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29日,昆明市滇池管理局就《滇池保护规划(2018-2035年)》举行听证会,来自社会各界的24位听证代表就《规划》提出了相关的意见建议。

  《规划》分别以2025年、2030年和2035年为时间节点,规划了滇池水质相应的目标。在官渡区水务局的听证代表李春荣看来,规划周期过长,期间会有许多因素发生变化。例如随着城市发展、人口增加,规划中入湖污染物的数量逐年在减少,但现实发展中,人口实际上逐渐在增加,意味着产生的污染物数量也在增加。因此,他建议对入湖污染物数量,根据人口国土空间规划、人口发展目标等规划,进行进一步科学测算。

  听证代表、市政协委员黄建伟同样也关注到了规划期限的问题。“《规划》的制定以2017年滇池保护治理的相关数据作为基数,随着时间发展数据会滞后。”黄建伟建议,在不影响相关审批的前提下,对规划期限和基础数据进行相应的调整。

  来自昆明市河长办的听证代表胡应庭认为,“目前,大部分入滇河道的防洪标准都是很早之前确定的,有些河道的防洪标准比较低,遇到强降雨时会出现水位顶托倒灌的情况。”胡应庭建议,应当将水安全纳入《规划》,根据社会经济发展等要素,对河道的防洪标准进行相应的规划提升。

  “未来近20年的保护规划不能只考虑水的保护。”市人大代表何永庆建议,除了“水”的保护之外,滇池作为风景名胜区,应该从山水林田湖草综合保护的角度出发,在《规划》中还要体现对风景名胜的保护。其次,从水土污染的关联性出发,建议在《规划》中加入土壤监测、治理的相关规划。

  “随着滇池‘四退三还’工程的实施,群众搬迁后,一些一级保护区内的基本农田实际上已经丧失了作为耕地和基本农田的功能。”听证代表、度假区环保局工作人员邓驹恩坦言,在湿地建设的过程中,会遇到一级保护区内的基本农田无法有效利用的情况。他建议,从《规划》出发,对接国土部门相关规划,把滇池一级保护区内的基本农田进行相应的调整,用于湿地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