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加载中,请稍候...

  春城的夜,你看到的或许是喧嚣,听到的可能是幸福,触摸到的也许是温暖,但在一个白天人山人海的地方,却有那么一群人,伴着星光,依然坚守在那个欢声笑语的舞台。

  冬季的海埂大坝,除了远眺西山“睡美人”的静谧、欣赏漂浮在滇池上的点点白帆,观赏和喂食海鸥一定是昆明人乃至海内外游客不可或缺的“规定动作”。然而,每每喂食,衣服上常会不幸“中招”海鸥粪便,大家在感叹鸥粪难洗的同时,一定没有想过,那些掉落在大坝上的鸥粪是被怎样清理干净的。其实,这些像“口香糖”一样黏在地上的鸥粪极难清理,它们掉落在地面,被风吹后会变得干燥,并牢牢粘在地上,普通的扫帚根本无法扫净。传统的方法是用小铲子一点点铲,但那样费时费力,也不便于游客赏鸥。

  那么,如此顽固的鸥粪要如何处理呢?海埂大坝一尘不染的秘密,便藏在了每个人群散去的夜晚。每当夜幕降临,游客渐渐散去,云南环卫工人们登场了。5台步道车顺次排开,其中一辆首先将需要冲洗的路面进行湿化,浸润已经被风干的鸥粪,随即环卫工人们手拿高压水枪,对准鸥粪,各个击破,经软化的鸥粪在高压的作用下,不再顽固,渐渐融在了水中。“冲洗鸥粪难度不大,却是个技术活,如何用巧劲而不是蛮力,如何找到最佳喷水角度,让作业更高效,都是有讲究的。”云南京环王志洪说道。

  王志洪今年43岁,负责海埂大坝及周边道路的日常冲洗作业,平均每天要用10车水,冲洗路面1450平方米左右。王志洪和50名同事守护着长约3公里的海埂大坝,白天重点清扫面包屑及白色垃圾,晚上则重点处理海鸥粪便。每一次拿起的水枪,每一步坚定的前行,都言表着他们对这里的爱与责任。日常工作时的单调寂寥,疫情发生时的恐惧焦躁,他们都未曾退缩,未曾动摇。王志洪犹记得2020年初疫情最严重的那段日子,海埂大坝景区关闭,没了游人喂鸥,景区工作人员便会定期集中投喂这些远道而来的小精灵们,“那时的鸥粪更难清理,特别集中,更重要的是消毒要到位”。

  环卫工作看似简单,却蕴含着不少“门道”。如今不再“一把扫帚扫天下”,机械化作业大幅提升,对环卫工人们的要求也越来越高。“我们不仅要了解每一种车型的性能,还要熟练掌握操作技巧,两者相辅相成。因为只掌握操作技巧不了解车辆性能,就达不到‘路见本色’的标准;而只了解车辆性能不掌握技巧,便会降低工作效率。”王志洪坦言,通过各种培训及实际操作中自己的学习,他现在可以通过听设备故障声,就知道车辆问题出在哪里,看到路面就能分析出该采用哪种方式。“清理海鸥粪便的作业技巧,也都是我们在作业中摸索出来的。”王志洪自豪地说到。

  “王志洪们”坚守在海埂大坝,为干净整洁的观鸥环境贡献着自己的专业力量。他们送走冬寒,迎来春暖,与来自西伯利亚的“精灵”相遇、相识、相守,守护着滇池的万顷碧波,守望着春城的日出日落。

  来源:京环海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