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总有一些看似毫无关联的事,冥冥中却有着很深的缘分。就像《生物多样性公约》的196个缔约方和“凤翎南现”鸟类科普展中“世界最全鸟类邮票”展览之间,因为对鸟类保护共同的关注,被联系到了一起。

  在人类过去的发展历史中,由于人口的急剧增加和对自然资源的疯狂掠夺,地球上的生态系统受到了极大地冲击,生物多样性也受到了挑战。1987年,世界环境和发展委员会发表了一份名为《我们共同的未来》的划时代报告,向世界呼吁“一个健康的、绿色的经济发展新纪元”。

  于是,1992年,在距离北京17000多公里,与北京相隔11个时区的巴西里约热内卢,联合国环境与发展大会的各参会国共同签署了《生物多样性公约》,旨在保护濒临灭绝的植物和动物,最大限度的保护地球上多种多样的生物资源,以造福于当代和后世子孙。

  2006年5月14日,著名探险家金飞豹在世界屋脊向珠峰峰顶发起最后突击的关键时候,他发现在这个人类需要靠氧气瓶、羽绒服才能维持生命的极端环境里,乌鸦竟然还能在这里振翅飞翔。自此,他对鸟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鸟类也成了金飞豹探险路上永不缺席的伙伴。

  一旦心有所属,便会责无旁骛、不计回报地投入。从2008年开始,出于对鸟类的喜爱,金飞豹在开展探险活动之余开始着眼全球,以鸟类专题收集邮票,不少邮品是他从国外跳蚤市场顶着炎炎烈日、慧眼识珠淘来的,有的则是付出不小代价、历尽周折从收藏家手上得来,从这小小的方寸之间,金飞豹领略到了世界异鸟珍禽的风采,为濒危鸟类的生存状况牵肠挂肚,更为生态环境恶化导致灭绝的鸟类扼腕痛惜。

 西澳大利亚早期邮票,首张发行于1861年。 西澳大利亚早期邮票,首张发行于1861年。
2004年中国发行的绿孔雀小型张2004年中国发行的绿孔雀小型张

  直至2018年,金飞豹潜心收集的14558枚鸟类邮票,获得了吉尼斯世界纪录“世界最全鸟类邮票”认证。获得殊荣后,仍然没能停下金飞豹继续扩充鸟类邮票收集的脚步,在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第十五次缔约方大会即将在昆明召开之际,当金飞豹重新梳理这套已经扩充至16500枚的邮票时,意外地发现,在其所涉及的全球315个国家、地区及海外属地中,尽然毫无遗漏的包含了《生物多样性公约》中所有196个缔约方(其中欧盟未发行过邮票)所发行的鸟类邮票!

 吉尼斯世界纪录“世界最全鸟类邮票”认证 吉尼斯世界纪录“世界最全鸟类邮票”认证

  在“凤翎南现”鸟类科普展上,各个缔约方通过邮票这种世界通行的文化IP和图形语言,不约而同地向大众讲述了一个关于鸟类的故事,这实在是一种冥冥之中、心有灵犀的约定。

  鸟类是人类眼中一道“飞翔的风景”

  邮票的方寸之间,是最能展现各国文化艺术水平的“迷你舞台”。此次展出的邮票,不单饱含着各国人民对鸟类喜爱的深情,更充分展现了各缔约国在生物多样性保护方面的风范。本套邮品中最古老的邮票要数西澳大利亚于1861年发行的黑天鹅邮票。西澳大利亚是黑天鹅的故乡,其首府珀斯有“天鹅城”的别名,我们不难想象,当100多年前的匠人,用自己的一双巧手塑造这栩栩如生的黑天鹅的时候,他们是多么的引以为傲。

展览现场(秘境百马供图)展览现场
 金飞豹向嘉宾介绍展品 金飞豹向嘉宾介绍展品

  展品中的奥杜邦纪念邮票,出自美国画家约翰·詹姆斯·奥杜邦之手。约翰·詹姆斯·奥杜邦是美国著名的画家、博物学家,他绘制的鸟类图鉴被称作“美国国宝”。奥杜邦从小时候开始就对大自然和鸟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喜欢徜徉在无拘无束的田野和森林里。奥杜邦一生留下了无数的画作,他的每一部作品不仅是科学研究的重要资料,也是不可多得的艺术杰作,他先后出版了《美洲鸟类》和《美洲的四足动物》两本画谱。其中的《美洲鸟类》曾被誉为19世纪最伟大和最具影响力的著作。

奥杜邦鸟类画作奥杜邦鸟类画作

  在中国,也同样有被誉为“最美设计”的鸟类邮票——中国鸟。中科院昆明植物研究所研究员王立松这样评价邮票设计者曾孝濂:“曾老师的画可以把人美哭!”曾孝濂老师现任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教授级画家,中国科普作家协会会员,美术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国云南美术家协会会员,长期从事科技图书插图工作,已发表的插图有2000余幅。曾孝濂毕生精力都在科学和艺术之间寻求结合点,用绘画形式讴歌大自然、宣传呼吁保护鸟类、保护珍稀植物、保护地球环境。

