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在勤,不劳何获?”这句话在平达乡小田坝村委会的贫困户何庆发身上被诠释得淋漓尽致。

  今年36岁的何庆发,家住平达乡小田坝村新寨组,一家4口人,妻子和两个儿子。大儿子今年就读平达中学初一,小儿子就读平达中心小学五年级。

  幼年丧父,辍学打工

  36年前的那个冬天,由于父亲上山砍树时不幸发生意外而去世,留下身怀六甲的母亲,从此何庆发和母亲在外婆家的照顾下相依为命,4岁那年,随母亲改嫁到了更为偏僻的安乐村,到了入学的年龄外婆家再次把他接回小田坝接受教育,这一住就是9年,由于生活拮据,初中毕业后,何庆发便开始了他人生的打工生涯。

  16岁那年,为了不想给供养他的亲人们增加负担,他毅然放弃了继续读高中的机会,选择了到村里的茶叶加工厂打工,由于年纪小,只能是做一些装袋、搬运、过称等简单的工种,他把打工收入的一部分用于给母亲补贴家用,一部分用于自己在小田坝的生活费用。就这样就近打工维持生计一晃过了六年。

  人生在勤,不劳何获?

  22岁那年,何庆发与一同的打工镇康姑娘李芹喜结连理,婚后他带着妻儿回到生养他的小田坝村,住在临时搭建的不足30平方米的简陋屋里。由于没有稳定的住房,耕地面积较少,加之缺劳动力,2013年被确定为建档立卡贫困户。为了维持生计,为了能给妻儿一个温暖的家,他让妻子在家照顾好两个年幼的孩子,自己孤身一人到西藏、山东给老板打洞子(井下作业),这一干便是两年。

  当别人问及;“你每天在几十米深的黑洞里开凿,抬头不见天日的干活,难道你不害怕么?”“说心里话,每天在又潮湿又黑暗的洞里干活,又累又怕,但是只要想到在这干活虽苦但工资高(每天200元),可以给家里多寄一点钱,我就什么都不怕了。”何庆发咧着嘴笑着说。

  2014年年底,何庆发回家过春节期间,和妻子仔细盘点了一下自己在外打工两年的积蓄将近有6万元了,又看看破陋不堪的窄屋,夏季漏雨,寒冬漏风,让一家四口住得很不安心。夫妇两人再三考虑后终于下了一个大大的决定——盖一间新房。当何庆发把自己想建新房的想法告诉了村支书杨家楼,杨支书当即就组织村干部和工作队到他家里帮其规划建房用地和办理相关手续,并为他家申请了贫困户无房户建房建补助。在驻村工作队、村委会及乡党委、政府的帮助和支持下,2015年的初春,何庆发家立起了崭新的木架房,几个舅舅齐心协力地为他出力备料、树房立柱、添砖加瓦和装修,同年6月,何庆发一家四口终于如愿以偿地搬进了温暖舒适的新房入住,那天,他特意邀请了给他无数次帮助的村干部、工作队和关心他的亲人们到家里和他一起分享搬迁的喜悦,看着宽敞明亮的新家,何庆发感激地说:“感谢党和政府给了我一个温暖的家,30多年来我终于有了一个自己的家。感谢亲人们的养育之恩,才使我有得今天的幸福之家。”谈及未来,他激动地说:“虽然房子盖好了,我家也脱贫了,但是我还要继续努力让日子过得更好。我家盖房一共花了13万元,其中政府补助我家农危改资金3.7万元,我自己这两年在外打工又攒了6万元,我现在还差亲戚朋友3万多呢。人生在勤,不劳何获?我还要再加把劲,多苦起一点把欠账先还清,让以后的日子越来越好过。”

  为了让何庆发家多增加经济来源,村委会帮助安排其妻子李芹参加政府组织的石斛风斗加工培训班,并给她买来了石斛生条烘烤炉,为她联系好石斛种植户,解决了她在家照顾两个孩子之余的就业问题。每天起早摸黑地赶工扭风斗,一个月也有个2000多元的纯收入,这对于一个在家操持的农村妇女来说是一笔可观的收入。为了能多赚一份钱,逢农忙时节,勤劳能干的李芹白天还到周边的村邻寨里给其它农户打工,采茶、耕种、拌沙灰等只要能干的活她从来舍不得放过,晚上回家又继续挑灯夜战地扭风斗。一年以后,在夫妇二人的勤劳苦干下终于凑够了建房所欠下的债务。村里的人都说:“何啊发家两口子扎实呢苦得呢,才30出头,从孤苦伶仃到家庭温馨,从一样不有到盖起大新房子,家用电器样样俱全,小日子过得有模有样的。”

