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至前后,又是云南山樱开放的季节。今年,或许是大家都忙,或许是樱花已经不在新鲜,人们似乎忘记了樱花,因为朋友圈里很少见。但樱花却不管有没有人看,到了开花的季节,就开出绚烂一片。

  仿佛听到了樱花仙子的呼唤,突然想去看看樱花开没开。于是,便向着看樱花最方便的西山方向而去,这里已经成为昌宁看樱花的首选。行在路上,路边已有樱花在夹道欢迎。心中不免有些小激动,看来这次说走就走赏花必将是正确之旅。

  到了昌宁人都知道的鸡蛋山垭口茶园,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粉与绿交织成的空间,在如洗的天空映衬下格外养眼。盛开的山樱、飘落的花瓣雨、绿色的茶园,把一个个山头一个个洼子,装扮得绚丽如春天。

  看着眼前的景象,不禁想起了五年前第一次到西山看樱花的情景,当时樱花刚初放,总要想着办法找几枝开得好一些的樱花,拍出盛开一片的照片。后来一段时间,自己和许多人仿佛着了魔,只要有时间就一次次往种着樱花的西山和其他茶山跑。

  其实那个时候,昌宁数万亩茶园樱花刚种不久,树尚未长成,实在开不出粉红一片的感觉。五年过去了,山樱渐渐长成了大树,已能开出一山山的绚烂,但似乎人们的热情已经被其他的花代替,毕竟昌宁从来就不缺花。

  拿着相机向樱花茶园深处走去,一路有鸟儿的歌声相伴,又总感觉最美的鸟鸣声就在前面不远。这种诱惑,让人感觉身上充满了力量,露水打湿了挂满鬼针草的裤腿也全然不觉,只知道一直向前,边走边拍,边拍边惊飞鸟儿,引来叫声一片。

  看着花儿、听着鸟声,突然觉得应该把“鸟语花香”这个成语的顺序给调个位置,因为这些鸟儿其实都是被花的香气吸引来的。而且鸟儿到这里,主要不是为了赏花,而是为了吃花,它们可是名副其实的“采花大盗”。

  “采花大盗”中,最容易被看见的,是被昌宁人称为黑头公的白喉黄臀鹎和白喉红臀鹎,总喜欢卖弄着并不婉转的声音,在花间打打闹闹。而且,它们似乎不太怕人,人快到跟前了还不忘整朵整朵花地吃着,边吃边还扯着嗓子喊上两声。

  与黑头公相反,只有拇指大小的绣眼鸟可不易被发现,它们不仅个头小,而且不爱出声,总是悄悄地落在盛开的花间,一边用不长的喙吮吸着花蜜,一边还用绣了一圈白眉的黑眼珠警惕地盯着周围,稍有声响就迅速飞开隐入旁边的绿叶间。

  最美的,要数被称为“东方蜂鸟”的太阳鸟。特别是身穿红衣的雄太阳鸟,鲜艳的羽衣闪现耀眼的光泽,不停地挥动着短圆的小翅膀,轻捷地将长长的喙伸进花蕊深处吸食花蜜时。它们有时悬停在半空、有时倒吊身子,做着让任何体操运动员都羡慕的高难动作,在解决吃的问题同时,不忘吸引异性的目光。

  比起绣眼鸟,雄太阳鸟要好拍得多,只要看到哪个地方有,就呆在一个地方不动,静静地等待,刚飞走不一会,就会又飞回来,自投罗网闯进镜头,开始它的各种精彩表演。

  不过,雄太阳鸟的表演,似乎不太能引起雌鸟的关注,花中鲜美的花蜜,比这些表演更具诱惑。身着草绿色衣装的雌太阳鸟,静静地享受着美食,对跳来跳去的雄鸟视而不见。因为它们明白,好好活着才是最重要,只有活着才能拥有其它一切。

  在一棵比较大的樱花树下稍事休息,鸟儿却又主动来“投案”,几只体型较大的毛头鸟儿,带着风儿落在了不远处。定睛一看,这不是画眉鸟吗?原来,画眉鸟也不只吃肉,还会时不时地吃点素补充膳食纤维和维生素,对这鲜美的花蜜怎么能视而不见。

  刚拍几张,画眉鸟惊飞了。正准备收拾“刀枪”离开,樱花树枝却心剧烈地抖动了起来。本以来了更大的鸟,顺着镜头看去,才发现是一只不会飞、拖着一根毛绒绒的大尾巴的松鼠。它这是路过还是想来抓鸟的?

  用镜头盯着松鼠看,才发现它既不是路过,也不是来抓鸟,而是另一种“采花大盗”。只见它抱着一个个花枝,津津有味地吃着,享受的样子就像孩子吃着可口的冰淇淋感觉。这刷新了对松鼠的认知,原来它不仅吃果食和种子,还懂得享受鲜花盛宴。

  “嗡嗡……”小蜜蜂在不停地歌唱着,似乎在为鸟儿们和声,又似乎在提示它们才是“采花大盗”中永远的主角。一只只小蜜蜂扇着翅膀,迎着阳光飞向花朵,做着主角该做的表演……

  虽然还觉得没看够没拍够,但终究该回家了。回望开满樱花的茶山,耳边又传来了花仙子的声音:别忘了告诉别人,樱花已经在绿水青山间开出了童话世界,再不来看又得等一年!

  图/文 吴再忠

  来源:保山市委宣传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