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1日6时,天刚亮,云南省昭通市公安局警务站(鲁甸江底镇)大楼依旧灯火通明,来自北京、南昌、上海、呼和浩特、郑州、沈阳和昆明等7个局的铁路公安代表21名民警,早已起床洗漱完毕。

  “走,喷点防晒霜。”昆明铁路公安局昆明公安处民警李品佑看了看手表,便约上昆明局开远公安处民警涂艺叶到宿舍“打扮”一番。

  “开始集合,点名!”7点45分,代表团负责人昆明局禁毒支队副支队长赵林,朝大楼喊去,20名民警都全副武装往警务站院坝里跑去。

  点名、检查和训话这是每个代表团“上线”前必有的科目。“好精神哦。”从警务站到缉毒执勤点江底服务区约有6分钟路程,队员们铿锵有力的步伐总让路人驻足观看,让人好不羡慕。赵林说,这不仅是代表团体的面貌,更是体现出公安民警的“精、气、神。”

  上午8点整,经过简短的交接后和分工后,铁路代表团正式“上岗”。

  “95后”已成缉毒主力军

  赵林说,参加此次“红蓝对抗”缉毒比武的铁路代表团中“90后”民警就有10人,他们有来自最繁华的大都市,也有来自边境站点的派出所负责人。更让人惊喜的是,还有4人是“95后”,总是用着独特的思维和“老前辈们”一同缉查、比拼和较劲。

  “您好!请出示身份证、驾驶证、行驶证。”一辆轿车在前方队员的示意后,缓缓停在了查检区。“您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携带了哪些物品?”队员简单明了地询问。随即,驾驶员下车,打开后备箱,在驾驶员见证下,一名民警戴着手套,还用手电筒检查尾箱物品,另一名民警用执法记录仪对检查过程全程摄像。

  “红河人,去四川打工。”司机回答。

  “红河人?你该吃石榴了?”听到司机的回答,来自红河州的李品佑立即用当地方言和司机交流。

  “还没有大量上市呢。”经过一番检查和对话,李品佑将证件归还司机并示意可以离开。

  “经验老道”的昭通市公安局禁毒支队副支队长赵佑高看着李品佑的一番操作,暗自赞叹“别看小李只是简单的对话和‘不仔细’的检查,但里面‘隐藏’着很多‘秘诀’,他有3年的缉毒经历,对乘客和车辆的基本查缉很熟练,是地地道道的‘97后老兵’。” 

  “这是保护自己也是保护乘客。”李品佑解释,会有极少数驾驶员因为紧张或者其他原因,记错自己的物品,觉得是不是在检查的时候不见了,而在驾驶员见证下当面检查和同步摄像,是为了避免发生物品丢失。

  学习就是升级。而对李品佑来说,这样的事早已习以为常。随着检查设备和查缉能力的升级,狡猾的毒犯总是“找空”而入,如没有缉查经验和洞察力,就会出现“漏网之鱼”。特别是遇到常见的车内夹藏携带毒品,如果现场破拆,既不方便还会造成破坏,这就必须会掌握一定的检查设备,他们通常会用便携式X光探测仪,原理与火车站的安检仪相同,它能够“看到”箱体内的物品,比如轮胎内、车门夹层内是否藏有其它物品。检查中如果发现可疑的车辆、物品,即可当场检查,无须拆开。

  “这样公开查缉查获的大案子很少,最多也就是查获管制刀具。”赵林说,每天成千上万辆车从这里经过,查获案件有点像大海捞针,缉查了近4个小时,没有发现可疑人员和可疑物品,像这样“什么也没查到”是常态,大海捞针也是一层安全防护网,同时是对违法犯罪活动的震慑。

  一个班次下来,队员们早已脚痛手麻、声音沙哑。

  立即行动!

  中午12点,午餐时间。为了不影响查缉工作,队员们都是轮换就餐,总是狼吞虎咽“填满”肚子后朝战场跑去。

  “有重要情报。”正吃饭时,赵佑高的一个电话打破了“饭局”。原来,从前方获得一个重要线索,有一毒贩从昆明运毒品前往重庆交易,因江底服务区有缉毒检查,有可能会避道而行。

  立即行动!经缜密侦查,缉毒民警确认了线索的真实性,并锁定了毒贩的准确位置。行动共分为3组警力。第一小组铁路公安在毒贩必经之路江底服务区蹲点;第二小组北京市公安局禁毒总局江底南出口拦截;第三小组铁路公安机动队前往毒贩可能避道的曲靖会泽县布防。

  前方第一辆机动组缉毒的5名民警提前驱车赶往目的地的同时,第三小组机动组车内的指挥人员赵佑高和赵林不停地用手机与另外两组民警轮流进行联络外,还再三叮嘱机动组队员要谨慎部署,一有风吹草动,马上汇报。

