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孟通山所产细茶,茶名湾甸茶,谷雨前采者为佳。”这是明《景泰·云南图经志书》卷六里,关于今天昌宁县南部茶叶的记载,也是迄今为止对指向性明显的关于昌宁茶最早的记载。

  书中记载的细茶究竟在哪里,这个答案尚无从考证。但这几年由一家叫“顺昌古道”的企业生产的“土司贡茶”,却总能勾起对那段记载并不完整的历史的兴趣。于是,在春茶飘香的季节,与在昌宁县城经营“土司贡茶”的陈子一起,到曾经湾甸土司最后府邸所在的勐统镇,于土司茶园里寻茶,在一片树叶里,品味历史的沧桑。

  对于这片位于勐统坝边青龙山上的古茶园,其实并不陌生,早在七年前的春天,就曾到这里看过,并陪着一个媒体的摄制组到此拍摄。后来也曾走马观花再去看过一次。再去时,眼前的所见还是被震惊了,七年前那些被矮化了的茶树,已经长成了小灌木林,细长的枝条、细嫩的芽叶,自然而然地展示着“细茶”的样子。当然,此细茶未必就是彼细茶,但却仍然能激起人心中的遐想。

  站在茶园的高处,透过茶枝的间隙,可以看到勐统坝满坝的香料烟花,还有掩映在茶树林间的庄园,隐隐约约露出一些青瓦灰墙的轮廓,无言地讲述着历史、现实与未来。同行的陈子忍不住换上了傣族服饰,与小姐妹一起走进茶园,演绎起了当年傣家小卜少采摘茶叶的故事。

  七年前,曾经听过土司后代的讲述,说这片茶园是其祖辈用骡马从遥远的勐库驮茶籽回来种植的,不仅种了青龙山,还种了今天叫做大白树曾经叫做白虎山的另外一片茶园。据那位土司后人的讲述,种植这两片茶,一来为了让自己喝上好茶,二来也为了解决风水问题,所以种在了青龙、白虎两座山上。

  对于湾甸土司的历史,能查到的记载并不是很多,而且由于缺乏记载和传承,即使是土司的后人,也讲不出太多。查阅历史,《明史·土司制》记载,明洪武十七年(公元1384年)置湾甸县,至永乐元年(1403)正月,析麓川平缅地置湾甸长官司,直隶都司。次年十月庚午,明朝建制,将信符及金字红牌颁发给湾甸土司,并在湾甸设立红牌镂金敕书谕之曰:“尔当安分循理,谨遵号令,和睦邻境,益坚事上之心,则尔子子孙孙,世保境土及尔境之民,永享太平,其各遵朕训。” 同年,西平侯沐晟奏“湾甸地近麓川,地广人稠”,故于永乐三年(1405)四月由县升为州,全称“湾甸御夷州”,直隶云南布政司。治所在今昌宁县的西南湾甸,辖区包括昌宁南部至镇康东北部。湾甸土知州署,俗称土司衙门,最初设于湾甸老坝娥,后经历任土司不断迁移,至民国元年的1912年,第24任土司景绍文又将州署迁至勐统上街,即今勐统镇政府所在地。从这些记载来看,这茶园大约也是种于那个年代,至今百年有余。

  至于《景泰·云南图经志书》里所记载的“湾甸茶”,可以肯定与这片茶并无直接关系,因为早在土司衙门迁至勐统前,就留下了湾甸土司官进贡茶叶的故事。

  据土司后人讲述和民间流传的故事,当时湾甸土知州所辖之地,大多是蛮荒之地,经济发展水平很低,既无特产又无宝物。有一年皇帝召各地土司进京觐见,当时的土知州不知道该带点什么贡品,急得不行。口渴了,就泡了一壶采自孟通山上的细茶解渴,心中的燥热在不知不觉中祛除,于是灵机一动,用骡马驮了一些茶叶作为贡品动身前往京城。

  皇帝在一一看过所有土司的贡品后,不是金银财宝就是名优特产,最后被最不走眼的角落里的茶叶吸引了。于是命人现场冲泡一杯,四溢的茶香让龙颜大悦,迫不及待地喝下去后感觉神清气爽。于是,便将所有其他地方进来的贡品尽数赏赐送茶的湾甸土司,并指定这看着粗糙的茶叶为御用茶品,要求每年进贡。于是,土司贡茶便成为了昌宁茶直到今天的一个不朽的传说。这些传说,又与史书的记载刚好契合,其真实性就高了很多。

  在没有古树茶概念的那些年代里,无论是山上的细茶还是土司茶园里的茶树,其实都是滇红的原料,于是种在地埂上的大茶树便与其他许多茶树一样,被一次次去尖一次次矮化,所幸茶树本身的强大生命力,让它们活了下来,而且每年以鲜嫩的芽叶,回馈那些管理着它们的人。机缘巧合下,勐统一对兄弟被古茶树之风吹醒,给了自己也给了这些茶树一个新的春天。

  2015年,在家做茶叶初加工和经营销售的哥哥张永生看准了商机,买下了青龙山上土司茶园的经营权,这与在外从事茶叶经营的弟弟张永春不谋而合,兄弟俩联手对茶园进行恢复保护,并在茶林一角建起了庄园,“兄弟齐心、其力断金”,以勐统人对土司文化的认知,翻开了土司贡茶的新篇章。

  走进茶园一角的土司贡茶庄园,悠悠的茶香扑鼻而来,让人不知不觉沉醉其中。车间里,几名工人师傅一字排开,正在炒制早上从土司茶园里采摘而来的鲜叶,随着他们有序的翻炒,一片片茶叶由嫩绿逐渐变成黄绿,阵阵茶香从大锅边向着四面八方蔓延,香醉了庄园,也香醉了茶园。熟练地揉捻、熟练地晾晒,老师傅用一丝不苟的操作,细心地制作每一片茶叶。

  闻着茶香,陈子和另一位在浙江台州经营土司贡茶产品的美女也不愿做看客,戴上手套有样学样地翻炒起了茶叶,虽然看着手法不如老师傅们那么熟练,但那份认真的劲头,还是将她们对茶的热爱展现无遗。

  庄园楼上的茶叶仓库,似一个茶香四溢的图书馆。张永生一边慢慢地走,一边看着眼前的一个个茶饼、茶砖,犹如阅读着茶经,在茶香里与茶对话。张永生说:“对于土司的茶文化,我们现在掌握的还不是很全面,但我们始终想通过这样一种方式,让这沉淀于史海深处的茶文化复活,用心做好每一片茶叶,用一杯好茶传承昨天、书写今天、描绘明天。”

  “我最喜欢坐在这里喝茶,因为每喝一杯茶,就像是在听一段故事,让人醉在茶韵之中,却又心静不已。”坐在顶楼的茶室里,陈子一边泡茶一边感慨。

  的确,虽然关于湾甸土司的历史、湾甸茶的历史残缺不全,但这并不影响这段历史的真实存在,并不影响湾甸茶的历久弥香。在茶文化日渐繁荣的今天,能做的就是静下心来,于一片叫做茶的树叶里,品味曾经的沧桑,享受当下的幸福,放飞未来的希望。(图/文  吴再忠)

  来源:保山市委宣传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