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美标,男,1984年生,现任保山市龙陵县公安局交警大队事故中队中队长兼大队法制员,先后被省公安厅交警总队评为“执法标兵”,市公安局交警系统评为“优秀交警民警”,县公安局评为“先进个人”和“优秀共产党员”,多次受到龙陵县政府和县公安局嘉奖。从警十年,处理各类交通事故500余起,其中死亡事故100余起,办理肇事逃逸、醉酒驾驶等刑事案件80余起,调处纠纷300余起,无一起上访、撤诉案件,成为龙陵县公安局交警大队的业务骨干和行家里手,被称为“交警队的‘法医秦明’”。

  出勘现场,用心看,好好学!

  2016年的冬天严寒依旧。

  1月23日凌晨4时37分,龙陵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红勐中队值班室的电话响起,红勐中队指导员胡美标接到报警电话,在黄小线K113公里800米的转弯处,一辆二轮摩托车和一辆三轮摩托车相撞,一男子倒地受伤疑似酒驾。敬请就是命令, 3分钟后,警车呼啸,一组民警去医院查看伤者,一组民警去事故地点勘查现场。

  卢警官从医院反馈回情况:驾驶员刘某承认,开车前在烧烤摊喝了半斤40度左右的散装白酒,凌晨4时许驾驶二轮摩托车回家,途中和一辆三轮摩托车相撞。医生说其右腿骨折,上半身多处软组织受伤,急需手术。

  胡指导叫同事联系刘某家属尽快手术,做好刘某的血液采集工作,送往鉴定中心进行酒精含量鉴定,三轮摩托车驾驶员周某也要进行呼气式酒精含量检测。此时他心事重重:现场无明显的制动拖印,两车无明显的碰撞痕迹,现场无太多散落物,事故是如何发生的?现场处于郊区,没有监控探头,事故发生时是凌晨,人们都在熟睡,现场没有目击证人,事故责任难以认定。

  胡指导征求大家对事故责任认定的意见时,大家各执一词,有的主张二轮摩托车驾驶员刘某涉嫌酒驾应承担全部责任,有的建议看双方的态度再进行事故责任认定,还有的说天气太冷建议天亮后再进行详勘。

  “出勘现场,用心看,好好学。大家说的不无道理,但是接触点不能准确定位,划分事故责任是否有说服力?天亮后再来勘查,事故现场被破坏,勘查难度更大。如果事故当事人是我们亲属,大家作何感想?大伙儿加把劲,再细心一点,看能否在车体上找到油漆等附着物。加快勘查速度,天亮后通行车辆较多,交通堵塞会给群众出行带来不必要的麻烦。”遇到疑难杂症,胡指导开口的第一句话总是大家熟悉的口头禅。

  寒夜漫漫,冷风呼啸,胡指导拿着手电,一丝不苟的在事故现场搜寻,力求发现可疑的蛛丝马迹。眼看天边渐渐泛起鱼肚白,胡指导的目光被二轮摩托车尾部左侧的保险杆所吸引。仔细一看,上面赫然有一条长约5厘米的红色油漆附着物。经过物证比对,确认二轮摩托车尾部左侧的保险杆上的油漆附着物与三轮摩托车左侧车身的刮痕相符。

  经询问,周某交代事故发生时,自己驾驶三轮摩托车拉运白菜去集市出售,行驶到黄小线K113公里800米的右转弯处,因车速较快车辆失控行驶到了对向车道上,忽见一辆二轮摩托车迎面驶来,吓得周某向右猛打方向盘,三轮摩托车的车身左侧仍与二轮摩托车尾部左侧的保险杆发生刮擦,致使二轮摩托车失去重心车身左转了近九十度右侧车身着地,刘某的右腿着地砸倒在了地上。周某连忙倒车,将三轮摩托车停放到自己行驶的车道,去查看受伤的刘某,没想到一股酒味迎面而来。周某占线行驶是本次事故的主要原因,看到刘某涉嫌酒驾,周某想把责任推到刘某身上,拨打报警电话谎称刘某酒驾二轮摩托车撞向自己,等戏做足了才拨打“120”急救电话。周某正暗自窃喜,自己的表演天衣无缝,没想到这些小把戏被交警看穿。

  案件告破。硕士研究生民警小张一脸敬佩,开起了玩笑“真不愧是‘法医秦明’!厉害!胡指导,干脆以后就叫你‘秦法医’吧”!

  “出勘现场,用心看,好好学。交通事故处理看似简单,实则‘深不可测’,不仅需要‘望闻切问’,还要学会‘察言观色’。遇到难题时,多坚持一下,离答案就更进一步。”胡指导故作神秘。

  “望闻切问?察言观色?”辅警小杨挠挠头,仍是百思不得其解。

  温暖给别人,亏欠给自己

  2017年10月4日是中秋佳节,为确保十九大安保工作圆满完成,胡美标和同事们坚守在执勤岗位上。今年八月初,龙陵县公安局交警大队联合巡特警大队、打黑边防站在勐糯镇半斤坝设立查缉点,排查可疑车辆和人员。

  此时,已到凌晨1时许,看着明月高悬空中,胡指导连忙打开手机记录“月上坡头,熠熠生辉。饮一壶孤霜,淡,淡,醉上心头。江山如画,百媚千娇,思念绕指柔……”正准备发微信朋友圈时,电话响起。

  妻子在电话里哭诉,二女儿咳嗽好几天了,今天夜里发高烧说胡话,不停的念叨“爸爸”,用体温计一量竟然高达39度!然而安保任务在身,胡指导却难以抽身,抬头看看温柔的月亮,想到女儿快三岁了却未见几面,女儿揪心的咳嗽声回荡在耳边,担忧和内疚涌上心头。

  “胡指导,出什么事了?”大队长朱毅作为代班领导来查岗,不知何时站在了身旁。

  “没、没有,今晚的月亮好大,那么明亮,刺得眼睛疼。”

  没等胡指导说完,大队长朱毅拨通了胡指导妻子的电话,详细询问了事情的经过,并要求胡指导去医院看孩子。

  “今晚我代班,大家都在坚守岗位,十九大安保任务太重要了,要是出什么纰漏我会自责的。”

  “快去,我来换你执勤。平时我们给家人太多的亏欠,要是你家二女儿有个三长两短,我也会自责的。”大队长朱毅平静地说道。

  “是!”转身离去时,胡指导眼中的月亮模糊了。尽管山路崎岖,弯多坡急,临江临崖,想到病床上的女儿,胡指导驾着车一路驰骋,脚下的油门一直未松过。

  三个小时后,胡指导赶到医院,听到孩子平安无事,胡悬着的心才落了地,看着孩子睡得正香,温暖和幸福涌上心头。就在这时,门“咯吱”开了。

  “出勘现场,用心看,好好学。秦法医,我们来看你啦!”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最调皮的同事小李来了。因为胡指导被称为警队的‘法医秦明’,小李故意称呼胡美标指导员为秦法医。

  “小李,你咋来啦?”

  “今晚我们值班,刚才朱大队来电,嘱咐我来医院看看你和嫂子。想着你们忙活了一晚上,肚子也饿了,顺便给你们带点吃的。”小李递上了热气腾腾的饺子。

  “朱毅大队长现在还替我值班,估计他也饿了,今晚对他有很多的亏欠啊!”

  “哼!得了吧。你们警察啊,把温暖都送给了他人,把亏欠留给自己。对待妻子,对待孩子,不仅得用心看,更得好好学……”妻子的话逗乐了在场的所有人。

  (来源:龙陵县委宣传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