  “有一辆探路车走错路,提前下高速。”后方传来消息,顿时车上气氛有些紧张。“再核实!”赵佑高当机立断。

  过了几分钟,后方传来消息,运送藏毒品的嫌疑车辆已到会泽服务区,而探路的车辆已调头上高速路前往会泽与藏毒车辆汇合。

  “能不能再快点?”赵林看了看时间,并要求机动组队员到达会泽服务区后,悄悄观察周围相关情况。

  20分钟过后,机动组传来消息,发现藏毒品的车辆已在会泽服务区,并停在服务区四周空旷地方。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藏毒车辆一直未熄火,并将黑黑的玻璃窗一直紧闭,很不利于抓捕。

  坐在副驾驶的赵佑高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闭眼十多秒后与赵林协议决定,让前方机动队员再观察藏毒嫌疑车辆的一切动向。同时,让队员找两辆车主做思想工作,待时机成熟时配合民警拦截藏毒嫌疑车辆。

  “不好,探路车已到,并与藏毒嫌疑车有简短的交接。”赵佑高和赵林同时接到电话,称藏毒嫌疑车有可能要提前出站逃跑。“赶紧抓捕!”两人异口同声朝电话里对前方队员下达命令。然而,狡猾的嫌疑人似乎感觉到了“危险”,在两辆大车和五名队员的围追堵截下,像亡命之徒的嫌疑人拼命地找到出口“逃跑”了。

  “快点跟上!”得知藏毒嫌疑车已出会泽收费站,并往巧家方向逃窜,有些不高兴的赵林立即指令队员驱车追踪,还让第一、二组人员拦截探路车。同时,赵佑高又通知巧家警方上路拦截。

  十分钟后,队员在会泽县城会集后,并四处寻找藏毒嫌疑车辆。“最后显示是在以礼社区。”在会泽警方的帮助下,得知藏毒嫌疑车最后出现地点。两辆车开始在四处寻找,但一无所获。

  藏毒嫌疑车和嫌疑车像“幽灵”一样,消失了。

  13小时的坚守

  一时,工作陷入僵局。两个小时过后,仍未找到“失踪车辆”的踪影。

  下午17时,前来增援的铁路公安代表15名队员也赶往现场参与“寻找”。遇人就问、遇车就询。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寻找的过程让人觉得枯燥而漫长,在各大路口守候的民警和机动队员们不断地轮换,而藏毒嫌疑车迟迟没有现身。

  难道是信息有误?队员们开始怀疑。

  18时10分,后方传来消息,毒贩所乘坐的车辆在一山坡上的沙石厂,此时又饿又累的队员开始紧张和激动起来。他们很快找到了藏毒嫌疑车辆,但早已人去、车空,驾驭室左侧车门留下的撬痕是七零八落,现场一片狼藉。

  此时,连续工作13小时的队员再也没有饥饿感和疲劳感,失落的队员们像是等待着“奇迹”的出现。

  功夫不负有心人。23时26分,就在大家无计可施之际,后方人员传来消息,“失踪”的藏毒嫌疑人用微信与有关人员有过短暂的“联系”,现已在昭巧公路上。随后,赵佑高又立即指令昭通市公安局禁毒支队流动警务站站长王宝寻找并抓捕藏毒嫌疑人。

  “藏毒嫌疑人的车辆已上高速路。”由于时间紧急,如果不及时拦截,藏毒嫌疑人将有可能再次逃走。

  “来不及了!”王宝在联系高速路交警大队紧急拦截的同时,还让5人驱车前往昭通高速北闸处支援。

  然而,让人更揪心的是,天空又突然下起大暴雨,给队员们抓捕带来了很大的困难。

  “赵副,抓着了!”半小时后,赵佑高接到电话,队员们将重庆籍的藏毒嫌疑人王某抓获。顿时,悬在缉毒队员们的心终于落地。原来,王某逃离现场后,乱窜到一沙石料厂后将车和手机丢弃,并很快找到一辆微型车,谎称与女友吵架让微型车司机送到宜宾。为了逃避追捕,还让司机将其带到东川绕行一周后,再通过小路到巧家、鲁甸后,最后上高速回重庆。

  “要连夜突审。”当队员们把王某送到警务站时,已是9月2日凌晨2时。

  而对于参战的队员们来说,一切都是好事多磨;一切,都是为了明天再次出发。而在他们心中一直有一个梦想,就是天下无毒。“像辛巴一样勇敢成长。”事后,李品佑在朋友圈这样写道。

  也如李品佑和涂艺叶这样的“95后”所说,每一次磨练都是成长,他们克服停电停水和蚊虫叮咬,依旧坚守战场13小时,而每一位参战队员的责任担当、不畏困难、奋勇向前都是禁毒警察的精神体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