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开屏调查]“体育补习班”是增强体质or徒增压力?家长这么说)

  手提不动、路走不远、放学书包父母背、手机一刻不离身、宅在家里不爱动……这样的孩子,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随处可见。前不久,在央视财经微博发布的报道中,有数据显示,我国儿童青少年体质健康主要指标连续20多年下降,33%存在不同程度健康隐患,每天锻炼1小时的学生不足30%。同时,“体育越来越重要”的信号不断传出,云南已经将体育中考分值提升至100分,为避免中考体育成绩“拖后腿”,越来越多的家长选择为孩子报“体育补习班”,体育培训机构也如雨后春笋般涌现。

  现状:“舒适区”中的孩子体质普遍变弱

  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青少年的营养状况得到巨大改善,在身高、体重增加的同时,肥胖、近视、耐力差等体质问题却日渐凸显。

  子颜是昆明市某小学一名五年级的学生,刚满12岁的她就已经戴上了200多度的近视眼镜,子颜的班主任王老师说:“我教了几十年书,过去小学生戴眼镜我还挺意外,现在比比皆是。”王老师告诉记者,自己班上有五十多名学生,近一半以上的同学存在不同程度的体质问题,其中以近视和超重两种问题尤为突出。

  涛涛的妈妈最近正在为如何帮助儿子减肥而发愁。她告诉记者,儿子今年上六年级,一米五左右的身高却有130斤的体重。“以前总想着能吃是福,他想吃什么我们都会去满足他,但是上了小学以来,体重就一直飙升,根本控制不住”,涛涛妈妈坦言,随着肥胖越来越明显,贪吃、嗜睡、注意力不集中等问题也日益扩大化,导致孩子的身体素质直线下降。

  “我们小时候最爱出去玩了,尽情的追跑、打球,出多少汗都是快乐的。哪里像现在的孩子们一样,唯一的运动就是抱着手机‘冲浪’,都‘冲’进医院了。”刚带孩子到红会医院体检完的余先生告诉记者,孩子今年刚上三年级,在手机、电脑等电子产品使用上远远比自己操作得厉害。前两天放学回家说自己座位在后排看不清黑板,今天去医院一检查,医生说是由于长期近距离用眼导致出现了假性近视。还好发现的早,不然变成真近视就来不及了。余先生表示,不仅自己的孩子这样,同事、朋友的孩子大多也有相同的问题出现。

  据人民网有关报道显示,2018年全国儿童青少年总体近视率为53.6%,中国学龄儿童超重率从1985年的1,1%上升到2014年的20.4%,肥胖率从0.5%上升到7.3%,近几年来这个数据仍在不断提升。

  市场:分值增加,体育培训机构普遍“升温”

  近日,云南省就初中学生体育音乐美术考试方案举行听证会,方案拟定把中考体育分值提升到100分,体育坐上了主科的第四把“交椅”,这也让不少体育培训机构迎来了发展的“春天”。

  位于拓东体育场内的云波羽毛球馆营业至今已经有22年时间,店长张女士告诉记者,受体育中考政策改革和疫情影响,目前馆内的课程销量与疫情前相比上涨了30%左右。

  “我们的每节课收费150元(2小时/节课),在每次训练之前都会有半个小时的灵活训练,不仅仅只是教羽毛球,也会教孩子们例如跳绳、跳远、投铅球等一些体育运动的小技巧。一般情况下,在寒暑假的时候,前来培训的学员是最多的,但是今年自解封开馆以来,人数就开始慢慢增多了起来,尤其是青少年学员增加更为明显。如今又加上政策支持,每天都会有源源不断的家长前来咨询体育中考培训班的情况。”张女士说,就培训班而言,馆内可接待60人,目前有近40名学员在学习中,其中70%以上是16岁以下青年。目前的教学只是在羽毛球的基础教学之上,加入了一些中考项目的小培训,未来有计划推出更专业更有针对性的中考培训课程。

  “体能综合课是目前最受家长和孩子欢迎的课程。因为它在提升体能基础的同时,还能学到不同专项的技能。”依格能量运动学院(南亚店)的主管孙先生告诉记者,中考尚未改革之前店内就有体育测评课程,那时市民们对该课程的反映并不大。改革政策出来以后,店内将该课程改名为小升初中考体育测评,将课程更深入,更有针对性。同时,报名体育测评课程的人数也开始激增,到目前也是呈一直上涨的趋势。“综合课程在云南市场上还是算作比较新的课程,‘后疫情’时代,家长对孩子的健康、体育锻炼等方面也越来越重视,所以在疫情之后我的销量与去年同期相比反而上涨了25%-35%左右。以前我们的学员是以3—5岁的小龄小龄儿童为主,到现在8岁以上的中大龄儿童越来越多,很多家长从小学就开始‘未雨绸缪’让孩子能有扎实的基础以后可以轻松应对体育考试。”孙先生介绍,店内每节课收费为150元(1小时/节课),一个学年有48节或96节两种不同课时。目前的授课时间主要集中在周末,店内在同一时期可容纳40-50人,周末训练时都会有30-40名学员进行学习,学员出勤率可达80%。

