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在云南省保山市昌宁县,被称为“大明湖”的明山水库迎来了很多野鸭。大寒节气的最后几天,再次来到大明湖畔,不为邂逅夏雨荷,只为与候鸟一起度过一段欢乐时光。

  明山水库是昌宁的第二座中型水库,建于上世纪九十年代,是一个人工和自然完美结合的景观。冬日里,清澈的湖水将所及的一切纳入其中,水天一色,山水一体,美自无言。

  明山水库的候鸟,早在三年前的冬日就曾观赏过。记得那天,湖面无风,水平如镜。人于“潭面无风镜未磨”里,静静感受身心融入山水。这次到访,微风轻拂,把刚上三杆的太阳揉碎在水里,荡漾成一片粼粼波光。

  刚到水库边,透过长焦镜头就能看见,对面岸边的石头上蹲着一群黑色的大鸟,但明显不是野鸭,是什么呢。细细地看,终于认出这是昌宁人称之为“水老鸹”的鸬鹚,正在那里享受着阳光的温暖。

  转移镜头向湖面看,远处洒满阳光的波光里,还有一些“小黑点”,原来是许多野鸭,正在那里悠闲地嬉戏,享受着惬意、安逸、温暖。

  乘上水库管理所的小船,向水鸟聚集的地方驶去。“突突”的柴油机声引起了它们的警觉,刚靠近一点点,晒太阳的鸬鹚毫无征兆地展翅起飞,一个个乌黑的背影潇洒地掠过湖面,向着水鸟聚集的方向而去。

  小船慢慢地向水鸟聚集的湖面,水鸟警惕地向小山洼方向游走。刚能看清野鸭头部的绿羽,鸟却渐渐开始起飞,从两三只到五六只,最后群鸟齐飞。

  鸬鹚飞得有些慌乱,只见一个个黑色的残影掠过后,就已找不到。而野鸭却不慌不忙的,在小山洼上空调整好队形,才有序地飞过小船上空,向山那边的水库另一个方向飞去。

  小船慢慢地前行,野鸭在前面慢慢的飞。调皮的野鸭边飞边呷呷地鸣叫,似降落前给同伴的信号,更似在挑战小船:这能耐,还想把我追赶。

  翻过一个小山梁,湖面在一个较狭窄的地方形成了一个水洼,水鸟们又找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先头部队”在水面潇洒嬉戏,“后续部队”则有序准备降落,几只鸬鹚甚至落在了树上,静静地看着水面上来来往往。

  开船的水库管理员是个“老明山”,从水库建成就开始在这里工作。他说,这些水鸟已连续多年到水库度冬,每年9月到第二年4月是水库最热闹的时段,水鸟的数量逐年增多,今年达到300只左右。除了数量最多的野鸭和鸬鹚,还有一些小群体的水鸟,只是叫不上名字。

  野鸭,是所有水鸟中群体最大的,大约有200来只。在水面游时,野鸭是嬉戏的顽童;沿水面飞,野鸭是优雅的舞者。起飞时突然拔水而起,带起许多小水滴如小雨般洒落。“绿水池塘,笑看野鸭双飞过。正当呆坐。纫鼻须还我。”乘小船慢慢“跟踪”野鸭,有有“船头拍翅野鸭浴”的感觉。

  水库管理员说,“水老鸹”是到这里度冬最早的水鸟,连续十多年每年都来,数量大约有百来只。鸬鹚是捕鱼能手,它们到这里,不仅为了身上的有暖,还为了腹中有粮。起飞时不会像野鸭那般突然,而如飞机一般在“跑道滑行”一段后才慢慢升空,那动作如传说中的轻功水上漂,潇洒地跑过,留下水花一串串。

  似乎为了证明水库管理员的话,小船前方不远处,有两只“小鸭”在随波飘荡。不会是野鸭繁殖了吧?用长焦镜头拉近距离,却发现它虽然有鸭子一样扁扁的嘴,但头是却戴着黑色的冠。原来是凤头鸊鷉,想不到这种在县城周边水域拍摄小鸊鷉时常想起的水鸟,竟然会在明山水库里遇上。只可惜小家伙太好动,正想好好拍摄,却已潜入水中不知去了何方。

  远远望去,还有一只苍鹭在静立湖边,如一位闲来无事的人,在静静地欣赏湖光山色。其实,这苍鹭可不是在欣赏风光,而是在等待猎物的出现,“长脖子老等”可是名不虚传。

  看着小船所到之处,水鸟前后纷飞,终也不忍太过惊扰它们的宁静,于是靠岸停船。回望湖面,却发现水鸟们仍然不会一直呆在一个地方,而是更喜欢飞来飞去,一会飞到这里,一会又飞到另一个地方。

  原来,水鸟纷飞并不完全是因为被惊扰,更是在进行日常训练。因为它们一直没有忘记,春暖花开时,还要飞回远方的故乡。

  图/文 吴再忠

  来源:保山市委宣传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