曾孝濂鸟类作品曾孝濂鸟类作品

  在曾孝濂四十多年的科研和艺术生涯中,他应约为国家邮电部设计了多套邮票:1991年6月25日 T162《杜鹃花》、1992年3月10日 1992-3《杉树》、1996年5月2日 1996-7《苏铁》、1997年5月9日 1997-7《珍禽》、2000年12月12日 2000-24《君子兰》、2003年3月5日 2003-4《百合花》、2004年9月19日 2004-18《绿绒蒿》、2006年3月12日 2006-5《孑遗植物》、2008年2月28日 2008-4《中国鸟》。

邮票《中国鸟》邮票《中国鸟》

  《中国鸟》邮票获得了第十三届政府间邮票印制者大会最佳连票奖,这是中国第一次也是迄今为止唯一一次获得该项奖项,填补了国际大奖的一项空白,意义深远。面对2008年国家邮政局给到的《中国鸟》设计命题,曾孝濂经过再三考证和思考,最终决定用小版张的形式把不同地域的几种鸟浓缩在一个虚拟的空间中,互相穿插、各得其所,营造一个非客观真实但又貌似自然和谐的环境,以增强邮票的感染力。在这个设计思路下,我们才在这张邮票上看到了真实生存环境与虚拟环境的结合;看到了以“家庭”形式出现的鸟类群相;看到了各种鸟各行其是、自然生动的不同姿态。

  共同保护即将消失的美好

  邮票对于21世纪的新一代来说,可以说是一个很陌生的品类了。随着互联网的飞速发展,电子邮件也早已代替了传统邮件在人类通讯中的作用和地位。快节奏的生活让人们更需要“嗖”一声抵达的信息,传统的“鸿雁传书”或许会在人类通讯史上彻底成为历史。邮票也不再承载其“已付费待传递”的功能,我们也只能通过收藏爱好者的分享,才能领略到这些独特的历史文化。

  同样可能面临消失的,还有邮票中的动物们。此次展品中,很多邮票内容包含多种已经灭绝的鸟类(如:渡渡鸟、古巴红鹦鹉、旅鸽、恐鸟、大海雀等)以及濒危物种(如:圣卢西亚鹦哥,百慕大圆尾鹱,纯色鸽,圣文森特鹦哥,波多黎各鹦哥等)。

古巴1974年8月28日发行的《灭绝鸟类》邮票。鸟类依次为:渡渡鸟、古巴红鹦鹉、旅鸽、恐鸟、大海雀。古巴1974年8月28日发行的《灭绝鸟类》邮票。鸟类依次为:渡渡鸟、古巴红鹦鹉、旅鸽、恐鸟、大海雀。
安提瓜和巴布达1993年4月5日发行《濒危物种》邮票。鸟类依次为:圣卢西亚鹦哥、百慕大圆尾鹱、燕尾鸢、食螺鸢、帝王鹦哥、纯色鸽、圣文森特鹦哥、波多黎各鹦哥。安提瓜和巴布达1993年4月5日发行《濒危物种》邮票。鸟类依次为:圣卢西亚鹦哥、百慕大圆尾鹱、燕尾鸢、食螺鸢、帝王鹦哥、纯色鸽、圣文森特鹦哥、波多黎各鹦哥。

  曾经,他们也是这个地球的主人,也许因为物种进化的自然淘汰,也许因为环境破坏或人为因素的干预,它们有些已经彻底退出了历史舞台,有些只存有很少的数量,面临严峻的生存环境。当人们只能在这小小的方寸间才能领略这些物种美丽独特的身姿时,那种对心灵深处的撞击,才是唤起人们保护生物多样性意识的“药引子”。

  金飞豹总是擅长用深受人们喜爱的事物,讲述背后感人的故事,将那些应该被人们看到的情感和精神传递出去。此次“凤翎南现”鸟类科普展,通过用邮票这种特别的方式来展示生物多样性,就是希望唤起人们对鸟类的关注,自发的去保护鸟类。

  保护生物多样性是所有缔约方共同的意愿

  邮票自古就与信息传递相关,非常巧合的是,这套“世界最全鸟类邮票”中囊括了《生物多样性公约》中全部196个缔约方(其中欧盟未发行过邮票)发行过的鸟类邮票!这看起来像是一个偶然的“巧合”,实际却是一场共同关注的“心灵碰撞”。

  可以说地球上凡是有生命迹象的地方,都有鸟类的身影,鸟类对生存环境的选择也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被选择地区的环境状况。这场始于对鸟类关注和喜爱的邮票收藏,最终向人们传递了196个缔约方不约而同都在关注“环境风向标”——鸟类的信息。包括中国在内的各缔约方,早就从鸟类这一与人类生存联系最紧密的生物,注意到了保护鸟类、保护生态多样性的重要性。

  免费向社会大众开放的展览,卸下了一切功利的门槛,充分展示了中国云南作为COP15大会东道主,早已敞开怀抱,热烈欢迎前来参会的社会各界及各缔约方。而这些邮票可以算是缔约方提前派来的“信使”,代表196个缔约方,为大会的隆重举行“打CALL”。我们不难想象,当COP15大会到来之际,各国代表能在远隔千山万水的中国云南,看到这份来自各自家乡的邮品时的骄傲与喜悦,这将是我们献给196个缔约方来宾最好的礼物。(张文娟)

  (图片来源:秘境百马)

  (来源:COP15云南省筹备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