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玉溪江川九溪:腊月里糍粑香,一口糯香一口年味美食丨江川九溪:腊月里糍粑香 一口糯香一口年味) 

  进入腊月,云南很多地方会有一项重要的年俗活动——打糍粑。冒着热气的糯米饭放在石碓里,几人合力用干净的大木棍把米饭打碎。散发着糯米香,热乎乎的糍粑是很多人儿时难忘的回忆。随着时代的变迁,机器渐渐代替了手工,这种气氛也就少了。江川九溪糍粑远近闻名,进入腊月,九溪镇鸡窝村的史自芬一家,便进入了一年里最忙碌的时候。每到这时,到他们家买糍粑的人络绎不绝,为即将到来的春节准备年货。

  一天400多斤!糍粑走俏年货市场

  在九溪,当地人向来有春节加工糍粑的习惯,远方来客人,当地群众便会拿出糍粑用香油炸香,吃上九溪农民加工的糍粑,便有了过年的味道。和云南其他地方的糍粑不同,九溪的糍粑在制作时就会加入糖,做好的糍粑晾干后切成薄片,放入油锅炸熟,这样做出的糍粑既保持了糯米的香味,又有均匀的甜味。

  史自芬今年已经53岁,从她记事以来,九溪的糍粑就是甜的,加入糖的糍粑口感更好,香甜的糍粑,也寄托着人们对甜蜜生活的向往。

  史自芬说,做糍粑的每一道工序,都决定着糍粑的口感。为了让人们吃到儿时记忆里的味道,多年来,她一直坚持着老辈们做糍粑的工序和配方。这段时间,糯米蒸出的香味总是弥漫在史自芬的家里,每天,她要将400多斤糯米做成糍粑,在她家的“厂房”里,一块块成型的糍粑块依次排开,等待着时间的催化。

  糯米放入水中泡上3天,待水分将糯米浸透后,沥干水分,倒入甑子中,用大火将糯米蒸熟。趁热将蒸得透亮的糯米饭倒入“轰隆隆”的机器中,机器的另一端口则伴随振动声缓缓地流出白花花的糯米泥,根据口味加入红糖或者白糖。再把糯米泥倒入方形的木盒磨具里冷却,放置4到5天后,将凝固后的糍粑倒出磨具,在阴凉处再静置5天,便可进行切片,晾干后的糍粑片可保存2年。制作糍粑的过程十分繁琐,但史自芬的坚守和传承,当地人总能从她制作的糍粑里,品尝出儿时的味道。

  “村里做糍粑的少了,但大家依旧延续着吃糍粑片的传统。”史自芬说。2009年,她开店专门制作糍粑,取名“姊妹糍粑”,从那以后,史自芬制作的糍粑便成了村里的招牌。每年进入冬月后,史自芬的糍粑生意便渐渐热起来了,腊月后更是迎来了制作、销售的旺季,四里八乡的村民会涌向鸡窝村,购买她制作的糍粑。

  史自芬告诉记者,进入端午后天气变热,做出的糍粑口感就不行了,所以端午后,就不能再做糍粑,只能等冬天到了再做。

  回忆:舂槌声声响 糍粑香浓迎新年

  史自芬至今都清晰地记着儿时村里制作糍粑的场景。那时,每当春节将至,村里人便相约到村里一位老奶奶家里做糍粑,因为她家有做糍粑的工具,一个扁大的石碓,还有悬在石碓上的粗木头,木头的另外一头,连接舂糍粑的“动力装置”——可供四个人同时用脚蹬着使力,为石碓上的粗木头提供动力的设备。

  腊月里,村里最热闹的地方,就是有打糍粑工具的老奶奶家。天一擦黑,干完农活的村民便端上蒸熟的糯米饭,放入石碓里,成年人便会踩上“动力装置”的踏板,四人一齐发力,带动石碓上的大木头砸向石碓里的糯米饭。这时,坐在是石碓旁的老奶奶两手熟练地翻动被打的黏黏的糯米饭。

  史自芬家距离村里打糍粑的老奶奶家不足百米,每到村里打糍粑,史自芬便会到这里,呆呆地看着。村里的小孩都喜欢这个时候,在零食匮乏的时候,这一天打出的糍粑将是村里的孩子们未来一年的零食。

  每次打糍粑,石碓里可以放上10到12斤冒着热气的糯米饭,打的过程要趁热打粑,越快越好,如时间久了,糯米饭冷了就难打烂了。翻糍粑也要把握好节奏,不然大木棍就会砸在手上。在九溪,人们会将打好的糯米饭团放在家中5天左右,待糍粑有些硬度时,便用推刨将糍粑推城片状,再将糍粑片放在太阳下晒上一天,然后收到屋内通风的地方彻底阴干。每当有客人到家中,村民便会拿出糍粑片,热油炸香脆接待客人;做饭时,长辈们会用火将糍粑片烧熟,给孩子们解馋,那香脆甜糯的糍粑片,是当地人儿时难忘的美味。随着技术的进步,人们发明了机器磨糯米饭做糍粑,撩人乡愁的传统“打糍粑”也越来越少了。

  石碓打推刨推,要把传统技艺代代传

  零食丰富的今天,寄托着人们对甜蜜生活向往的九溪糍粑片,依旧是人们喜爱的美食。史自芬家的糍粑,也吸引了越来越多的食客慕名而来。2019年,她被评为江川区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传统技艺《糍粑制作》传承人。

  如今,除了传统的红糖糍粑和白糖糍粑,喜欢摸索的史自芬还创新了火龙果、橙子、紫薯、紫米等多种口味的糍粑片。

  机器加速了糍粑的生产、切片,但儿时用石碓、木头打糍粑的画面总在史自芬的脑海浮现,成为她久久不能忘却的记忆。她有个愿望,要建一个制作传统糍粑的作坊,这里不但要有祖辈们制作糍粑的石碓,还要有推糍粑片的推刨。制作糍粑的技艺也要代代相传,来到作坊的人,不仅能看到传统的制作糍粑的工具,还能看到祖辈们制作糍粑的全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