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陵县60多公里外有座矿山,名叫小黑山,远近闻名的黄龙玉就盛产在这里。为护卫这座宝山,龙陵公安局龙新派出所小黑山警务室就坚守在这里,护矿警以山为家,与矿为伴,长年累月护卫矿山平安。10月9日,笔者慕名到矿山采访,耳闻目睹护矿警情怀。

  个个是警营文化骨干

  “护矿警遇到的最大困难就是寂寞,为使矿警与外界不脱节,我们广泛开展具有矿山特色的警营文化活动,让大家在丰富多彩的警营文化活动中寻找精神寄托。”负责人谢恩寿这样说道。

  “别看矿山闭塞,我们还有大作家呢。”说到业余文化生活,辅警陈兴惠十分自豪。陈兴惠口中的“大作家”当天轮休不在矿山,但笔者得知,“大作家”叫王宏斌,因为爱好玄幻文学,他把“打发闲聊”的时间用来搞创作,他创作的玄幻网络小说《入幻》已脱稿,一家小说网站正在连载刊发。第二部古幻网络小说《太古武尊》与阿里巴巴小说网站签约刊发,据说稿费还算可观。

  辅警杨荣坤在护矿警当中算是“老人”了。30来岁的他有一个2岁儿子,杨荣坤嗓音很好,茶余饭后就练嗓K歌,只要矿区有“活动”,他都要“登台亮相”,用歌声表达心声,用音乐赞美生活。“既自娱自乐,还能给大家带来欢乐。”杨荣坤笑着说道。

  虽然人烟稀少,但矿区有一个漂亮的篮球场。“我爱篮球,篮球不但可以培养团队精神,而且还能强身健体。”说这话的是辅警李世林,身高1.7米的他,每天都要与篮球来一次“亲密接触”,不久前还代表乡镇出征县城。除此之外,李世林还通过函授参加本科学习,准备有机会考事业岗位。他说,人要有抱负,没有抱负就等于“行尸走肉”。

  “我喜欢表达。与人交流不但学到很多知识,还能提升个人的交际能力,提高做群众工作的本领。”辅警小陈这样总结自己的业余文化生活。为提高语言表达能力,小陈购置了演讲与口才方面的书籍。由于头脑灵活、反应快,派出所多次指派小陈参与特行管理执法活动。小陈毕业于司法警官院校,他自信通过努力能够进入公安队伍,成为正式警察。

  民警杨家斌、辅警杨汉昌、张能鹏都有各自业余文化生活方式,由于篇幅有限,不能一一赘述。但笔者感道,矿山虽然环境闭塞,文化生活匮乏,但护矿警却闹腾了这里的矿洞丛林。

  人人争做护矿标兵

  小黑山是龙陵黄龙玉发源地,由于黄龙玉价格飘升,矿山治安案件突出,为保护矿山资源,护矿警把爱洒遍了矿山的旮旮角角。

  盗窃团伙头目段某多次组团盗窃矿区黄龙玉。团伙通常是“天黑出门,凌晨归家”,为避开视线,每次作案,团伙总是“专人把风,多人接应”作案。为使团伙原型毕露,护矿警决定“潜伏守候”。但段某作案那段时期矿区都是阴雨天气,潜伏面临诸多困难。由谁担任潜伏人员一时成为负责人谢恩寿的决策难题。

  “我视力好,由我把守洞口,夜间我能看清10米之外嫌疑人的举动。”“我跑得快,我负责蹲守路口,万一嫌疑人脱逃,徒步追捕是我的强项。”“我体质好,凌晨守护就交给我。”没有人退却,警务室响起的是异口同声的请战声。“华丽词语我们不会说,只是觉得矿山安,心就安是我们应尽的职责。” 采访中,民警、辅警这样畅谈他们的理想。4天3夜蹲守让团伙现出了原型,民警缴获黄龙玉原石3袋,矿山治安从此得到好转。

  矿区地形阡陌纵横,坡陡山高。为提高护矿本领,爬坡上坎成了护矿警的必训内容。“爬不动坡,迈不开步,不算护矿警。”每天晨曦泛红时,矿区就响起了训练番号声,爬坡登坎,攀崖索降,处处留下护矿警的辛勤汗水。

  今年6月,一名嫌疑人在大河边外围矿区进行盗采活动,为不打草惊蛇,民警杨家斌、辅警李世林等人绕开大路进行徒步奔袭,由于处置得当,民警现场查处了这起盗窃案,保安部经理杨志强形象地说,“护矿警就像矿山雄鹰,哪有警情飞哪里。”

  离开小黑山矿区已近黄昏,护矿警们纷纷来车旁送行,望着这些年轻的脸盘,笔者恍惚看到,寒风呼啸的矿区与护矿警此时正在相互映衬。远处一排排丛林大树不正是这些血气方刚的护矿警吗?正是有了这些年轻的护矿警,小黑山矿区才长治久安。 他们是公安队伍的骄傲,他们才算是真正的“矿区卫士”。

  (来源:龙陵县委宣传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