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复犯罪率高,应探索性侵未成年人违法犯罪人员从业限制制度;深化员额制改革,用制度供给破解案多人少困局;尽快细化公益诉讼办案规则,把公益诉讼打造成为检察机关新的业务增长点……昨天,上海代表团审议“两高”报告,全国人大代表纷纷就进一步深化司法体制改革提出意见建议。

  在全国范围设立涉性侵未成年人犯罪人员信息库

  全国人大代表、上海市闵行区委书记朱芝松建议,在全国范围内建立涉性侵违法犯罪人员信息库并设从业限制,切实保护未成年人权益。朱芝松说,上海基层两院在办案过程中发现,性侵未成年人的重犯率达到40%以上。去年,闵行区法院对一批涉未成年人性侵案件的被告人依法处以判决,同时提出在刑罚执行完毕后,3年内不得从事教育等涉及未成年人的工作。区检察院也牵头法院、公安、教育、卫生、体育、游戏场所、图书馆等涉及未成年人合法权益的部门,一起建立机制,每个月都将公检法所有受到治安和刑事处理的涉性侵未成年人违法人员名单,推送到每个成员单位,并禁止其在这些领域内从业,也成功拦截了不少相关人员。

  “在探索过程中我们感到,这个数据库还太小,只能发现在本行政区范围内的违法案件,也只能在本行政区范围内禁止这些人从事相关行业。”朱芝松建议能在全国范围内建立涉性侵未成年人的信息库,从而在全国范围内禁止此类人员从事涉未成年人工作。

  建立法官检察官员额动态管理机制

  立案登记制改革,意味着人民法院向各类纠纷无差别地敞开大门,反映了司法理念和实践的创新和进步。这一方面让“立案难”成为历史,同时客观上也导致法院诉讼案件大幅增长,一线办案法官面临案多人少的巨大压力。

  如何破解案多人少困局?全国人大代表、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党组书记、院长刘晓云建议,最高人民法院应加强研判,与中央编制部门联手建立科学的审判人员编制动态增减机制,保证审判人员设置与日益繁重的审判任务相一致。

  朱芝松代表也表示,在基层调研中普遍听到两院都反映案件大幅增加,虽然已经在推进案件矛盾纠纷多元化解等多种机制和改革,但问题仍然存在。他建议实施以案定额和以职能定额相结合的法官、检察官员额动态的管理机制,定量将法官检察官员额,向案件数量多的基层法院倾斜。

  “从报告中看出,‘两高’都建立了一整套的大数据管理服务和办案平台,公安部门也有这样的数据平台,但目前三大系统是不互联的。”他建议加快整合、有效融合这些数据,来提高办案效率。

  尽快细化公益诉讼司法解释实施细则

  几天前,“两高”出台了有关公益诉讼司法解释,对检察机关诉讼地位、法院审判程序等作出了新规定。全国人大代表,上海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党组书记张本才认为,相关司法解释在具体实施层面仍需进一步明确。“公益诉讼的范围能不能扩大,如果能,扩大到哪些范围,值得探讨。”

  朱芝松代表也认为,“两高”应尽快制定具体的办案规则,建立健全专业化的办案体制,配备一定的公益讼诉的办案力量,规范公益诉讼的工作流程,把公益诉讼打造成为检察机关新的业务增长点。(记者 潘高峰)