一边瞧着给有生人过路,或者进寨子。一有么,我们就立马报告政府了。”

  “昨去年,那边放羊呢麻永国就打电话给小组长说,有两个生人来山房要晌午吃,说是饿死了。”麻文旺补充说,“马永国就偷偷跑到菜园子打电话给小组长报告。小组长骑着摩托,一面往山房赶,一面打电话向社区汇报。社区在家的几个人也立马敢去山房。最后,两个从那边过来的人被交给了派出所。也是昨去年,我们社区的7个人在路上蹲点守卡,一晚上就抓住了17个那边跑过来的人和这边来接应的人。不容易了,过后想想,要不是过来的人又累又饿,我们7个人咋个整得成。”

  在腾冲市明光镇自治社区,近200名放牧的傈僳族群众兼做“情报员”,成为群防群控的哨兵,用自己的方式守卫着自己的家园。(黄宝洲  杨景皓  姜维  段绍飞)

  (来源:保山市委宣传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