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过很多关于普洱景迈山的文,大多都褒扬它的清丽纯真、静谧优美。的确,这座有关古茶的神秘之山,这片多民族杂糅的文化之地,这一处得天眷顾蕴藏极致美景之所在。这里是景迈山,四时不同,风光旖旎万千。

  观一场茶香味的云海

  这一趟,我们往景迈山行进,晨起首先抵达景迈大寨。所谓“云寨”——“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一点也不假,这里一年四季都可以观看到云海。

  初冬时节,雾气会在山峰间的怀抱里凝聚,形成无际的云海。因为终年云雾缭绕,观云海也是景迈山的一绝。太阳尚未升起,脚下已云蒸霞蔚,远处白云掩盖了山峦村寨,天际处一线青灰。再因冷空气活跃频繁,大气中低层的气温较低,云的凝结高度通常下降至800~1200米之间。因此,景迈山有“云上景迈”之称号,来到景迈山也能体会到“人在上山走,云在脚边流”的奇特体验。

  山在云中,云在山上,云雾缭绕,仙境飘渺。古木参天,霞光旖旎,神仙所居。景迈山。

  穿一座万亩千年古茶林

  今天,我们生活在拥挤的城市,钢筋水泥搭建的“森林”,雾霾充斥着空气,酸雨冲刷着地面,工业化进程割断了人类与大自然的共处,我们期待着一片绿洲。

  正在申请世界自然遗产的景迈山,正是这样一个万类霜天竞自由的世界。在这里,仰头是天,俯首是地,天地是万物的旅舍,时光是百代的过客。在这里,任何能生存下来的个体,都具有了超强的生命力,茶树当然也是如此。每逢茶季,上万亩的古茶园里,演绎着相互突破彼此生命围城的故事,奋力向上生长,为生存而奋斗着。2.8万亩的景迈山古茶园是世界上保存最完好、面积最大的人工栽培型古茶园。

  同时,这里“祭茶祖”的流传如同古茶园一样的悠久,茶祖庙是各民族祭祀茶祖、祈福、表演的重要场所。2016年4月17日,柏联集团为还原历史,投资恢复重建的茶祖庙在景迈山落成,上万群众在茶祖庙参加了“2016年景迈山祭茶祖暨茶祖庙落成庆典”。从此,景迈山的民众每年都将在茶祖庙举行祭祀活动。

  景迈樱花季你到山上来,收获花期,还能收获“花季”,每年赏樱的美丽少数民族姑娘就如当下景迈樱花盛放的时节。

  姑娘如花,花如笑靥。遇见,本身就是一件美好而快乐的事。

  访一份多彩民俗风情

  在偌大的景迈山上,居住着有傣族,布朗族,哈尼族、拉祜族和佤族,他们世代以打猎和种植茶叶为生,每个民族都有自己信奉的宗教,南传上座部佛教,或者是以自然崇拜为基础的原始宗教,甚至你也会在这一区域看到基督教堂。各民族之间和谐共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古旧的干栏瓦房,连片的古寨。一路驶向翁基村,蓝天白云随处可见,手机随拍,完全不用滤镜。在景迈13个寨子中,唯有翁基依然保留着布朗族原有的形态,充满浓郁的原始味道,村子并不大,然而举目之间,遇到的都是一张张友好淳朴的脸。

  没有围观,没有喧嚣,不收门票,车场不收费,没有刺耳的叫卖,村民们彬彬有礼面带微笑——在这样的村寨里呆上一天,是逃离城市放松心情的绝妙选择。

  这片地域上,浓郁的民族风情无处不在。景迈柏联酒店也承应了这一份情怀,当接宾汽车缓缓行入酒店,身着各族服装的婀娜少女递上接待的热毛巾和水果。唱起民族歌谣,入住的体验也宛如置身异域。柏联,着眼于人文,做出的“柏联制造”和“柏联体验”,处处闪耀着人性的光芒。

  寂寂冬日,观山海、赏冬樱、品民俗,我们在景迈柏联,看到了自然里最缤纷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