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物是人类生产的第一需求。时至今日,面对家乡一盘盘从古旋转到今的水磨坊,我们不仅能看到先人的智慧,也能领悟到一代代人对美好生活的坚守和追求。

  在云南彝乡昌宁珠街,玉米面曾经很长时间都是人们的主要食粮。一碗碗金黄的玉米面,养育一代代人,一代代人创造了一个个奇迹,一个个奇迹成就了今天的美好家园。每当看到玉米面,那些和我一样吃着玉米面长大的人,只要想起家乡的水磨,仿佛又听到水磨的响声和玉米面的清香。

  黑惠江流域的上码河、羊街河、阿居河,是彝乡水磨坊集中的地方。三条河似三条长藤,长藤上的一个个香瓜,用水磨的响声和玉米面的香气,编织出了彝乡人最深的乡愁。

  与传统的手推干磨相比,水磨速度较快、加工产量高,节省人力。最重要的是,水磨磨出的面更细更软,打出的面馃饭口感好。直到20多年前,水磨依然是彝乡人粮食加的主要“机械”,一盘盘水磨即使一刻不停地转动,仍然还得排队等候加工。当然,村邻们也形成了一种不成文的规矩,先来后到的顺序不能随意打乱,而对那些有急事的人家,则可以随时插队。一座水磨坊里,磨出了人们最草根的纪律,最质朴的情感。

  渐渐地,随着玉米面不再是主食,机械粉碎机不断普及,大多数水磨也完成了历史使命,悄然退出历史舞台,成为了历史的记忆。时至今日,在珠街三条河上的数十座水磨坊,只有羊街河的谷满文笔磨坊还在转,主人张朝云夫妇还在坚守最后的水磨阵地。这座磨坊存在已有近百年,见证了岁月的沧桑,见证了社会的发展,也见证了这几年越来越多的人 “忆苦思甜”的回归,迎接着乡内还有周边许多人回头聆听水磨声声,回味玉米面的清香。

  “前几年,水磨不转了心中很不是滋味,现在想吃玉米面馃饭的人又多起来了,一听到这水磨的响声,就会觉得心花怒放。特别是还有许多年轻人专门来看水磨,让我觉得这水磨可以一直转下去。”守磨人张朝云老人深情地说,自己主是要守好这水磨,不仅与自己相伴,还要让它与后人相伴,用旋转的水磨磨出乡愁的浓香。(段相纪)

  来源:保山市委宣传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