  BOOM青少年格斗体适能运动馆教练邵先生告诉记者,馆内以拳击课和体适能课两种课程为主,平均每节课收费为80元(2小时/节课),目前大概有80名学员在馆内进行学习,在周末时期学员出勤人数可达到近50人。“我们是疫情期间才新开起来的场馆,开业以来市场反响都还不错。有不少家长和孩子认为学习拳击是一种较好的自我防护技能,小女孩来上这个课的还挺多。”邵先生说,目前馆内已经派老师至专业的机构进行学习,预计在12月会推出专门针对体育考试的课程。

  此外,记者还注意到,云南省教育厅于10月底召开体育中考改革听证会,截至目前,记者在美团APP上以“中考体育”为关键词,搜索到近10家类型不一的中考体育培训班。有6.9元的单节体验课,也有数百元的系统课程,从美团平台的公开显示来看,已经有售卖记录。

  看法:增强体质or徒增压力?家长这么说

  11月22日上午9点,记者来到拓东体育馆内看到,足球、排球、跳绳、跳远等各种培训项目正在运动场上如火如荼地进行着,孩子们随着教练训练,家长们站在边上为孩子加油鼓气。

  “孩子从二年级就开始踢球到现在已经有快3年时间了,通过踢球不仅提升了耐力、力量、速度等方面的身体素质,同时也培养了坚强勇敢的品质。”正在看孩子踢球的吴先生告诉记者,自己给孩子报的足球培训课是60元/节课,每节课两个小时。“记得刚开始的时候,他是不愿意的,后来时间久了,他自己也就爱上了踢球。”吴先生表示,虽然孩子的课业压力越来越大,但还是希望他能坚持锻炼,因为“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有了好的身体才会有足够的精力去应对课业。

  赵女士的孩子今年刚上初一,孩子最近她一直在关注中考体育加分的消息。“中考体育改革让我们觉得很着急,因为孩子班里有同学的家长就是专业的体育老师,所以我们就自发的成立了一个冲刺体育中考的训练营,教练无偿为大家培训体育课程。训练时间为每周末的早上9点—11点,训练内容包含了跑步、跳绳、跳远、坐位体前屈等各种考试项目。”赵女士表示,目前仅是文化课的课程就让孩子快“喘不过气了”,体育突然增分成为主科,却没有相应的科目降分,虽然一方面增加了孩子锻炼的机会和运动能力,但另一方面来说却加重了孩子的学习压力。

  董先生夫妇也带着孩子来到了拓东体育场进行体育培训,不过李先生却说,自己一家是来“偷师学艺”的。“孩子明年就要上初中了,现在班上的同学好多都去上体育培训课了,我们也去咨询了一些体育培训机构,但平均下来每节课都要200元左右,这对我们来说还是成本有点高了。”董先生告诉记者,他认为,体育分相对于文化课的分来说是比较好拿的,想让孩子抓住机会,到时候尽量拿到满分,如果到时真的需要,也会让孩子参加体育培训。

  呼吁:体育的本质还是教育

  记者走访观察到,课外补习班早已成为众多中国家庭的“标配”,随着体育培训班如雨后春笋般热起来,不少家长也赶上了“第一趟车”,将孩子送到了为考试准备的体育兴趣班中去。为此,BOOM青少年格斗体适能运动馆教练邵先生表示,自己开办体育培训课程的初衷是为了让孩子能有良好的运动基础,养成锻炼的习惯,能够真正的爱上体育运动,“提高中考分数只是促进体育发展的一种手段,目的或许就是为了让大家重视和参与体育锻炼。而很多家长过于紧张与焦虑了,眼睛里只想着如何让孩子拿到满分,这样对孩子来说当然是徒增压力,也违背了我们的教学理念。”邵先生坦言,家长们应该树立正确的观念,不能把分数看的过于功利化,无论体育是否加分,体育锻炼都是孩子成长中很重要的内容,健康的身体才是创造一切美好的资本。

  “目前市场上的体育培训机构良莠不齐,收费参差不一,可以说整体上还是处于一个比较混乱的状态。”拓东体育场青少年俱乐部负责人张先生表示,不仅是家长要树立正确观念,各个体育培训机构也要守住“良心”,合理收费。“体育提高分值,应该立足于培养学生体育运动的兴趣与技能,而不是引导学生功利性地准备体育考试。各个体育培训机构可以退出体育培训的相关课程,但是不该把体育加分作为‘卖点’,一味地消费家长和学生。”张先生强调,考试只是督促手段,不是体育锻炼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