  光荣脱贫,创业致富

  2015年年底,何庆发户因为精准识别后各项已经达到精准脱贫指标,他家光荣脱贫了。挂包干部仍然履行着脱贫不脱钩的职责,开学时节,挂包干部岳永芹给他的两个孩子送去了新书包和学习用品,何庆发感激地说:“我以前是贫困户,但是在党和政府的扶贫下,在你们的帮助下我家脱贫了,我能靠自己的双手劳动赚钱供孩子读书了,你把这些送给比我家还困难的家庭吧!”

  2017年的冬季,在外打工的何庆发再次回家,这次回来他给妻子买了一辆两轮摩托,给孩子买了学习机。考虑到两个孩子都在读书,自己常年在外不能陪伴教育孩子,妻子又识字不多,一个人在家又带孩子又干活实在不容易,同时最放心不下的是孩子的教育问题,于是,何庆发的心中萌生了一个想法,是该“改行”了——就近就业或是在家就业。他四处托人打听有没有适合的“岗位”既可以赚钱,又可以照顾家里的一切。皇天不负有心人,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听人讲起平安社区有一个倒闭了的私人饵丝加工厂急需转让,但是转让费大约5万元。他和妻子再一次做了一个大大地决定——把饵丝加工设备购买过来。可是一下子上哪里去借那么多钱呢?这着实让何庆发脑壳疼了,建房时借亲戚朋友的那些钱才还清呢,如今再不好开口借钱的事了。看来只能再找“老熟人”帮忙了。村干部得知他的难题后,为他申请了5万元无息贷款作为购买饵丝加工设备和加工厂房的启动资金,一切都准备就绪了,“庆发饵丝米线加工厂”在平达街角的一间出租房里挂牌开业了。他请来师傅手把手地教他做饵丝、米线,每一个细小的环节他都认真记下,并严格按照师傅教学的流程一步一步用心的做,果然,他家生产的饵丝、米线质量和口感都很不错,拿到农贸市场买,深受人们喜爱,寻常人家、早晚点店铺、单位食堂都和他预定了长期的供应货单。他买了一辆二手三轮摩托每天开心地穿梭在平达的街头巷尾送货上门,随叫随到!

  就这样,“庆发饵丝米线”在平达人每天的生活里火了,成了千家万户每天早晚点的主角。生意越来越红火,仅凭夫妇二人之力加工,即便每天日夜监赶却已经供不应求,于是,何庆发找来了两名来自建档立卡户家庭的“小工”帮忙,扩大生产量的同时解决身边贫困户的转移就业。他说:“国家扶贫政策帮助我脱了贫,村干部和工作队又帮助我开了饵丝加工厂,我家的日子也算过得克了,我也想尽力帮助身边的贫困户早日走出贫困,脱贫致富。”

  三次“换车”,奔小康

  何庆发告诉笔者,自2018年以来,“庆发饵丝米线”每天销量约200公斤,按每公斤5元的价格,每天毛收入约1000元,除去成本和小工费用,每天纯收入在300元左右。随着销路越来越宽,销量越来越大,何庆发的二手三轮摩托已经不能承载送货需求了,今年8月,他到龙陵花了7.6万元买了一辆五菱宏光豪华型面包车,考了驾照,每天风雨无阻地给他的客户送货上门,随叫随到!

  如今,“庆发饵丝米线”订单排满,生意火爆,“庆发饵丝米线加工厂”里机声阵阵,泡米、蒸米、磨粉、压片、切丝、晾干……夫妇二人和“小工”们忙的不亦乐乎,一派繁忙火热的生产景象。每天清晨,他开着载满亲手制作的饵丝、米线的豪华面包车,在通往致富的大道上幸福地奔跑!

  (来源:龙陵县委宣传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