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25日是个周日,中午吃完饭后,母亲像往常一样将儿子张光赢送上了去往学校的车,谁知,孩子这一走就杳无音讯了。

  走之前让同学转交“家书”给父母

  张家一家三口住在文山马关县八寨镇母子冲村委会石桥村小组,16岁的张光赢,是马关县民族职业高级中学2020级计算机网络专业一班学生。

  10月25日下午6点30分,学校老师收假点名时,发现张光赢并没有来,便与张母联系,张母告诉说中午12点娃娃已经离家坐车返校了。因为娃娃没有手机,也无法联系他,然而当天晚上上课时,张光赢仍然没有来学校。

  老师通过询问其他学生得知,张光赢在10月23日下午放学后写了一封信,让同学收假时转交给老师。

  信的标题为《家书》,文中错别字较多,小编试着翻译了一下:    

  爸妈,单(当)你们看到谁(这)封信的时候,我以(已)今(经)在去打工的地方了,时间过的真快吗(啊),一转眼就以(已)今(经)过了三年,爸妈请愿(原)亮(谅)我的不尽(道)儿(而)笔(别),我以(已)今(经)在去打工的路上了,你们放心,二十年之后我就回来了,我保证。请老师帮我给我的父母读一读。谢谢

  走前曾透露过想去打工

  据张母说,孩子一周回来一次,每个月生活费是250元,这次回家说需要交书本费、校服费等费用,母亲便按他说的给了他550元。

  “当时我还说家中困难,这些钱你节约着点花。”张母回忆,娃娃听了这话,还有点不高兴地说,“要点钱都要说那么多,我出去打工算了,你们养我也不容易。”

  张光赢的爸爸今年已50多岁了,在当地的钢材市场当搬运工,张母则在家干农活,因为文化水平不高,也出不了远门,张光赢还有个已经出嫁的姐姐,养育3个小孩,压力也很大。

  张光赢父母并不了解孩子在学校的情况,只知道在儿子失联后去找老师时,老师对他的评价是“平时很听话”。

  张光赢很懂事,平时放假在家,看着父亲去钢材市场做工曾不止一次的说过,他也想跟着去,父母当时只当是懂事儿子的随口说说,并未当真。

  张父对孩子的出走既心痛又心寒:娃娃养这么大不容易,平时再苦再累我们都能过,唯一的愿望就是希望他好好读书。

  当地派出所已发协查函寻人

  对儿子离家的举动,张母既着急又觉得沮丧,很想出去找儿子,但对她来说“要钱没钱,也许马关都走不出去”,这偌大的世界,她能上哪儿找呢?

  在儿子失联的第二天,夫妻俩便赶紧来到马关派出所报警。并联系学校老师一起来派出所协助寻找儿子,民警也发出了协查函帮忙寻找。

  可至今已10天过去了,儿子仍然一点音讯都没有。

  还有5天就是儿子的生日了,采访中,张母亲哽咽着恳求记者,“请一定帮我找找他,哪怕有一点娃娃的消息,我们知道他平安无事就好!”

  帮帮忙

  出走那天张光赢身穿灰白色套装,脚穿白色运动鞋,背着一个黑色书包。希望大家转发扩散,让他早日回家与家人团聚,如果你有他的消息或见到他,请与警方或者他的家人联系。

  马白派出所:0876-7122224

  家属:张开祥  157587220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