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澳洲坚果品种丰富。新华社记者许万虎摄云南澳洲坚果品种丰富。新华社记者许万虎摄

  澳大利亚南十字星大学学者韦恩·汉考克最近在中国西南部的山头上见证了“奇异”一幕:产自他家乡的作物澳洲坚果,正以领先全球的规模在遥远的东方“茁壮生长”。

  令他感叹的是,精心培植这些作物的农民未曾踏出国门,甚至难以指出澳大利亚在世界地图上的位置。“很难想象,他们为发展坚果产业,克服了多少困难,付出了多少努力。”

  澳洲坚果又名夏威夷果,原产于澳大利亚昆士兰州以南。三十年前,这种当时并不为人熟知的洋作物悄然“移民”中国。云南省临沧市因气候环境优势,成为最早一批引种试种该作物的地方。

外国嘉宾品尝云南澳洲坚果。新华社记者许万虎摄外国嘉宾品尝云南澳洲坚果。新华社记者许万虎摄

  近日,在临沧市举办的第八届国际澳洲坚果大会上,来自全球3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业内人士参会。他们此次集中造访的云南省,是栽培面积占全球一半以上的澳洲坚果新家园。

  云南省林业厅副厅长谢晖说,截至去年底,全省澳洲坚果种植面积达262万亩,挂果面积约32万亩,生产鲜果4万余吨、壳果1.6万吨。

  眼下,云南澳洲坚果采收季正迎来最后的高潮。在临沧市永德县大雪山乡,忙碌的农民络绎不绝。

  43岁的杨文柱是乡民们信任的收购大户,他也是当年永德县最早尝试种植澳洲坚果的。他说,起初只有极少数人从政府那里领来坚果苗,开辟“试验田”。

  澳洲坚果“初来乍到”,难免“水土不服”,杨文柱家的几亩坚果林最初总是推迟挂果。后来在外国专家、乡镇农业科技人员的指导和示范下,果树逐渐找回“状态”,为杨文柱一家人创造了收入。

  本世纪初,临沧实施退耕还林,越来越多农民将致富的希望转向兼具生态功能和经济效益的经济林种植,澳洲坚果当仁不让,迅速爬满大小山头。目前,全市澳洲坚果产业已覆盖564个村、50多万人。

外国嘉宾参观云南澳洲坚果产品。新华社记者许万虎摄外国嘉宾参观云南澳洲坚果产品。新华社记者许万虎摄

  中国农民培植的临沧澳洲坚果果仁质细、酥脆,销路不愁。且云南因地制宜,大片坚果林套种咖啡、中药材,林下开展禽类养殖,最大程度增加产业附加值。到2020年,永德县25万亩套种的澳洲坚果基地亩均产值有望超1万元。

  “云南澳洲坚果种植不易,种植基地多在山上,大型机械很难到达。”澳大利亚农场主格莱戈瑞·琼斯与家乡宽阔的平原对比后,认为如此规模的澳洲坚果园地诞生在云南,堪称奇迹。

  近年来,中国拉开了一场规模浩大的脱贫攻坚战。在贫困面广、贫困程度深的临沧市,澳洲坚果俨然成为大山农民摆脱贫困的朝阳产业。

  如今,临沧市澳洲坚果产业辐射带动建档立卡贫困户5万多户、超15万人。“我们种植的坚果质量高,在市场上有竞争力。”杨文柱说,他家盖的新房、买的轿车常常被人喊作“坚果房”“坚果车”。

  最近,位于临沧市镇康县南伞镇的云澳达坚果开发有限公司加工厂一派忙碌——脱皮、干燥、分选、破壳、分级、烘烤、包装、储藏,所有流程几乎全部实现自动化。

  “农民采收的壳果会在24小时内运达进行脱壳。如果超时,坚果会丧失一定的风味。”该公司农业技术总监李晓波说,这些年,公司产品销售触角遍布云南各地,并销往北上广深杭等地。但对于和他一样的产业参与者来说,这还远远不能满足预期。

外国嘉宾考察云南澳洲坚果基地。新华社记者许万虎摄外国嘉宾考察云南澳洲坚果基地。新华社记者许万虎摄

  据联合国粮农组织预测,世界澳洲坚果需求量在50万吨左右,目前供应量严重不足,随着人们对营养和保健需求的增加,消费量还将水涨船高。

  业内人士分析,云南澳洲坚果种植面积巨大,但大多数还未挂果。未来大面积丰产后,有望迅速占领市场,并争取到相应的定价权。

  据了解,目前当地政府并不急于扩大种植规模,他们希望不断提高品质、降低成本,让产业健康平稳发展,让供需双方收获更多实惠。

  林地水土得以保持,坚果种植情况良好,加工链条完备……澳洲一家咨询公司的主管金姆·威尔逊实地考察后坦言,未来云南的坚果产业将在国际舞台上绽放光彩。(记者许万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