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像是在大山里修“地铁”!大临铁路修建技术贴揭秘数项“中国铁路之最”)

  临沧曾经有过修建铁路的梦想。1938年,滇缅铁路开工建设,但后来由于战争原因而被迫停工,此后直到2015年,大临铁路才正式开建。开建后,困难随之而来。

  第一关:地形

  大临铁路地处滇西横断山系,穿越无量山,跨越澜沧江,沿线山峦耸立、深涧密布、沟壑纵横、地势陡峭、地质状况极为复杂。全线新建桥梁69座、隧道35座,其中10公里以上的长大隧道4座,202公里线路上有176.3公里的桥梁和隧道,桥隧长度占线路总长的87.25%,建设难度极大,可谓在大山里修“地铁”。其建设难度之大、工程之艰巨、施工之复杂,开创了数项“中国铁路之最”。

  记者了解到,大临铁路在跨越澜沧江“V”字形深切峡谷时,要面临着多重考验,为了建成这座地跨大理州和临沧市两地的大桥,技术人员先后攻克8度高地震烈度影响、9级以上瞬时大风威胁、多工艺叠加施工、特殊地质地貌、高空作业、线形控制等6大施工难题,成功实现澜沧江双线大桥的合龙。

  第二关:有害气体

  此外,有害气体也是大临铁路面临的一项重要难题,位于临沧市境内的红豆山隧道,是我国铁路建设中遇到的唯一一座汇集了硫化氢、一氧化碳等8种有毒有害气体的世界罕见“毒气”隧道。同时,它还面临着长距离大规模强涌水、长段落花岗岩蚀变,是全国第一座花岗岩突发大规模涌水超过2000万方的隧道。全长14.076公里的林保山隧道,地热高温导致洞内最高气温达45℃、平均气温达38℃,是对桥隧队伍的重大考验。

  除了这些“顶级”难度隧道面对的苛刻条件外,张家山隧道遇到的是“豆腐”里打洞难题,白石头、新民、杏子山等隧道也同样面临着与“顶级”隧道相似的多种复合型地质难题。

  为确保全线如期建成通车,邀请了国内隧道施工及地质领域的专家多次进行研讨,与西南石油大学、西南交通大学、中铁十局等单位合作,对大临铁路施工组织方案不断进行优化。在保证质量安全的前提下,精心组织,倒排工期,加快推进,最终顺利实现大临铁路提前半年开通运营。

  据悉,在大临铁路建设过程中诞生了5个第一,即大临铁路是云南省第一条提前半年建成通车的铁路;云南省第一条按省政府目标时限提前18天完成征地拆迁工作任务的铁路;红豆山隧道是全国第一座8种毒气同时存在的隧道;是全国第一座花岗岩突发大规模涌水超过2000万方的隧道;临沧火车站站房工程是全省同等规模站房建设工期最短的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