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云南省玉溪市红塔区新兴州城街区的小院,彭寿山老人病倒在床上,家人都慌了。原籍玉溪市新平县的赶马人彭寿山,几经漂泊,终于在峨山县城安家,娶妻生子,靠做甜白酒谋生。晚年疾病缠身,就搬到新兴州城,与在那做生意的大儿子彭润之同住。一日昏昏沉沉病倒在床上。一位邻居说:“北门街的聂鸿仪大夫,妙手回春,药到病除。”彭润之说:“我马上去请!”聂大夫到了彭家,诊脉开方抓药。彭寿山服药后,一天天好起来。

  彭寿山由儿子彭润之、女儿彭寂宽陪伴,登门拜谢聂大夫。在聂鸿仪的药铺门前,彭家人向救命恩人聂大夫鞠躬作揖行礼。彭寿山得知聂鸿仪中年丧偶,便有心将女儿许配给他。彭寿山:“我有心将小女许配给你。”聂鸿仪:“我何德何能,中年得此佳偶!”彭寂宽一旁听到父亲的话,低头垂手而立。聂鸿仪托媒人到彭家提亲,不久,便用花轿将彭家女儿吹吹打打迎娶到聂家来。

  成婚后,夫唱妇随,恩爱异常,不过几年,彭寂宽便为聂家生下两男一女。一位亲戚对聂鸿仪说:“大地方比小地方好谋生路。”聂鸿仪觉得亲戚的话有理,便决心举家迁往昆明城。

  聂鸿仪在昆明城甬道街72号租了一所房子,临街是药铺,后院是居所,彭寂宽把前后院都打理得井井有条。一九一一年九月初九,重九起义爆发。当晚,聂鸿仪刚好出诊,很晚才回家。彭寂宽坐立不安,直到丈夫冒着枪林弹雨回到家里,一颗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聂鸿仪说:“好险啊!我走的都是背街背巷。”彭寂宽说:“你回来就好了,外面兵荒马乱的。”

  一九一一年腊月二十八日,成春堂后院楼房传出一声洪亮的婴儿啼哭声。聂鸿仪人到中年又得一子,抱着刚出生不久的幼子,喜出望外。彭寂宽说:“快给娃娃取个乳名吧!”聂鸿仪说:“就叫他‘嘉祥’吧,吉祥如意,长命百岁。”玉溪中医聂家的四子“嘉祥”,日后长大了就是“人民音乐家”聂耳。

  (来源:云南省委网信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