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春新学期伊始,浙江省、黑龙江省等地教育主管部门相继发文,要求推迟小学生早晨的上课时间,以确保小学生每天有10小时足够的睡眠时间、充裕的早餐时间和从容的上学时间。消息传出后立即被全国各路媒体竞相转发,一时成为教育热点话题。一个早晨进校是早是晚的问题,为什么会那么撩拨人们的神经呢?上海的各小学又是如何安排上学时间的呢?本地的孩子们睡眠质量可好?带着这一系列问题,记者展开了调查。

  推迟到校 早有探索 孩子睡眠 却难保障

  事实上,从2007年起,上海将中小学生到校时间从原先的7时40分分别推迟到8时和8时15分,也就是说,在此之前,学校不得举行集体教学活动。闵行区日新实验小学从2003年建校起,就规定每天早晨8时15分开始上课。校长沈敏说,她在国外考察时就发现,有不少小学规定上午9时到校,孩子们或骑着小自行车,或踩着滑板,兴高采烈地去上学,脸上写满了兴奋且精神饱满,如果上学时间过早,孩子睡眼惺忪,怎能保证他们一天精力充沛呢。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上海儿童医学中心儿科学教授、中国医师协会全国睡眠医学专业委员会儿童睡眠学组组长江帆,刚刚带领课题组完成一项跨越10年的沪上小学生睡眠情况调查研究。数据显示,十年间,本市小学生每天平均睡眠时间增长了10.2分钟。课题组成员王广海说,在过去100年里,全球青少年平均减少了约70分钟。在这个情况下,上海小学生睡眠时间能保持稳中有升实属不易。

  也有家长直言,学生到校时间固然被推迟了,但孩子就真的能多睡了吗?因为,孩子的实际睡觉时间,最主要是由作业量和作业的难易度决定的。江帆提醒,屏幕暴露时间过长、中高强度身体活动不足,以及父母作息安排失当以至于孩子跟着父母成了“夜猫子”,这些因素也影响着孩子的睡眠。

  学校家长 都有苦衷 现实瓶颈 如何突破

  对于推迟上学时间这件好事,虽然社会反响很好,但在采访中记者也听到来自学校和家长方面的一些“苦衷”,好事的真正和全面落地还面临着一些现实瓶颈需要打通。

  问题一,学生早到了怎么办?“我们早上7时就打开校门了,允许早到的学生能安心坐进教室。因为,有些孩子的家是动迁户,他们一早要从嘉定、松江等很远的地方赶来上学,如果交通顺利的话,会很早到学校,不可能将他们拒之校门外。”静安区闸北一中心小学副校长蔡喆炯说,所以学校的护导老师也会早早地到岗,做好相应的安全看护工作。

  问题二,外地有些省市提出可以按季节动态调整上学时间,冬季再晚点上学,夏季可适当早点上学,此举是否可行?蔡喆炯说,孩子上学时间是与家长上班出行时间相关联的,因季节因素单方面调整学校作息时间,而家长上班时间是不变的,那么,部分孩子还是会被早早送进学校的。

  问题三,民办学校可否不受规定约束?民办学生上学时间普遍偏早,不少孩子还要搭乘校车上学。对此,有业内人士表示,民办学校也要受义务教育法律法规约束,也要遵循相关的教育政策。政府教育督导部门对上学时间的检查应当不留死角。

  中学到校 普遍偏早 生理影响 不容忽视

  记者调查发现,沪上的绝大多数小学生基本都能有9至10小时的睡眠保证,但中学生的情况就不乐观了。记者采访了来自不同区不同学校的十余名家长,孩子们有的在公办初中,也有的在民办初中,从预备班到初二,基本学校规定的到校时间在7时30分左右,初三学生到校时间则基本都被提前至7时20分乃至更早。

  有专家建议,确保学生足够睡眠的政策,也应当向初中生和高中生延伸。对此,江帆表示了同样的观点。江帆说,延迟中小学生到校时间,还有另一层的价值所在——当孩子进入青春期,受到激素水平影响,生物钟自然而然会往后延迟1至2个小时,因此,孩子抱怨早上爬不起来,生理因素的影响不可忽视。如果能适度将到校时间延后,更符合青春期孩子的生物节律,他白天的效率也就会提高。(记者 陆梓华 王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